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當代舞蹈團推出線上節目「隔籬影院」讓觀眾可以上線回顧過去多個委約作品。
城市當代舞蹈團推出線上節目「隔籬影院」讓觀眾可以上線回顧過去多個委約作品。(截自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隔籬影院」專頁)
香港

線上製作阻礙多使得產量大減

經歷了數月第5波疫情的影響,香港的表演藝術界從業人員即便有防疫基金的補助,但演出和活動停擺,加上學校暫停實體授課,後來疫情更加劇、感染人數每日達數萬人,讓眾人都面對比兩年前更複雜的處境。

經歷了數月第5波疫情的影響,香港的表演藝術界從業人員即便有防疫基金的補助,但演出和活動停擺,加上學校暫停實體授課,後來疫情更加劇、感染人數每日達數萬人,讓眾人都面對比兩年前更複雜的處境。

線上演出在2020年時曾讓創作人和觀眾好奇,演出形式的多元可能與觀賞的自由靈活令人雀躍,藝術發展局等也推出相應資源以推動發展。然而,今年即使有了前兩年的創作經驗,但表演藝術製作的高成本和實際收入不成比例,當能免費觀賞許多娛樂節目時,線上演出必須要有更強大的誘因才能讓觀眾付費上線。此外,這一波疫情甚至不容許場地開放進行拍攝,更讓線上製作量大減。

香港小交響樂團無疑相當努力,持續在網上推出音樂節目,如「Tiny Galaxy Concerts @ Wontonmeen」系列。至於香港藝術節迎來疫情下的50周年,不少大型海外節目已經移師線上,如閉幕演出上海歌劇院《鄉村騎士》與《丑角》音樂會版歌劇;至於具活動性質的作品如《TM》和《機械超人》則非本地製作,對參與線上互動演出經驗已不少的觀眾來說,這兩個作品也未能以突破的形式滿足他們。

隨著疫情放緩,政府4月下旬陸續重啟場地,團隊一邊預備,但一邊仍有很多變數。城市當代舞蹈團策劃「跳格:香港國際舞蹈影像節」近20年,線上節目「隔籬影院」讓觀眾在等劇場重開時,可以上線回顧過去多個委約作品。4月本應是香港大型藝術團體宣傳每年節目的時期,然而種種不確定也團隊只能按兵不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