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兴国、张大春、周华健 二度混搭上梁山 |
《忠义堂》以忠义堂排座次开场,结束在众英雄吃菊花宴,时空永远聚焦在忠义堂,开头也是结尾。
《忠义堂》以忠义堂排座次开场,结束在众英雄吃菊花宴,时空永远聚焦在忠义堂,开头也是结尾。(当代传奇剧场 提供)
戏曲

吴兴国、张大春、周华健 二度混搭上梁山

《水浒108II─忠义堂》 京剧尬摇滚

继○七年结合摇滚、嘻哈、流行等时尚视听元素、敷演《水浒传》首卅回的《水浒108》,应今年香港艺术节之邀,吴兴国、张大春、周华健再度携手上梁山,打造续集《忠义堂》,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浒传》,狂飙能量风靡了香港艺术节,也颠覆了京剧的刻板印象。这次回台,将展现比○七年「美学更精练,形式更大胆」的演出。

文字|廖俊逞、当代传奇剧场
第222期 / 2011年06月号

继○七年结合摇滚、嘻哈、流行等时尚视听元素、敷演《水浒传》首卅回的《水浒108》,应今年香港艺术节之邀,吴兴国、张大春、周华健再度携手上梁山,打造续集《忠义堂》,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浒传》,狂飙能量风靡了香港艺术节,也颠覆了京剧的刻板印象。这次回台,将展现比○七年「美学更精练,形式更大胆」的演出。

当代传奇剧场青春摇滚戏曲《水浒108Ⅱ─忠义堂》

6/16~18  19:30   6/19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23923868

 

叛逆反骨一如《水浒传》中梁山聚义的血性汉子,走上京剧革命这条「不归路」,当代传奇剧场艺术总监吴兴国从年轻时就不断思考,如何在传统京剧中杀出一条血路。于是,从移植自莎剧《马克白》的《欲望城国》一役成名后,吴兴国打著创新京剧的大旗,陆续将希腊悲剧、莎士比亚、贝克特、契诃夫等西方经典文本搬上戏曲舞台,创作成绩备受各界肯定,今年八月更将以独角戏《李尔在此》成为第一个获邀参加爱丁堡艺术节的台湾团队,「反攻」莎翁故乡。

二度上梁山  聚焦忠义堂

然而,即使美学形式上早已超越传统京剧的框架结构,五十五岁的吴兴国依旧是传统的,他念兹在兹的是,如何为年轻一辈的京剧演员寻找舞台。「如果只是唱老戏,年轻人是很吃亏的,大师当前,想要突破谈何容易?如果可以创造一个戏让他们自己去发挥,很有自信地表演每个角色,观众自然会被打动。」因此,早在二○○七年,吴兴国便找来张大春编剧、周华健作曲,联手为优秀年轻演员编排新戏《水浒108》,结合摇滚、嘻哈、流行等时尚视听元素,敷演了《水浒传》的首卅回。此次应香港艺术节之邀制作的续集《忠义堂》,三人再度合作,阵容则加入十四位来自上海戏曲学院十七到廿二岁的优秀演员,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浒传》。

有别于首部曲的旧段子新编,《忠义堂》大幅度改写原著,剪裁小说中最精采的片段,叙事如电影情节交叠并置,意识流般在人物内心与情节进展间跳进跳出。以忠义堂排座次开场,结束在众英雄吃菊花宴,时空永远聚焦在忠义堂,开头也是结尾。全剧以吴兴国饰演的宋江的视角出发,由〈忠义堂〉、〈罗天大醮〉、〈菊花会〉三幕戏构成,话说当年宋江被逼上梁山,认识了众多英雄好汉,更带领他们打胜了好几场大战,当上了梁山的寨主,但他心里始终挣扎,想要回去效忠朝廷。在忠义堂上,他向各兄弟吐露了心声,好汉们遂分裂成两派,矛盾一触即发,忠、义是否能两全?

吴兴国说:「我想要借《水浒传》忠义堂的共襄盛举、替天行道,来看梁山聚义的最大意义、冲突和想法。也借此表现男人的欲望、冲动,以及他们对社会、对朋友、对传统道义的看法。」张大春指出,「忠义」两字是复杂的、冲突的,有人想要忠,有人却想要义;义虽是真挚的情绪,却也有虚假的意思,戏剧展现兼顾忠与义的冲突与义的两层意义。戏中有招安派与造反派,裂出两道分歧,天道与人道能否以朋友忠义度衡之?生命的荣辱与成败,如菊花绽放与凋零,仅能乘著酒兴,踏在黄花冢上各自挥洒英雄的梦。

摇滚混搭文武场  极简舞台配艳丽服装

周华健的音乐,把京剧唱腔加入流行元素,用摇滚的热血激情、强力重拍,放大梁山好汉的离经叛道,十足颠覆听觉经验。吴兴国形容,二○○七年的演出深获年轻观众共鸣,花稍、愉悦、恶搞,现场就像看演唱会一样疯狂尖叫。今年的演出,仍然有热情,有精力,有狂野,但美学更精练,形式更大胆。「除了传统的文武场,连摇滚乐手都站上舞台,混搭的冲突变得理直气壮,传统和当代似乎没有界线,完全密合起来。不仅戏剧的节奏、故事是蒙太奇,就连声音、语言、肢体动作都是蒙太奇。」

舞台设计王孟超采极简风格,十张桌子和八张椅子搭建出不同场景,多媒体暗示场景和角色心境,把空间留给表演;一条花道从舞台上延伸到观众席,开场时,众英雄就在这里如走「时装秀」般在观众面前亮相、报家门。服装设计赖宣吾从日本浮世绘中撷取灵感,大量精美的刺绣,每个角色的衣服上都有象征的图案,也把头衔绣在上面,造型艳丽夸张,时尚感十足,鲜明地表现人物的身分性格。

《忠义堂》的狂飙能量风靡香港艺术节,颠覆了京剧的刻板印象,更让这个传统剧种完全脱胎换骨。但谈起两岸京剧演员的首度大规模合作,吴兴国坦言,仍有一段路要走:「中国还是比较保守,和上海戏曲学院的年轻人合作,从引导他们把观念打开,激发创意,让他们从老戏的模仿中跳脱出来,到演出后观众的高度肯定,看到辛苦排练的成果。相信他们对于自己的专业,会更尊重,对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能更有自信。」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京剧中的水浒英雄

《水浒传》是北宋时期的古典小说,歌颂了梁山好汉劫富济贫、除暴安良,追求社会正义的精神。京剧对《水浒传》的改编是最完整的,约有七十多出,塑造了不同性格的水浒英雄形象,比如〈野猪林〉中隐忍坚毅的林冲和豪侠仗义的鲁智深,〈血溅鸳鸯楼〉中敢做敢当的武松,〈清风寨〉中耿直鲁莽的李逵,〈扈家庄〉中骄傲自负的扈三娘,〈坐楼杀惜〉中怒杀阎惜姣的宋江、〈时迁偷鸡〉中灵巧机警的时迁等。其他至今历演不衰的水浒戏还包括〈打渔杀家〉、〈林冲夜奔〉、〈浔阳楼〉、〈翠屏山〉、〈大名府〉、〈醉打山门〉、〈丁甲山〉、〈清风寨〉、〈桃花村〉、〈三打祝家庄〉、〈石秀探庄〉、〈活捉三郎〉、〈蜈蚣岭〉、〈狮子楼〉等。(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