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雯(左)、平珩(中)、孫平(右)(劉璧慈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感覺亞洲|路徑01:地緣(三) 平珩X孫平X黃雯

從相遇和關係開始,慢熬製作亞洲網絡(上)

為了打造可以持續發展創作的健全環境,無論民間的藝文組織或獨立製作人,都在機構跟政策之間試圖找到資源協作的可能。然而,還需要一套合適的工作方法,一顆積極熱誠的心,甚至是一場旅遊,一個成熟的製作才有機會發生。

在國際共製的情境下,不同的語言、文化背景和創作環境,又是更大的挑戰。同時,另外一些問題也會出現——我們怎麼選擇合作對象?怎麼組織彼此的關係?甚至,在近年以「亞洲」為名的國際交流日益增加的場景中,更迫切的問題或許是:我們是誰?又怎麼被定義?

對此,我們邀請遊走藝文團體與官方機構的製作人孫平擔任主持,與成立皇冠小劇場並在90年代發起「小亞細亞網絡」的舞蹈空間舞團藝術總監平珩、近年活躍於各項國際專案的獨立製作人黃雯同桌對談,回顧90年代至今持續變動的文化政策和生態環境,重省以「亞洲」為名的製作、交流的可能性與框架。

為了打造可以持續發展創作的健全環境,無論民間的藝文組織或獨立製作人,都在機構跟政策之間試圖找到資源協作的可能。然而,還需要一套合適的工作方法,一顆積極熱誠的心,甚至是一場旅遊,一個成熟的製作才有機會發生。

在國際共製的情境下,不同的語言、文化背景和創作環境,又是更大的挑戰。同時,另外一些問題也會出現——我們怎麼選擇合作對象?怎麼組織彼此的關係?甚至,在近年以「亞洲」為名的國際交流日益增加的場景中,更迫切的問題或許是:我們是誰?又怎麼被定義?

對此,我們邀請遊走藝文團體與官方機構的製作人孫平擔任主持,與成立皇冠小劇場並在90年代發起「小亞細亞網絡」的舞蹈空間舞團藝術總監平珩、近年活躍於各項國際專案的獨立製作人黃雯同桌對談,回顧90年代至今持續變動的文化政策和生態環境,重省以「亞洲」為名的製作、交流的可能性與框架。

孫平(以下簡稱孫):平珩老師和黃雯的人生學習經驗,都是台灣典型的「走向西方」進修路徑;在工作上,歐美交流也是必經的修煉。於是,想在正式進入主題前,淺談彼此的個人生命或生活經驗中,和亞洲相關的重要連結。例如皇冠小劇場共同發起的的「小亞細亞網絡」,一直是討論台灣民間藝文組織自發性的亞洲交流經驗裡,非常重要的歷史,想先請平老師聊一下,共同發起這個網絡的動力學?

平珩(以下簡稱平):1984年開始的時候,先叫「皇冠舞蹈工作室」,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介紹非瑪莎.葛蘭姆系統的舞蹈技巧,因為從雲門開始,或是當時學校裡都只有教授葛蘭姆系統。我跟羅曼菲去紐約的時候看到很多不同的派別,有李蒙(José Limón)、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甚至還有專門教授旋轉技巧的課,也看到很多小劇場演出。剛好爸爸(編按1)要重蓋皇冠大樓,才想到地下室及一、二樓可以不用再當倉庫,來做成一個小劇場。除了各種技巧課之外,還有連續5年邀請茱莉亞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的舞蹈編創(Dance Composition)老師陶麗絲(Doris Rudko)來教課,羅曼菲、劉紹爐、陶馥蘭、古名伸等都曾參與課程或擔任翻譯。

1986年我們開始做「迷你藝術節」,原本沒有刻意要國際,但香港的黎海寧寫信推薦彭錦耀,一月才來台演出過獨舞,年底正好又有一個美國老師來,美國加香港不就是國際?所以12月便請彭錦耀帶了3人舞《相╱貌》來參加,記得印象很深的是整個演出只用了4顆地燈,連聶光炎老師都說對他的震撼很大。

