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丘觀影有感
☆<コ:彡賣夾仙24H選物販賣小舖☆<コ:彡

沙丘觀影有感

電影進行的中間,我時不時會對身處的豪華觀眾席產生好奇並付諸行動地體驗。椅背與腳靠能多水平,調整的過程中機件運作完全不發出一點聲音,呈現出高級感的合成皮質椅面大概坐多久會重新感受到體熱然後調整坐姿體位,座椅調整的號誌按鈕亮度適切外旁邊還有能呼叫服務人員的服務鈴……一邊探索/感受新大陸的同時,不知為何又再度膝反應地思索起劇場的真義……

電影進行的中間,我時不時會對身處的豪華觀眾席產生好奇並付諸行動地體驗。椅背與腳靠能多水平,調整的過程中機件運作完全不發出一點聲音,呈現出高級感的合成皮質椅面大概坐多久會重新感受到體熱然後調整坐姿體位,座椅調整的號誌按鈕亮度適切外旁邊還有能呼叫服務人員的服務鈴……一邊探索/感受新大陸的同時,不知為何又再度膝反應地思索起劇場的真義……

最近連著幾部全球強檔上映,挾著逐步解封的氣氛,走進電影院看電影的那種娛樂與放鬆感不知為什麼特別有感,黑黑涼涼空空的地方好像就是會讓人有興奮/平靜感?(劇場?)

與友人間隨口提提的《沙丘》之約一直錯過或不湊巧,擇不如撞地終於約到!就是今天現在!帶著有看過的人都大推必看IMAX的印象,滿心期待地查起場次,發現,哇,似乎昨天是IMAX放映的最後一天,可惡,不死心繼續查和爬文,查到一間位在信義區座落於百貨公司大樓中的一間新開也好一陣了的影院,不是數位放映,票價跟IMAX不相上下,場次也很稀少。

「欸欸我找到有一間雖然不是IMAX,但應該也是那種超大螢幕的,剛好是我們OK的時間」

「哦哦好啊!!」友人不假思索直說好。

因為先前我也在該影院看過《敦克爾克大行動》,當時也類似於這次的情況,因為沒IMAX場次了,爬到這間有一個比一般數位放映大但比IMAX小的廳,轉而想說沒魚蝦也好沒看過看一下看看,孰不知因禍得福,當時看完還想說天哪不是IMAX都這麼大(震撼)了,啊看IMAX還得了;於是這次我不疑有他,也覺得太好了lucky耶呼~

在場次確認下訂時,還特別確認了,對,片名前面標示的不是一般的數位放映,是一個不同於一般數位放映的英文字,得意滿意,一張八百多塊的電影票給它刷下去。效率。

結果到場以後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是很一般的螢幕大小甚至算不上大,中大左右而已。不過,座位是奇大無比。椅背可以電動升降垂直或斜躺,腿部也能夠調整,整個人可以非常愜意近乎平躺地進行觀影,設備舒適之外說是奇大無比的座位真的不是誇飾,基本上身體呈大字型姿態是完全沒問題的;事實上我抵達影廳座位上時電影已開演,當日動議的現約行程在時間感逸失混融的現下……;沒能夠跟友人一起在進場時候開演前對這一切共同驚嘆(或懊悔);急急忙忙趕路的過程中,手機通知不斷跳出友人各種LOL意味的來訊及emoji詞彙:

「根本沒有巨大螢幕啊啊結果是一個約會廳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來就知道了」訊息最後停在這一句。

電影進行的中間,我時不時會對身處的豪華觀眾席產生好奇並付諸行動地體驗。椅背與腳靠能多水平,調整的過程中機件運作完全不發出一點聲音,呈現出高級感的合成皮質椅面大概坐多久會重新感受到體熱然後調整坐姿體位,座椅調整的號誌按鈕亮度適切外旁邊還有能呼叫服務人員的服務鈴,我與友人雖距離舒適完全不干擾彼此,但間隔於我們中間的扶手靠板可手動後移完全消失,座椅預設的曲線與高低完全讓人想伸手摟向隔壁或自然而然地讓對方枕著(沒錯確實是個約會廳)(沒有我們沒有),更不用說進場時在我眼前拆封奉上的嶄新衛生有著質感色調的滑順毛毯,整個觀影過程中我都蜷縮其中游移在恰好的冷暖度之間……一邊探索/感受新大陸的同時,不知為何又再度膝反應地思索起劇場的真義……



