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光》
《走.光》(基隆城市劇場行動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未來,線上見!╱Alternative Plan

兩波疫情下,台灣現場演出的折衷與轉變

相較於全世界的COVID-19疫情,台灣的案例數相對平穩,主要集中於2021年5到7月間;而對表演藝術產業產生較大影響的則有兩波衝擊,分別是2020年3月到6月間,以及2021年5月至7月間。但是,兩波衝擊後如何恢復實體演出的方式與走向有所不同,或多或少改變台灣的表演藝術生態。

文字 吳岳霖
第343期 / 2021年12月號

相較於全世界的COVID-19疫情,台灣的案例數相對平穩,主要集中於2021年5到7月間;而對表演藝術產業產生較大影響的則有兩波衝擊,分別是2020年3月到6月間,以及2021年5月至7月間。但是,兩波衝擊後如何恢復實體演出的方式與走向有所不同,或多或少改變台灣的表演藝術生態。

第一波衝擊:防疫新生活運動

2020年的第一波疫情衝擊,起點是曾於2月底在國家音樂廳演出的澳籍音樂家染疫,而當時台灣(乃至於全世界)對COVID-19疫情的掌握較低,尚無疫苗、治療藥物等問世,雖僅有零星案例,但整體控管也在數週內緊縮,包含室內人數、國外藝術家入台等,因此近乎所有演出都取消、延期,相較於其他產業,表演藝術進入停擺狀態。5月過後,台灣開始出現連續零確診,5月22日的NSO沙發音樂廳《管絃織音》率先開放觀眾入場;6月鬆綁相關限制,場館演出得佩戴口罩、實名制等規定也大概生成於這段時期。

進入暑假後,除了報復性旅遊出現,「戶外的移動演出」隨著場館演出的逐漸復原,甚至是報復性演出,成為「防疫新生活運動」的重要方案。當然,這並非疫情因素而創造出來的「新」演出型態,也不一定是因應防疫而誕生,但其特性——空氣流通、人數控管與社交距離、旅遊潮帶動等——都稍稍解除我們對病毒在室內傳播的疑慮,同時也滿足希望走出城市的躁動。因此,這類型演出在這段時期裡於城市邊緣、首都圈外不斷發生,如山東野表演坊在花蓮的《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在台北社子島的《消逝之島》、斜槓青年創作體在台南的《香蘭男子電棒燙》、基隆城市劇場行動的《走.光》等,不限於單一空間,讓創作者與觀眾遊走在作品的生產場域。

《香蘭男子電棒燙》(Ken Photography 攝 斜槓青年創作體 提供)

第二波衝擊:線上展演全面啟動

2021年的第二波疫情看似影響時間較短,但造成的衝擊卻遠高於前一年,並打破台灣在世界疫情下的平行時空,影響層級擴及不同產業。這段時期裡,案例數快速飆升,導致表演藝術場館全面關閉、學校停課、部分產業居家辦公等;因此,未在第一波疫情完全啟動的線上展演開始迅速發展。至於,實體演出的復甦則要到7月27日全國降至二級警戒後才開始,以梅花座、間隔座等防疫規範進行。該週,開始有演出在直播的同時開放少量觀眾入場,如NSO《深刻.如歌》直播現場音樂會。

相較於第一波疫情下的梅花座演出並不踴躍,第二波疫情因衝擊過大,當限制稍有鬆綁後,演藝團隊、場館相對不計虧損、或在政府紓困與扶持計畫下而回到劇場。並且,線上、線下同時播映的策略也在此時逐步成形。到了9月27日全面取消場館內人數限制後,劇場演出更進一步爆發。但是,戶外演出雖仍舊是一個恢復實體的折衷方案,卻未如前一年有那麼大的湧動,數量相對平穩,且多半是創作團隊或藝術節在原有計畫下的創發,如莎小戲《故鄉的謎底》、桃園鐵玫瑰藝術節策展的《新民街的奇聞傳說》、《龍潭市場,停!看!聽!》與《四季》等作。以現狀來看,仍以「回到場館內演出」為比較明顯的現象

《四季》(李法老 攝 複象公場 提供)
《龍潭市場,停!看!聽!》(李欣哲 攝 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 提供)
《消逝之島》(蔡耀徵 攝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