此後,每一屆都有國際節目參加,每一年都是無法預料的學習。1989年,香港裝置藝術家韓偉康與音樂家龔志成的《重:重,力╱史》,在「景」的設計上給我開了「視野」,他們將舞台分為3區,一區是黑、一區白,觀眾分坐在黑白兩區。黑區舖上黑膠地,白區本想用白沙,但太貴就用了洗衣粉。中間區塊則用一個塑膠布幕圍起來在其中現場演奏。中央區還弄了一大塊冰塊,燈光打上去很美,也預計冰塊可以慢慢融化撐上兩天。因為是結構即興的演出,首演到了中段,節奏有點就慢了下來,當時身為觀眾的李銘盛開始有點受不了那個「悶」,行動藝術嘛,他就衝進舞台,大力地把塑膠布幕扯下,再拿起地上的廢棄摩托車裝置碰一下把冰塊給撞破,結果保護措施跟著破功,水流到洗衣粉區,搞得我們地板半年都洗不乾淨。

迷你藝術節做了9年,到1994年「升級」為「皇冠藝術節」,以前迷你的製作費是3萬,升級就是增加到10萬。其實10萬並不多,我總是看到團隊們想盡辦法用「最大化」的方式演出。在這期間,我們所謂的亞洲是一個介紹一個來的,最近的就是和香港的淵源。1991年茹國烈和沙磚上劇團來「迷你」演出後,慢慢變熟,1997年才會開始「小亞細亞戲劇網絡」。他覺得我們對歐洲的了解多於亞洲,於是提議拉著另一位他認識的東京小愛麗絲劇場丹羽文夫,3個一起來做做看。第一年各自出一個節目在三地巡演,大家都很喜歡這個形式,第二年馬上就有7個節目參加,成長算是蠻快。除了戲劇之外,我就想,那舞蹈可不可以來合一台節目,由4位編舞家的4個solo組成,走4個城市一起巡演,大家至少可以相處一個月,彌補了劇團之間無法交流的遺憾。相較於黃雯現在做的亞洲,我們比較偏東北亞,其實對東南亞非常不熟悉,也許也是因為對表演藝術的概念與東北亞比較接近吧。

孫平(劉璧慈 攝)
專欄廣告圖片

黃雯(以下簡稱黃):老師思考大家怎麼樣在同一個空間、同一個時期有更多的交流,比如希望創作者可以相處然後有碰撞的火花,跟後期變成programming,做一個好走好賣的package思維不太一樣。

平:每年參與的人雖然不同,但交流還是慢慢有累積。舞蹈網絡的旅行中,大家可以互相給課,像第一年在日本,他們還合作一個公開的workshop,因為準備課程的討論,才讓大家熟起來。在第5年,編舞家們還在路上用彼此作品素材發展出一個結構即興的群舞,自動自發地增加新的節目內容。

當然,戲劇網絡也逐漸開始有些合作,劉守曜在1999年的《差異.共振#2》是與香港的龔志成、舞台設計黃志輝和日本導演松島誠合作。演出其實蠻好看,可是他自己沒有很滿足。2001年,莎妹的魏瑛娟跟大阪銀幕遊學劇團合作《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動作》,當時參與的FA、徐堰鈴、阮文萍、馬照琪、周容詩,都是厲害的演員,他們在5個城市巡演中一直繼續發展,直到最後一站才覺得滿意。所以合作除了要天時地利人和,還得像煲湯一樣需要時間,不是說有意願就一定會成功,也許一起旅行、生活,都可以扮演催化劑。

黃:老師剛剛講的狀態比較自然,可能3、4年,大家已經有一個默契,也觀察到彼此的工作方法,或是身體技巧,然後覺得好像可以一起來做什麼,在創作裡面互相就有包容。相較之下,現在獎補助機制比較豐富了以後,創作者對於工作的模式和工作的時間,有比較固定的想法。

平:就比較制式?如果大家不會變朋友,就不太可能再有交流了。我們都會說,出國的時候人家怎麼熱情接待你,下次人家來,你至少要對等回饋,甚至更「厲害」一些,連送什麼有趣的禮都是要費心的。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平珩(劉璧慈 攝)

孫:平老師從皇冠工作室的時候啟動的交流,是一種回到核心創作面的事情。這個啟動會讓交流變得豐富、有機。當交流從創作到更接近生活的過程,交流關係的厚度也不一樣。黃雯一開始和亞洲的連結是什麼?也很好奇妳工作之外,和生活經驗相關的連結?

