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告别2020的几种方式/表演跨年

告别庚子年 与表演一起甩开阴霾

落语师戴开成将演出《宝船浮世》,送走灾厄迎向新年。 (邻人制作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这变化迭起、灾厄连连的一年,让人特别感到与「世界末日」是如此地接近,人们透过封锁与隔离,暂时守住生与死、阴性与阳性的距离,如常,成了奢望。在台湾的我们幸运地走进世界少有的「后疫情时代」,表演可以继续,在这个美好的泡泡里,让我们走进剧场,透过跨年演出,送走灾厄、沉淀反思,也把手同欢,迎接并期盼未来的平安……

2021贺岁系列《戴开成落语:宝船浮世》

2020/12/31  20:00

2021/1/1  20:00

2021/1/2  15:0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3102多功能厅

INFO  02-88669600

 

NSO 美声系列 岁末音乐会「北国钟声」

2020/12/31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2020岁末音乐会「今夜歌剧院很摇摆」

2020/12/31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XXX仲夏夜之梦XXX春梦无痕跨年趴》

2020/12/25~27  19:45

2020/12/30~2021/1/3  19:45

西门红楼二楼剧场

INFO  02-28924861

传说中,逢「庚子年」便重灾不断。

打开维基百科的「庚子」条目,从西元前两百多年的东周记录起,是秦赵长平之战;在以六十年为单位的计数下,近百年的是一八四○年的鸦片战争、一九○○年的八国联军侵华、一九六○年的大饥荒,接下来是二○二○年、也就是今年的武汉肺炎——其影响不止於中国,更祸延世界;既威胁人类生命,也撼动全球经济、政治与文化等局势。过去,常有诸多特异人士提出「世界末日预言」,往往会遭遇时间的打脸;但,仅有少数人真想在有生之年离世界末日这么接近。封锁与隔离,算是暂时守住生与死、阴性与阳性的距离。这一年,活著的人才感受到——如常,竟成为最奢侈的愿望。

在这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刻,我们当然希冀能够再次驳斥所谓的「末日」,让「庚子年」是个无稽之谈。回头来想,这些传言无非是想替这一年的灾祸连连、风波不断找到解释;同时,也寄托当下的「祸」能迎来相伴的「福」,在隔年真正抵达。好在,下半年的台湾走进世界少有的「后疫情时代」,像是全球巡演的《歌剧魅影》仅存台湾场次、国内旅游潮爆发、各种艺术节开始陆续办理等。早期的剧场常有祭仪作用,於是这个时刻的岁末演出,能否成为送走灾难的最佳力量呢?

在造梦的落语师梦里 迎接「初梦」的幸福

「初梦」一词源於日语及其文化,指的是新年做的第一个梦,可以预兆做梦的人未来一年的运势,而梦到「富士山」、「鹰」与「茄子」这几样东西,就是吉利的象徵。日本动画常描述到新年习俗活动,而《我们这一家》中就有一集提到,花妈因过於在意过年前累积的垃圾未丢,导致初梦梦到了垃圾而懊恼不已,最后虽是虚惊一场,也表现出日本人对初梦的在意。

因此,台湾戏曲中心今年的最后一档演出《戴开成落语:宝船浮世》,是以「初梦」为概念、「落语」为形式,取材日本从室町时代起的传说——人们将「永?世?远(??)?眠(??)??皆目?? 波??船?音?良???」这样的回文写在《七福神乘船图》上再入眠;就算作恶梦,第二天早上只要将画放在河上顺水漂走,就会让噩梦与厄运一同被带走。因此,「邻人制作」以此打造七福神「宝船」意象,运用三段落语故事,要将鼠年的瘟疫送走。

