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给当代戏曲一帖未来处方笺 |
《未来处方笺》中,豫剧皇后王海玲饰演的是一名「故障」了的人类,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未来处方笺》中,豫剧皇后王海玲饰演的是一名「故障」了的人类,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刘光宇 摄 奇巧剧团 提供)
戏曲

以「爱」给当代戏曲一帖未来处方笺

奇巧剧团、台湾豫剧团《未来处方笺》

由奇巧剧团与台湾豫剧团合作的新戏《未来处方笺》,是编导刘建帼阅读俄国作家契诃夫小说《六号病房》后,取其精神构思出的作品。本剧时空背景架构在「未知的未来」,担纲主演的是刘建帼的妈妈、「豫剧皇后」王海玲,她饰演的是一名「故障」了的人类,没有名字,只有编号。跳脱戏曲程式行当,王海玲勇敢接下挑战,对女儿推广戏曲的志愿,她以参与演出力挺,都是因为爱。

文字|刘光宇、林立雄
摄影|刘光宇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由奇巧剧团与台湾豫剧团合作的新戏《未来处方笺》,是编导刘建帼阅读俄国作家契诃夫小说《六号病房》后,取其精神构思出的作品。本剧时空背景架构在「未知的未来」,担纲主演的是刘建帼的妈妈、「豫剧皇后」王海玲,她饰演的是一名「故障」了的人类,没有名字,只有编号。跳脱戏曲程式行当,王海玲勇敢接下挑战,对女儿推广戏曲的志愿,她以参与演出力挺,都是因为爱。

2019 NTT-TIFA 奇巧剧团 台湾豫剧团《未来处方笺》

6/1~2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INFO  04-22511777

王海玲,人称她梆子姑娘、台湾豫剧皇后。可她,却没有皇后的架子,说话谦谦有礼、声音温柔热情,和她说起话来,就像是在和家中长辈说话一样,亲切自然。话到趣处,她爽朗的笑容总让我记忆犹新,不免让人想起她在舞台上演出《杨金花》的英武、《香囊记》的娇丽、《刘姥姥》的率性,或者是豫莎剧《量.度》、《约/束》里那些与自己过去演出经验大相迳庭的人物形象,她总勇于尝试。她亦曾演过自传作品《梆子姑娘》、《巾帼.华丽缘》,与近期退休作《观.音》,她的故事,总是说不完、道不尽。

国宝豫剧皇后  演绎只有编号的故障人类

拥有扎实传统功底的王海玲,能够被称为豫剧皇后可不是浪得虚名,年逾花甲,仍能踢十二杆枪、耍九节鞭。今年六月,她和女儿刘建帼(奇巧剧团编导)将再度合作,虽退休暂别了戏曲舞台,但走入当代戏剧,王海玲依然抱著相当大的热情和谦虚的学习态度。《未来处方笺》和王海玲参与过的其他作品不同,这次的王海玲要扮演的不是她自己,也不是那一部部当代戏曲作品里具有丰富唱、念、作、表的人物,「我必须要完全脱离戏曲、抛开戏曲,用内化、有层次的方式表现剧中人物。」王海玲如是说。

《未》剧是刘建帼阅读俄国作家契诃夫小说《六号病房》后,取其精神构思出的作品。本剧时空背景架构在「未知的未来」,那时的人类已不比AI人工智慧、不比机器人,而王海玲饰演的是人类,一名「故障」了的人类。「我甚至没有名字,只有一串编号2537。」王海玲言毕便放声大笑,她说,「我从来没有演过看似疯了的人物。」她很期待地说,「符导(符宏征导演)不会只把我当成戏曲演员,而是把我当作一位剧场演员,与其他演员一般一视同仁地训练、引导。」王海玲承认,对于演出这样严肃的剧情、疯癫的人物,甚至要放弃戏曲的程式让她很挫折,刘建帼也说,「剧中的设定不是她生命里的记忆,很多科技用语我和建华都要一一解释给她听。」虽然如此,王海玲仍说,「我可以持续学习,持续精进!」

编剧点子出其不意  走在戏曲创作最前端

选择「对未来的思考」为主题作为创作背景,是刘建帼的个人爱好,她喜欢科幻、超现实,更喜欢探索心理相关的主题。过去,她在奇巧剧团制作了《波丽士灰阑记》、《我可能不会渡化你》、《蝴.蝶.效.应》、《鞍马天狗》等作品,各个作品中都充满令人出其不意的点子、充满喜剧性,特别是《我可能不会渡化你》里对佛教经典《金刚经》的使用,又或是《蝴.蝶.效.应》里头一张张念完就消失,且会带著人物回到梁山伯创作当下的诗稿,皆可以看出她对电影等经典名作的致敬。让既有的创意在她的笔下展延、变形,这是刘建帼的本事。《未来处方笺》虽脱胎自《六号病房》,但在叙事、形式上已不相同,全剧聚焦在医生与一位病人的交流与对话,叩问科技对人类的影响,并思考人类在科技文明的日新月异中通往未来的可能方向。

《未来处方笺》非喜剧,是严肃且带有思考性的作品。刘建帼担心旧有的戏曲观众可能看不习惯、不懂,但,她同时希望能够挑战奇巧的粉丝们,让奇巧的创作路线不局限在单一种可能。点子总是走在当代戏曲创作前端的刘建帼,有很多梦想,问她对当代戏曲有什么想像,她只是谦虚地说,「我不敢说懂所有戏曲,大概只懂歌仔戏、豫剧而已。」她又说,「歌仔戏有很强的草根性,总是影响著在这块岛屿上生活的我们的喜、怒、哀、乐。」因为如此,她希望自己能够藉著创作出更新、更有趣的戏曲,让歌仔戏精致化、走向国际,也让歌仔戏等戏曲作品重回庶民娱乐的重要地位。

推广戏曲是一条不容易的路,从小学戏出身的王海玲看在眼里,比女儿们都还担忧。询问为何会支持女儿朝戏曲创作发展,她只是腼腆地说,「大概是爱吧!」她曾看著大女儿刘建华因为戏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小女儿刘建帼也对看戏、写戏疯迷就明白,若是再阻止也无益。作为母亲的王海玲,除了支持,也亲自参与了演出。王海玲这双女儿对母亲也总是爱,无论是为母亲量身打造新作品,又或是邀请母亲参与演出、编腔,创作将她们牵得更加紧密、亲近。六月,奠基在爱的创作不免让人期待,奇巧会给当代戏曲开出怎样的未来处方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戏曲也懂超现实

「科幻」(science fiction)即科学幻想,「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则顾名思义是超越现实逻辑的表现手法,两种概念皆来自于西方,特别是超现实主义,奠基在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作品表现方式是透过梦反映人的潜意识。

不过,广义而言,中国古典的戏曲作品中也有许多「超现实」的作品,只是我们不这么称呼、定义它,本质上或有些许差异。这些作品大多涉玄虚、神怪,如明代《水浒记》里演阎惜姣化为厉鬼活捉张文远,又如戏曲里多有神明庇护主人翁、仙女下凡恋爱等情节。到了晚明,汤显祖《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在梦中与爱人初相见,最后更是因情而死,又死而复生;清初剧作家更让殉情而死的情侣化为一只比目鱼,早已跳脱现实世界的逻辑,充满荒诞无稽、超越现实的浪漫想像。

严格而言,中国古典戏曲可能跟「科幻」不一定沾得上边,但「超现实」的创作手法却是早就存在的。然而,《未来处方笺》乘著「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模式,究竟会如何让进入当代剧场的「戏曲」走向什么方向呢?不禁让人期待!(林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