我想起所有坐得舒適或不適的觀演經驗;木箱cube、黑膠地板或地板上的巧拼、坐墊、草蓆、榻榻米、塑膠折椅、塑膠凳,空調還是隔音什麼的就暫且忽略不提了……各種視線遮蔽、不交錯排放的席位或沒有sense的階差,與隔壁觀眾的手臂擦蹭、包包或節目單無的放矢只能塞在座位之下或全程抱在懷中膝上,坐得侷促或腳麻石化,當中有的也根本就是我自己的製作;想到在某次莫名腦弱衝一波地寫信邀請一位一直當紅的文化類designer掛網紅向的潮潮大大來看我的新作,演後沒能說上話回家後不死心訊息打招呼挨拶あいさつ,相談甚歡之下最後結語落在「…(原文去脈絡略)這一切值得被更精緻的對待…」這樣的討論(果然還是太硬了吧座位…靄啞小劇場嘛…我心想)(雖然人家或許完全不是那個意思)

又或者想到現在開始脫離坐的範疇的種種參與式、沉浸式、遊走式、體驗式、線上、線下演出……

電影結束以後,在觀眾席燈亮的影廳中緩步移動離場,欣賞這一座座精緻的觀影雅座(現在想想挺像台式墓塚),身體腰背屁股沒有一絲痠痛或長坐的不適感,步出影廳後才發現匆忙進場而沒有留意的等候Lobby,設計得猶如沙龍或lounge(bar) 一般,有風尚的刊物書籍供取閱,有飲品甜點的販售吧檯,好像還有現拉生啤還是單品手沖,整個空間燈光適切使人放鬆,地毯的質地好像也更為蓬鬆,此處的服務人員穿著也不同於售票處和其他影廳的影城人員,輕聲說話,儀態端莊,髮型統一……啊,影城裡的商務艙??!……此區的廁所裡還有濕紙巾、漱口水、牙線棒、衛生棉、乳液、香水…等,可供索取使用……

「好啦,這樣的話800多也算OK啦,算值得啦」

經過各樓層的百貨精品與美食區,我們一路向外移動。差不多是吃飯時間了,看了八百多塊的電影的我們往信義區外移動尋覓較為實惠的用餐選擇,水餃乾麵番茄蛋花湯,坐在一般的塑膠腳凳上,一般的塑合板桌面,日光燈管輕鋼架電風扇和整點新聞。

「沒有大螢幕也可以」

「沒有大螢幕也可以」

「身體完全不痠耶」

「真的我也是」

「莫名看得超專心的」

「我也是」

「讓我不斷在想劇場的意義」

「啊不是說看得很專心」

「很專心啊!」

(頓)

「怎麼說呢劇場的意義」

「嗯……怎麼說喔……」

想到先前跟另一位友人看《大佛普拉斯》,在某間二輪電影院,影廳的座椅乾癟坐下去彷彿能感覺到其結構體,雖不至於髒亂但走在地面上的接觸感總不太清爽,還不需要戴口罩的彼時空氣中的味道複雜且老舊,觀影的中間清潔阿姨不顧觀眾視線地穿梭在走道座位中清掃整理,塑膠袋聲與掃具碰撞聲,一切干擾或不適與電影的相互映照讓我欣喜又動容,友人無心的選擇讓我讚嘆其巧妙合適,甚至觀影完仍久久不能自己,環境空間人物空氣感與光源,這一切之對與地利天時,一直都是我印象深刻的一個記憶。坐得一點都不舒服,但卻是一次相當舒服愉快的一次觀看經驗。

「好想看看IMAX是長怎樣」

「真的!不知道最近還有沒有可能再上」

「應該很難可能要等之後了,第二集上的時候搞不好會聯映」

「到時別再訂錯了」

「哈哈哈哈哈以後知道那個英文字不是巨幕廳的意思了」

「下次不會再假會了」

「下次不會假會了」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