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20歲的俄羅斯鋼琴家馬洛費耶夫也遭波及,被取消多場演出。
年僅20歲的俄羅斯鋼琴家馬洛費耶夫也遭波及,被取消多場演出。(Liudmila Malofeeva 攝 取自馬洛費耶夫官網)
話題追蹤 Follow-ups

雞蛋糕與龜苓膏(下)

俄烏戰火下的表態風暴

俄羅斯向來以文化軟實力自豪,於古典音樂界尤然,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向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後,引發樂界一連串「表態」行為,反對戰爭者有之,發起抵制行動者亦不少,在一片聲援烏克蘭的呼聲中,也意外揭露社群媒體時代眾聲喧嘩的本質。

文字|李時安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3/30

俄羅斯向來以文化軟實力自豪,於古典音樂界尤然,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向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後,引發樂界一連串「表態」行為,反對戰爭者有之,發起抵制行動者亦不少,在一片聲援烏克蘭的呼聲中,也意外揭露社群媒體時代眾聲喧嘩的本質。

城門城門幾丈高

回到童謠,筆者長年以為吃了雞蛋糕,進城時就會滑一跤,事實上原歌詞寫的是「幾丈高」「繞一遭」,只不過鄉音使然被誤解為「雞蛋糕」「滑一跤」,近期國際樂壇的抵制行為也似乎像是一場大誤會,誤將「俄羅斯」與「普丁」畫上等號,將「俄羅斯音樂家」全數列認為「普丁好友」,進而抵制所有俄羅斯相關的文化活動。

網路時代,戰火雖只在烏克蘭蔓延,卻藉由社群媒體的傳播,牽動著全世界的心緒,隨著西方各國對俄羅斯聯邦採取強力的經濟制裁,各地對俄羅斯音樂家的抵制活動也如火如荼展開,如第12屆都柏林國際鋼琴大賽(Dubli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取消了9名俄羅斯參賽者的資格,第77屆蕭邦國際音樂節(Duszniki International Chopin Piano Festival)依循波蘭文化當局(Ministerstwo Kultury i Dziedzictwa Narodowego)政策取消俄籍音樂家的演出及講座,加拿大國家藝術委員會更是凍結了所有俄羅斯相關藝文活動的經費。

在抵制俄羅斯文化的風潮出現後,隨即出現了反抵制的聲音,如在波蘭華沙大劇院(Grand Theatre and Polish National Opera)取消了穆索斯基歌劇作品《鮑里斯.戈度諾夫》(Boris Godunov)演出後,指揮家畢契科夫(Semyon Bychkov)隨即大聲疾呼,這齣講述腐敗權貴終遭推翻的《鮑》劇不但不該取消,還應每天演上10次,而具有猶、俄、烏、拉、德、奧血統的小提琴家伊古德斯曼(Aleksey Igudesman)在得知歐洲各地取消演出俄羅斯作曲家的作品時,更表示「柴科夫斯基與普丁之間沒有交集,兩人以往不曾、未來也不會相遇。」

「十面唱聲」的社群媒體

在社群媒體一片抵制與反抵制的爭論炮火聲中,也出現了誤擊,如英國威爾斯的卡爾第夫愛樂(Cardiff Philharmonic Orchestra)置換了3月18日音樂會的柴科夫斯基曲目,消息一出隨即引發一片撻伐聲浪,認為應該抵制的是普丁而非俄羅斯文化,爾後經音樂學者投書媒體,大眾才明瞭原定演出的《1812序曲》及其他兩首與戰爭主題相關的柴氏作品,著實不宜在此時演出。

年僅20歲的俄羅斯鋼琴家馬洛費耶夫(Alexander Malofeev)雖不屬於普丁政權的核心人物,原定於3月初與蒙特婁交響樂團(Orchestre symphonique de Montréal, OSM)合作的3場演出依然遭到撤換,此事在社群媒體上引起了激烈的討論,一方認為此時此刻不應邀請任何俄羅斯音樂家演出,另一方則認為此舉如同二戰時期對日裔加拿大人的各種迫害,是不公義的舉措。

事實上,OSM取消馬洛費耶夫演出的決定來自當地烏克蘭社群的請願,雖說樂團最初拒絕了如此要求,但最終依舊是從善如流,理由或許可從Vancouver Recital Society(VRS)藝術總監Leila Getz的發言略知一二。VRS是另一個取消馬洛費耶夫演出的主辦單位,早在6年前著手規畫他的加拿大演出,但在俄烏交戰期間,因擔心這位青年鋼琴家會遇上激烈抗爭的群眾,再加上自家員工中也有烏克蘭裔人士,於理於情都只能放棄辛苦多年準備的音樂會,那是個兩難的決定(I feel like I’m damned if I do, damned if I don’t.),並非社群媒體爭論中的逢俄必反。

透過通訊技術的推波助瀾,即使距離戰火千百里外的人們,也幾乎可以實時感受戰爭的苦難,於是表態譴責,於是聲援、演出、募款,甚至在線上進行各種爭論,這些都是想為烏克蘭做些什麼的努力,但別忘了,我們利用社群媒體做的事,也正向世界揭示著自己的樣貌。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3/30 ~ 06/30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