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方夜谭之「漫」劫余生下的卡内基厅 |
思想不短路

天方夜谭之「漫」劫余生下的卡内基厅

有趣的是,帕罗曼本身更喜爱流行音乐,对古典音乐兴趣却不大,曾力主让流行乐重登卡内基厅舞台而引人侧目。2015年他初升任卡内基厅董事长后才8个月,就因内部纷扰请辞,一度让美国乐坛为之震荡。更有趣的是,有生意机会就不放过的帕罗曼,过去居然也曾经手过蔚为美国通俗文化经典的漫威漫画公司!但那是漫威历史上最黯淡的一页,直到脱离帕罗曼的脏手,漫威才开始迈入近十余年的光辉岁月。

有趣的是,帕罗曼本身更喜爱流行音乐,对古典音乐兴趣却不大,曾力主让流行乐重登卡内基厅舞台而引人侧目。2015年他初升任卡内基厅董事长后才8个月,就因内部纷扰请辞,一度让美国乐坛为之震荡。更有趣的是,有生意机会就不放过的帕罗曼,过去居然也曾经手过蔚为美国通俗文化经典的漫威漫画公司!但那是漫威历史上最黯淡的一页,直到脱离帕罗曼的脏手,漫威才开始迈入近十余年的光辉岁月。

前阵子看到一项让我有点讶异的财报数据,就是近年愈来愈夯的国际职业电竞游戏(E-Sports)市场的年度营收,正以大约20%的年增幅成长,预估2022年将逼近20亿美元。但让我讶异的不是这个金额大小的本身,而是电竞商品和票房的实际收入只占总营收不到一成,广告及各类赞助合计竟超过六成!这数据让我感到讶异的点,是它推翻了过去误以为只有曲高和寡的精致艺术才需要靠赞助,流行娱乐靠大量观众粉丝的支持就能赚饱的迷思。

把玩于权贵阶级掌中的精致艺术

话说回来,历史所留下的精致艺术,无论是明年即将揭幕的开罗大埃及博物馆里展出的法老王古文物,或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中国历代艺术瑰宝,或巴赫、贝多芬谱出的古典乐章,其生产之初绝大部分也都是靠王公贵族或上流社会的「赞助」而产生,并无所谓什么票房。幽默地讲,那类作品问世时也有「票房」,只是要被引申解释为当初赞助者个人点头按赞的数量。

时至近代,某些高价的当代艺术品和尊贵的国际古典音乐厅堂,背后也多得靠富豪巨贾支撑。譬如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董事会的前任董事长朗.帕罗曼(Ronald O. Perelman),就是个颇具争议性、身价曾达美金200亿的投机富商,他所涉足的事业横跨重机具、制药、美妆、赌博、娱乐等。帕罗曼自1988年即担任卡内基厅的董事,十多年前曾一次捐赠古根汉博物馆和卡内基厅各2000万美元,后者的受赠款主要供作音乐教育推广之用。为酬庸这位恩公,该厅的主舞台还以他为名,称为Perelman Stage,有时会让不察的观众误以为是指小提琴名家帕尔曼(Itzhak Perlman)!因为卡内基厅的大厅确实是以曾任该厅总裁的20世纪小提琴巨匠史坦(Isaac Stern)命名:Isaac Stern Auditorium。

有趣的是,帕罗曼本身更喜爱流行音乐,对古典音乐兴趣却不大,曾力主让流行乐重登卡内基厅舞台而引人侧目。2015年他初升任卡内基厅董事长后才8个月,就因内部纷扰请辞,一度让美国乐坛为之震荡。更有趣的是,有生意机会就不放过的帕罗曼,过去居然也曾经手过蔚为美国通俗文化经典的漫威漫画公司!但那是漫威历史上最黯淡的一页,直到脱离帕罗曼的脏手,漫威才开始迈入近十余年的光辉岁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