三月中停演迄今的百老匯,街頭寥落。
三月中停演迄今的百老匯,街頭寥落。(AP 提供)
紐約

場館重開日一延再延 表演藝術產業四顧茫然

美國的各個演出場館自三月陸續關閉,重開日期一延再延,從最早的兩週,延長到四月中,然後是五月,但到四月初時,幾乎整個業界都體認到二○一九╱二○季度僅存的表演都得取消了。沒有演出沒有票房收入,相關產業出現大筆赤字,但透過直播募款也效果有限,只好從裁減人力下手節流。但就算重新開門,觀眾願不願意重新上門仍要看疫苗研發狀況。藝術場館遭此重擊,未來令人擔心!

文字|謝朝宗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美國的各個演出場館自三月陸續關閉,重開日期一延再延,從最早的兩週,延長到四月中,然後是五月,但到四月初時,幾乎整個業界都體認到二○一九╱二○季度僅存的表演都得取消了。沒有演出沒有票房收入,相關產業出現大筆赤字,但透過直播募款也效果有限,只好從裁減人力下手節流。但就算重新開門,觀眾願不願意重新上門仍要看疫苗研發狀況。藝術場館遭此重擊,未來令人擔心!

說武漢肺炎給美國表演藝術業界帶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不是危言聳聽。從三月全美各地表演場館(連同其他公眾聚集的場所)陸續關閉以來,業界就開始擔心長期停演造成的損失並籌劃如何因應。但因最重要的一個變數——何時可以重新開演,始終都不能確定,所以不管怎麼算都是徒然。

開館遙遙無期  不能開源只能節流

場館重開日期如同一個不斷後移的標靶,從最早的兩週,延長到四月中,然後是五月,但到四月初時,幾乎整個業界都體認到二○一九╱二○季度僅存的表演都得取消了。對美國表演業界來說,三至五月是黃金期,冬盡春來,日漸回暖,觀眾進劇場的意願相對增高,達到季度結束前另一個高峰。

這一取消,票房收入瞬時泡湯,而且不限於單一團隊機構或地區,而是遍於業界每個環節。表演團體及場館的預算出現一大筆赤字,非得填補不可(有估計到四月,全美博物館和表演藝術業的損失是四十五億元)。突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的網路直播,一方面是好意,給困居家中的觀眾一些娛樂,另外也有個「自私」的理由——藉機募款(相比之下,政府補助相對寬鬆不興私人募款的歐洲直播就少見募款訴求的語言,有也多半是為第三方)。但很多觀眾也面臨失業或減薪的困境,募款畢竟有限。有保險的機構可以申請保險,但前所未有的原因,肯定會拖慢審核過程,就算最終通過也是緩不濟急。開源難,只能從節流下手。

停演之初就有些比較「當機立斷」的機構,開始減薪、留職停薪的措施,大都會歌劇院將千名的樂團合唱團員及前後台僱員留職停薪,頗有人批評,但兩個月之後,絕大多數機構都有類似的措施,甚至更嚴峻的裁員,這些員工都加入兩千萬失業大軍行列。至於表演者那就不用說了,因為行規是有演才有錢拿,雖然有少數機構決定照付或付一部分,但大多數表演者都陷入無收入狀態。

就算順利開門  觀眾也卻步?

這些問題接下來只會更加嚴重。美國的季度從九月開始,場館屆時能否重開,誰也不敢說;就算開了,觀眾會不會上門,也未可知。根據英美兩個調查,大多數觀眾都說在疫苗發明前,要他們上劇院還是會卻步,銀髮族觀眾居多的古典音樂尤其不樂觀。至於採梅花座縮減觀眾人數的建議,也只是說說,因為現場表演利潤已經很薄,再減少觀眾數,如果不大幅提高票價,很難達到損益平衡。問題還不能等到秋天再解決,因為前製、排練、行銷等都必須提早進行,這些人力物力成本,現在花不花,實在是兩難。如果花了,到時演不成,那是更大的損失;如果不花,即使場館開了,也排不出節目。把節目移到線上,也讓人擔心是飲鴆止渴,如果觀眾養成習慣,未來就更加難把他們請回劇場了。

美國當代表演藝術生態是二次戰後發展起來的。經濟發展和教育普及,創造出一票新的中產階級,可以享受過去只有財富和知識菁英才能享受的表演藝術,形成靠捐款贊助和票房收入雙軌支持的非營利表演藝術環境。半世紀來基礎雖未大動,但上面的建築確實已有許多瘡孔。肺炎疫情會不會成為致命的一擊,很讓人擔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