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辦執行柏林紓困方案的柏林投資銀行
承辦執行柏林紓困方案的柏林投資銀行(Sebastian Rittau 攝 取自Wiki common)
柏林

為失業藝術人降下及時雨 寬鬆紓困下的疑慮與混亂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五月九日談話影片以「梅克爾確保對文化工作者的支持」為題,簡述聯邦政府重視且將全力支持藝文紓困的決心,「我們想要表達的是:因為您很重要。」在柏林,一位自由藝術家除可由相關協會、工會獲得援助金,還可向柏林投資銀行申請不限資格的緊急援助,申請簡便撥款乾脆,刷新各界對德國機構辦公效率向來冷硬遲緩的印象。但寬鬆撒錢後也有不少狀況,質疑聲浪外,甚至傳出個資詐騙事件。

文字|陳成婷、Sebastian Rittau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五月九日談話影片以「梅克爾確保對文化工作者的支持」為題,簡述聯邦政府重視且將全力支持藝文紓困的決心,「我們想要表達的是:因為您很重要。」在柏林,一位自由藝術家除可由相關協會、工會獲得援助金,還可向柏林投資銀行申請不限資格的緊急援助,申請簡便撥款乾脆,刷新各界對德國機構辦公效率向來冷硬遲緩的印象。但寬鬆撒錢後也有不少狀況,質疑聲浪外,甚至傳出個資詐騙事件。

從三月中開始,德國全境疫情急轉直下,劇院陸續宣布停演或關閉,至今已逾兩足月,疫情才見稍緩,各大電視台新聞及社論的討論重點,不外是如何逐步開放公共場域,恢復社會機能與舒緩民眾失業問題,而在這個千頭萬緒的清單之中,文化藝術場所與機構的位置如何?

文化工作者「您很重要」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五月九日發布的談話影片中,以「梅克爾確保對文化工作者的支持」為標題,簡述了聯邦政府重視且將全力支持藝文紓困的決心。不僅僅是針對機構,同時務必要落實到所有自雇的藝文從業人員與藝術家。她強調:「這段時間讓我們清楚地知道,我們失去了什麼。因為透過藝術家的創作與其觀眾的互動,我們能得到不同的視角,來檢視自己的生活。我們能面對情感,並自己發展情緒的流動和新的思考,並為此進行著有趣的辯論和討論。我們能更好地了解過去,並以全新的方式看待未來。」同時她對全國的藝文從業人員承諾,盡可能通過紓困計畫提供支持,「藉此,我們想要表達的是:因為您很重要。」

而當我們正議論比較著的兩國文化紓困預算超出想像的差距時(台灣目前是新台幣十五億元,德國是新台幣一點六兆元),除了要考慮德國人口為台灣的三點六倍,國土面積為十倍,光是柏林就有一百六十多個博物館,五十個劇院場地和約三百家電影院這樣的硬體差距外,還有全民共識,上而下、下而上地,都有意識地彼此教育著:「文化,有這麼重要。」因此全民買單。讓無預警失業的藝文從業人員,安心在家待著(也是一種防疫策略)。

這樣的環境氛圍下,一個生活在柏林的自由從業的藝術家,有哪些可能的紓困方案?

除了如同一般大眾申請失業津貼。在不同專業領域的工會、協會也提供其會員的一次性援助金(新台幣七千至一萬元不等),相關劇院、機構對取消藝文活動的參與藝術家也會支付補償金。最主要的,還是由柏林投資銀行(Investitionsbank Berlin)受柏林和聯邦政府委託,以「贈款」形式提供的緊急援助方案(Soforthilfe Corona - Zuschuss),原則上是先領再審,不限職業、不限國籍,只要持有德國居留證及工作稅號的義務所得人、自雇者或十人以下公司團體,都可線上申領五千至一萬五千歐元不等的補助金。申請之簡便與撥款之乾脆,刷新了各界對德國機構辦公效率向來冷硬遲緩的印象。此案並非專為文化界而設,但因文化界有極高比例的自雇者與微企業,此紓困方案一時之間確實緩解了柏林眾多藝文從業人員與外籍藝術家們基本的生計問題,也避免了大量驚慌的返鄉人潮。

撒錢紓困之後的種種問題

但這樣被外界過度美化、大筆撒錢的紓困專案,從一開始系統癱瘓、承辦人員不足的手忙腳亂之後,當然也有後續更多疑慮與隱憂,紓困金安撫了眾人的焦慮後,柏林以外的各邦開始提出質疑:這是柏林市民的特權,卻要由全國人民買單嗎?產生了撙節與還款的壓力後,首先的大難題便是:如何建立審查標準?多發出去的錢要透過怎樣的追款方式才公平公正?是否到最後,也還是要回歸德國最遠近馳名、官僚式(Bürokratie)的結案方式?

此外,柏林投資銀行在四月發布新聞稿,宣布因為詐騙情形嚴重,將在五月陸續關閉所有紓困方案的申請。詐騙集團以假造紓困申請網站騙取個資,已在柏林造成約七十萬歐元的損失。當局表示,檢察院目前正在調查四十六起針對五十五名嫌疑人的案件。一片混亂中又添上一筆。

所有的政策都是因地制宜、難以複製、好壞參半的。也許在欣羨他人的獲得之餘,也不忘檢視彼此前後脈絡的差異,取得自身可參照的經驗與思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