黃:我小時候跟爸媽旅行,後來自己會往東南亞自助旅行。選擇那些國家除了經費的關係,也是對於北美、歐洲等主流旅行國家之外的地方的好奇。我會住在很便宜的民宿,學習跟其他的旅行者聊天,有些交流經驗從中慢慢養成。

進到劇場看演出是從「新舞風」,那時候林懷民老師策畫比較多系列,但其實亞洲節目也不多,比如阿喀郎.汗舞團其實在英國。當時,林老師在紐約看到小劇場想要把它介紹回台灣,讓我看到不一樣風格的身體,比如說山海塾、阿喀郎,還有以色列平頭舞團,那種很奇怪的、爆發力的、很kinky的風格。另外,樂生療養院拆除的時候,我有去現場,接觸到比較民間的活動,像海筆子,帳篷劇、黃蝶南天舞踏團秦Kanako的演出。

平:在合作過程中,自己學到的東西可能更多,也會知道自己的優缺點。像在舞蹈網絡,我發現澳洲、日本影像視覺很厲害,可是台灣人的身體語彙和創意最有趣。相較於其他地方,台灣舞者芭蕾、現代一定都會學,還學戲曲、民俗等東方技巧,所以表現細節會跟別人不太一樣。像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第一次來台灣的時候,我就安排他上山去看優劇場,再去看國光劇團,他對我們表演的魅力大為驚嘆。

孫:後來,平老師結束小亞細亞,進了兩廳院的這段時間(編按2),是否看到交流面的動力有什麼樣的改變呢?

平:小亞細亞結束之後,很開心看到楊春江、詹曜君發動,找了幾個曾經參加過網絡的人,合組一套節目,設定自己的規則巡迴。2006年剛好我在兩廳院工作,覺得這個有點像小亞細亞再進化的節目有趣,便協助他們在實驗劇場發表。楊春江在2018年開始在香港做「香港比舞」,把國際策展人找來香港看節目。某個程度上,他從小亞細亞成長,就覺得有這個責任跟壓力,把香港的東西串到國際去。

這幾年,衛武營、北藝中心等劇場也相繼成立平台,甚至像年輕的翃舞製作也有「漂鳥舞蹈平台」活絡與國際間的交流。無論公家或民間,對於國際交流與合作的機會、經費都較以往增加許多。

平珩X孫平X黃雯 從相遇和關係開始,慢熬製作亞洲網絡(下)

黃雯(劉璧慈 攝)

平珩

美國紐約大學舞蹈碩士,第3屆國家文藝獎得主。1984年成立皇冠舞蹈工作室、皇冠小劇場,1989年成立舞蹈空間舞團,推動國際交流與展演創作,至今已與56位編舞家合作90項製作,在世界39個城市演出近千場,2019年獲臺北文化獎。

孫平

於2009年和合作夥伴們成立菉原創意整合有限公司,透過設計或製作工作,支持各種藝文專案的發想與實踐。長期在各種創造性計畫中,為台灣各藝文團體與官方機構,提供創意發想、製作管理、資源整合與諮詢評議的協力工作,如文化臺灣基金會國際交流專案、亞洲製作人平台等。

黃雯

獨立製作人,與舞蹈肢體及跨界實驗創作者合作,並與不同機構單位合作國際節目及專案國際交流計畫,包括:國藝會ARTWAVE—台灣國際藝術網絡平台、臺南藝術節、Pulima藝術節、國藝會數位表演藝術國際平台等。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12/12 ~ 2024/03/12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