担任本次导演与剧本统筹的李忆铢说:「我们选的段子就是个送灾的过程。」她认为,因为多数事情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变化的,就像今年,不管是疾病、政局动荡其实都经过长久埋伏,然后爆发;换言之,任何东西要转变都需要时间,如这次选的段子就有提到人的惯性。她用「酗酒」为比喻(此时,所有人都笑了,因为我们正在小酒馆里陆续点起酒),我们要醉醺醺去面对事情,还是得清醒过来呢?她天马行空地说,酒醉的状态就像在梦里,要清醒过来是困难的,於是想在剧里打造出一个梦境——也就是,落语若是一种造梦或是带人入梦的艺术,那么「落语师的梦又是什么样子呢?」李忆铢笑得灿烂,好像找到了某种幸福,能够这一刻告诉所有人,而这是她想造的「初梦」。

「今夜歌剧院很摇摆」由爵士小号演奏家魏广?(右)领军国内外顶尖爵士乐手上阵,今年的金曲歌后魏如萱(左)也一起参演。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邻人制作再次合作 从无形到有形的多重层次

本次演出的主角戴开成,是台湾唯一的落语师,来自天津,在日本长大,后来到台湾生活。生命过程里的移动与飘荡,带给他的似乎是对传统艺术的自由度,彷若他多穿著日本传统服饰在台北街头走著,矛盾却又不冲突。在日本,落语有不同派别,既是传承也是规范;而在台湾的戴开成相对没有束缚,於是他既与不是落语圈的同伴合作,也更想骑著小50去环岛表演,吃吃喝喝、文化采集,然后挑战古典。他认为,落语这种说书的结构可以使用任何语言,也会因为不同地域的特质而长出东西来,如他现在所在的台湾——他所在意的是:「这个地域的动能,能否用落语的形式表达?」

这也表现在邻人制作前作《盲剑客―见/不见之间》(2019)的跨界媒合,包含李忆铢、戴开成与布袋戏演师郭建甫,除有形式上的多重混合,亦通过盲人的表演,在日式、狭窄的房舍间,开放了我们作为明人所无法感受到的感知模式,挑战习以为常的感官认知。到了《戴开成落语:宝船浮世》,则是以落语为主体。其实这挑战了戴开成过去落语演出的形式,例如:之前的作品往往是落语作为其中一种元素加入跨界演出,其他还有二胡、月琴、电音等,而以落语为主key是比较少的。此外,这次的剧场舞台也远比传统落语演出大上许多,因此李忆铢也将逆其道而行,改变落语演出本来的「聚焦」为「散焦」,想强调的是一种「梦幻感」。

於是,《戴开成落语:宝船浮世》便能够跨越无形(乐师)到平面(绘师)再到立体(偶师),在不同元素共时性的发生过程间,让落语能被多重层次所折射,化作一座宝船,引领我们在梦里跨越灾祸苦难;醒来后,就将抵达全新的一年。

或反思或欢乐 用音乐说再见的两种心情

寒风吹起、大地变装,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心愿,也有说再见的心情。伴随著这段重要关键,身边要响起什么样的音乐?当然要自己选择!

教堂钟声,对许多文化来说是无形,却也是深刻的。不论是为婚礼的、葬礼的、庆典的,或者报时功能的,点点撞击都织进了记忆片刻。钟声在俄国音乐作品中时常出现,拉赫玛尼诺夫又特别为之心醉。《钟》就是他取材自美国诗人爱伦坡的同名诗作创作而成。作曲家以人声融入管弦乐团,从人的出生、成长、历练最后归於尘土的四个阶段。乐曲中穿插的钟声,隐约暗示著人生的各种滋味。穆梭斯基则是对俄国历史相当著迷,《鲍利斯.郭多诺夫》及《霍凡斯基之乱》两部歌剧就是取材自俄国宫廷历史,前者是暴君当政,后者是大臣勾心斗角谋杀君王。难能可贵的是,剧中都能感受到作曲家将俄国乡土的气味、人民的苦难与悲泣写进旋律中,当然,序曲、加冕、死亡的场景中,也能听见钟声神来一笔的渲染。

即使在欧美的新年音乐会习惯以圆舞曲与乐迷同欢,但吕绍嘉从NSO音乐总监任内就一反常态,不演烟火或狂欢式的庆典曲目,反而以更深沉的内容与乐迷分享。今年推出的「北国钟声」也不例外,以钟声串起的乐曲一起倒数,追忆、反思更是回味无穷。

