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曜宇(郝御翔 攝)
焦點專題 Focus 青年指揮家:台上的揮灑與背後的沉思

吳曜宇 在一條孤獨的路,找到不同的眼睛

10年前,若以「橫空出世的奇才」形容吳曜宇,大概也不會有人反對。雖然自小學音樂,然而大學唸的是傳播學院,且是輾轉到了研究所才踏上指揮這條路,沒想到僅念了兩年,就拿下舉世聞名的「貝桑頌指揮大賽」首獎。

那時候的他,年僅24歲。

而後,收到無數國際知名樂團的邀請,幾可說是以指揮棒環遊世界,同時,他在今年度被委以重任,接下高雄市交響樂團的指揮。如今,請他回望那個大獎,他說:「當然是很開心的,之後參與的任何一個比賽都沒有這麼高興過。」然而,卻也是這個獎,讓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

10年前,若以「橫空出世的奇才」形容吳曜宇,大概也不會有人反對。雖然自小學音樂,然而大學唸的是傳播學院,且是輾轉到了研究所才踏上指揮這條路,沒想到僅念了兩年,就拿下舉世聞名的「貝桑頌指揮大賽」首獎。

那時候的他,年僅24歲。

而後,收到無數國際知名樂團的邀請,幾可說是以指揮棒環遊世界,同時,他在今年度被委以重任,接下高雄市交響樂團的指揮。如今,請他回望那個大獎,他說:「當然是很開心的,之後參與的任何一個比賽都沒有這麼高興過。」然而,卻也是這個獎,讓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

「冷冽之焰」吳曜宇、陳毓襄與高雄市交響樂團

2023/12/1  19: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

不只音樂,指揮總思考著生命的全景

拿著一個指揮棒,就能夠能為音樂的主宰者嗎?不是這麼回事的。

「指揮這個工作聽起來很偉大,但事實上,指揮的生活就是常人的生活。」吳曜宇思考自己的工作,苦惱的幾秒鐘,不是苦於其抽象的表現,而是他不覺得指揮之職有何超乎常理的地方。

「指揮的工作,倘若最終只剩下思考如何指揮的話,反而影響你去思考美的認知,影響你如何通情達理。所以如果真要解釋,我會說指揮就是處在一個無法停止思考的狀態,不只是音樂,而是思考身而為人,各種生活的處境。」

作為一名指揮家,吳曜宇的確從未停止思考。自他口中的描述,指揮的工作是維持「感官聯繫體驗的瞬間」,將樂譜中的小節、音樂家的演奏、整體團隊的情感,不間斷地、緊密地相連起來,他提到:「有人說過,音樂家創造小節線,而小節線則是一種時間的詛咒,好像讓連續性的感官有斷開的可能性。」若真是如此,那個指揮家的工作,應該就是防止詛咒發生的人吧。

最有趣的是,許多人對於指揮的初步印象,是一位「操控時間」的人,不過吳曜宇說,真正好的指揮,應是會讓人忘記時間的,「只記得你體驗了什麼,而沒有意識到時間的流逝。且在體驗的那一刻,我們會好像陷入一種永恆的狀態。」

這種說法,既唯美,甚至有些哲學的興味。但其實也是他歷經了諸多試煉以後,才能淺淺提出的心得。

過去有段時間,他的指揮生命陷入巨大的孤獨與迷茫中。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台新藝術-表演獎6/10-16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吳曜宇

法國貝桑頌國際指揮大賽中首獎、樂團大獎及觀眾大獎得主,自此嶄露頭角。2023年時更獲得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亞軍,並同時囊括新委約作品最佳演繹獎及現場觀眾大獎。他熱情優雅、富感染力的指揮風格獲各方高度評價,被視為年輕一代最具希望的指揮家。吳曜宇曾指揮過多個知名樂團,包括聖彼得堡交響樂團、波蘭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法國洛林國家交響樂團、法國波爾多國家樂團、法國羅亞爾河國家交響樂團、澳門交響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國家交響樂團(台灣愛樂)、臺北市立交響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台北愛樂等,足跡遍及歐亞多個城市。曾任國家交響樂團(台灣愛樂)協同指揮、及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音樂總監,並於2023╱24樂季獲聘為高雄市交響樂團駐團指揮。

PAR風景書店特展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