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不清」的行业? |
平心而论

一个「说不清」的行业?

要谈舞团的经营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们所期待「分工」与「职责」明确的状况大概不会出现,在经费有限的现况下,只能看看如何补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状态!

要谈舞团的经营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们所期待「分工」与「职责」明确的状况大概不会出现,在经费有限的现况下,只能看看如何补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状态!

最近和好朋友合开一门「舞团经营与管理」课程,第一堂课通常会是我的「暖身」,我会先请同学们自我介绍,并谈谈他们对于舞团工作的经验,这样一来可以先让我了解大家选课的原因、对课程的期待,以及对舞团运作的认识程度,再来也可从大家对事情陈述的方式,粗略整理出在这一行工作的基本态度与行事方法。于是,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经营与管理最好不要怕事多

生:我从小在一个舞团长大,看到老师是行政与艺术一把抓,大部分的经费是用在艺术创作,对于行政及行销有时力有未逮,所以我想多了解经营管理,以便协助老师找到适合的行政。

平:所以你认为艺术和行政应该是二个分项的工作?那是行政服务艺术,还是艺术要尊重行政?

生:我希望事情能有个决定,但好像不能完全分开,我常常觉得行政没有做好,所以艺术端的人都要不得已得多做一些!

平:当你不得已要多做时,心里会觉得不开心吗?

生:当然!

平:那我先告诉你,经营与管理最好不要怕事多,尤其在你们这个年纪,多做就能多了解。

艺术的经营与管理也很需要创新,我不是个很有开创想法的人,但我在工作上最大的学习,就是去看看「前人」在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举例来说,如果我能从收集到的一百本节目单中,归纳出重点、避免缺点,那我做出来的节目单就至少不会「离谱」。如果我能踩在别人的肩膀上前行,那不是更有可能「突破」?

制作,是行政还是艺术的事?

平:请问你们设想的行政工作包含什么?

生:申请经费、对外联络、票务……

平:对外联络内容会是什么?都由行政负责?还是有些事该由艺术负责?

生:联络演出场地及时间最好由行政端负责,与制作相关的部分,像灯光、音乐等创作者最好还是艺术端负责。

平:那有关制作时间掌控,是行政还是艺术的事?

生:当然是行政!

平:所以我们可以说对于制作工作,大部分是艺术、小部分是行政的事?

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

平:如果你们要来从事舞团的行政工作,你认为合理的薪资是多少?

生:月薪三万五!

生:四万二!

平:那我们先以三万五来说,那一年所需的薪资是?

生:四十二万。

平:你们知道目前表演艺术可以申请到的经费大概会有多少?

生:有个国艺会给团队的,每团至少有一百万。

平:那是「演艺团队扶植计划」,舞蹈类今年获补助的团体有廿一个。如果获得一百万补助,你愿意支付一位行政四十二万吗?

生集体摇头。

平:那你们所说的团队,一年是演出几场?

生:以我们的团为例,一年平均十场,如果有校巡,大概再加三到五场。

平:十场是二到三个制作?那如果以三个制作来看,一个制作支付十四万给行政,大家觉得合理吗?

生又集体摇头。

更多的讨论持续进行了九十分钟,我没有提出什么肯定的答案,最后留给同学再去想想的是:

要谈舞团的经营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们所期待「分工」与「职责」明确的状况大概不会出现,在经费有限的现况下,只能看看如何补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状态!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