其实,新年音乐会不一定要听古典,进歌剧院与爵士乐一起摇摆也是一个好选择。「今夜歌剧院很摇摆」由爵士小号演奏家魏广?领军国内外顶尖爵士乐手上阵,黄金组合星光闪闪,有「台湾鼓王」之称的黄瑞丰是二○二○年金曲奖特别贡献奖得主,歌迷昵称「娃娃」的魏如萱则是今年的最佳国语女歌手。音乐会复刻「摇摆爵士年代」的风味,以经典的爵士乐曲搭配新科金曲歌后前卫又甜美的声线,为今年的最后一夜妆点美好。

台南人剧团《XXX仲夏夜之梦XXX春梦无痕跨年趴》打造成人版的莎翁经典爱情喜剧,也回应当代的多元情欲和性别认同。 (郑鼎 摄 台南人剧团 提供)

冲破情欲禁忌 莎剧经典大开脑洞

二○一九年五月十七日,立法院三读通过同性婚姻专法《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一年后的台湾,已有超过三千对同志伴侣登记结婚(统计至同婚合法化一周年前的今年四月,亦有两百廿三对同志伴侣离婚)。今年十月,台北同志大游行届满十八年,主题以「成人之美」双关语表现,除针对十八岁公民权的与各世代的「年龄政治」议题诉求,也包含「多元发声」、「认同支持」及「疾病平权」等四大倡议主轴。但是,看似多元、开放的环境,「情欲」(无关任何性别、性取向)仍是禁忌话题,不管是游行过程对於「暴露」的各方争议、从官方体制到家庭教育对性议题的保守都在在表现「性的压抑」——我们也别忘了,在大法官释宪、禁止同性结婚违宪之后的公投,已暴露这样的抗拒。於是,在二○二○年即将结束的此刻,台南人剧团於西门红楼打造《XXX仲夏夜之梦XXX春梦无痕跨年趴》就继续挑战这条禁忌的边界。

从莎剧经典《仲夏夜之梦》取经/精,运用古典戏剧常用的阴错阳差重解也重组人物间的关系,摆脱原剧场景,穿越到同志夜店,将男主角掰弯,并将各种情欲面貌,包含BDSM、暴露野裸、攻受不分等插入,进而打造成人版的莎翁经典爱情喜剧,也回应当代的多元情欲和性别认同。《XXX仲夏夜之梦XXX春梦无痕跨年趴》设计四面舞台,并设置游荡区,让演员与观众有同欢的可能;并且,有酒畅饮,亦有变装歌厅秀,呈现剧名的「跨年趴」效果,於微醺间开放想像疆界。如此猎奇的感官体验,从目前已公布、由李育升打造的服装造型便已可见——这个岁末,将有关不住的情欲扰动。

何不沿线狂欢  告别庚子年

若告别庚子年的方法只有去台北101、参加跨年演唱会,似乎就跟不上这篇文章的脚步罗!

若你不愿意待在北部,则有台中歌剧院的「今夜歌剧院很摇摆」,随爵士乐一起摇摆,以及台湾各地的跨年活动。在台北最精采的是,以捷运为路线,到「西门站」一号出口,前往西门红楼,用《XXX仲夏夜之梦XXX春梦无痕跨年趴》解开情欲枷锁,保证新的一年不再别扭;(也是可以到酒吧喝杯酒啦!但你要成年才行。)改到淡水信义线,则可前往「芝山站」台湾戏曲中心看《戴开成落语:宝船浮世》,在落语里乘坐宝船消灾解厄、迎新纳福;沿线通往象山,能到「中正纪念堂站」,走出五号出口、到达国家音乐厅,在「北国钟声」里享受音乐的洗涤;最后,还是可以去台北101看看最后一刻的烟火,作为二○二○年的收尾。

在大喊「烂透了的二○二○年」后,就让我们一起沿线狂欢,冲破现有生活的框架吧!

指挥吕绍嘉在「北国钟声」音乐会中,以钟声串起的乐曲与乐迷一起倒数,追忆、反思更是回味无穷。 (王永年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