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h Petherbridge Photography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跨界 線上 ╳ 沉浸

《福爾摩斯辦案:國會殺人事件》 台灣轉譯的復刻與轉化

《福爾摩斯辦案:國會殺人事件》是個在(後)疫情時代的「新常態」產物。

文字|吳岳霖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23

《福爾摩斯辦案:國會殺人事件》是個在(後)疫情時代的「新常態」產物。

2022TIFA 惡童劇團《福爾摩斯辦案:國會殺人事件》

2022/4/285/1

2022/5/55/8

2022/5/125/15

線上觀賞(互動)

過去以沉浸式劇場見長的英國惡童劇團,曾推出Alice' s Adventures UndergroundDinner at the TwitsThe Game' s AfootInside Pussy Riot等沉浸式演出,而在COVID-19被迫打斷人與人的親密接觸下,再創作出《福爾摩斯辦案:國會殺人事件》Les Enfants Terribles: Sherlock Holmes(簡稱《福爾摩斯》),藉由通訊軟體打造線上互動、體驗的可能,同時也重新建構、或擴展我們對「劇場」的認知。

《福爾摩斯》這個線上互動作品,以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倫敦為背景,由觀眾扮演偵探,於線上與華生共同辦案,嘗試在90分鐘裡抽絲剝繭,揪出國會大臣吊死命案的兇手,阻止下一場悲劇的發生。本次TIFA引進《福爾摩斯》,更在惡童劇團的授權下,由泓洋戲劇(Harmonia Holdings)轉譯為台灣版本,試圖跨越文化、語言等藩籬,進入這場充滿懸疑與冒險的福爾摩斯世界。

演出場景(©Rah Petherbridge Photography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沉浸:再創台灣版本的必要性

相較於其他國外製作來台演出,以字幕翻譯為主要工程,《福爾摩斯》則必須由台灣主創團隊加入,主要因素是「沉浸式演出」對於引導觀眾進入作品場域的需求,於是必須考量到台灣觀眾與英國觀眾間「不只是語言」的文化差異。

擔任本次《福爾摩斯》台灣主創團隊編劇的王品翔表示,這次不只是翻譯,更有轉譯與編創的過程,主要著墨於「文化」與「表演型態」的環節。以表演型態來說,處理的是語言表達方式,必須符合沉浸式演出的需求。除講述語言外,因為過程中有不少蒐集線索的程序,是透過報章、文學作品的閱讀而來,「怎麼在破案過程中,觀眾能經由這些閱讀找到關鍵線索」成為編劇的另一任務。

而在文化方面,其實讓王品翔有更多的創作空間,因為他必須考量到台灣觀眾對於原作文化、時代背景的接受程度差異,例如對原著角色之間的關係與認識,以及作品中大量出現的文學性隱喻,舉凡《聖經》、《一千零一夜》、《基度山恩仇記》等,如何在很短的時間讓觀眾可以融入,就必須與英國版本有不同的引導方式。其他像是觀眾文化的差異,也必須找尋到不同的「破冰」方式。他也特別提到,這其實也是「另一種創作方面的解放」。他說:「因為文化的不同,理解脈絡的差異,可以調整不同線索的力道。」

本次台灣版本的導演高聖芸曾參與過惡童劇團Alice' s Adventures Underground在上海的實體演出,認為惡童劇團其實是蠻相信台灣主創團隊的,對創作面並沒有介入太多,於是他們是在保留原貌下,運用原有的基底去讓台灣觀眾更有體驗感。

演出場景(©Rah Petherbridge Photography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線上:從文本創作到技術層面的工作面向

《福爾摩斯》除是沉浸式演出外,更有一個變因是「線上」。擔綱本次技術統籌的吳維緯提到,英國版本使用的是Zoom,而台灣版本則用GoogleMeet,兩個軟體因開發方式與使用需求的不同,有不少功能上的差別。相較於Zoom在功能開發上的全面性,GoogleMeet較著重於通訊與會議的訴求,因此技術組必須探詢許多外掛程式,並讓演員學習技術操作,才能夠達到更好的線上沉浸、互動效果。她笑說,就好像不同場館間的巡演,必須轉換與調整。

不過,也因為這樣的摸索,再加上惡童劇團在技術操作上給予的回饋與協助,吳維緯很有自信地認為:「我們的體驗是最好、最順暢的。」

台灣主創團隊先從體驗英國版本開始,並經過多次的討論才開始落實到台灣版本的創作,包含翻譯、技術、徵選演員等前置作業,然後於今年初進入現場排練,以及後續的技術與表演的調整。高聖芸提及了她在兩版之間的取捨,希望能保留原版的英倫風格、互動、解謎的故事性等,但也嘗試調整她在英國版本裡看到的不足,如英國演員的表演比較隨性、僅在線上工作可能產生的落差等。

所以,台灣版本更強調了演員的現場工作,高聖芸認為:「對於台灣演員而言,不一定習慣這種打破第四面牆、直面觀眾的演出,但我希望他們要對自己更有信心!」由於《福爾摩斯》必須同時考量到沉浸與線上兩種形式的交融,於是表演與技術是同樣重要的,因此團隊也採取多階段的測試,先從演員的熟人開始,歡迎錯誤的提出與修正,再進到不同情境的模擬,希望在正式演出前找到最恰到好處的表演力道,以及各種狀況的因應。

高聖芸也特別提到,《福爾摩斯》這樣的作品是一種新的娛樂方式,希望能夠擺脫戲劇往往是高知識分子需求的刻板印象,而更直接面向大眾。主創團隊希望觀眾能夠用更好的心態看待娛樂,而不是把娛樂與藝術做二元的對立,如吳維緯所說的「娛樂精緻化」,或許是《福爾摩斯》在台灣復刻與轉化後,期望能夠獲得的觀念轉換。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演出場景(©Rah Petherbridge Photography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23 ~ 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