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理想终于可惜 北京小剧场的低迷风景 |
北京鼓楼西剧场因经营压力加上一部自制剧目被勒令停演,导致自制乏力。
北京鼓楼西剧场因经营压力加上一部自制剧目被勒令停演,导致自制乏力。(王泊 摄)
北京

始于理想终于可惜 北京小剧场的低迷风景

北京的小剧场中最重要的四个小剧场:位于东城区的蓬蒿剧场、蜂巢剧场、国话先锋剧场,与西城区的鼓楼西剧场,呈现了文化古城表演艺术的精采丰富,但近期似乎都陷入发展困境:最早创立的蓬蒿剧场负责人揹负巨债正努力苦撑;主打孟京辉作品的蜂巢剧场,其「先锋性」一直停留在卅年前;国话先锋剧场是北京小剧场剧目的展演橱窗,但其经营以出租为主缺乏特色;鼓楼西剧场自制乏力,外租档期多,处于发展低潮期。

by 王泊 | 2018-04-01
第304期 /2018年04月号

北京的小剧场中最重要的四个小剧场:位于东城区的蓬蒿剧场、蜂巢剧场、国话先锋剧场,与西城区的鼓楼西剧场,呈现了文化古城表演艺术的精采丰富,但近期似乎都陷入发展困境:最早创立的蓬蒿剧场负责人揹负巨债正努力苦撑;主打孟京辉作品的蜂巢剧场,其「先锋性」一直停留在卅年前;国话先锋剧场是北京小剧场剧目的展演橱窗,但其经营以出租为主缺乏特色;鼓楼西剧场自制乏力,外租档期多,处于发展低潮期。

望穿冬季,雪在春天到来。在北京,这种期盼、落空、复得的事所在多有,只能习惯。

北京的小剧场算是一道风景,给这座文化古城抹上现代的妆容,北京表演艺术的丰富精彩,这些小剧场贡献良多。就城市特色来说,以小剧场来想像北京是不会错的。

不枉「看戏到东城」这句宣传词,北京四个最重要的小剧场有三个在东城区:蓬蒿剧场、蜂巢剧场、国话先锋剧场,最年轻的鼓楼西剧场则在西城区。这四个小剧场都始于理想,也为北京夯实了戏剧传统的承接工作,可惜的是,目前的发展却都有些美中不足。

苦撑中的实验基地  卅年前的「先锋」

到北京,第一个必须认识的小剧场就是蓬蒿剧场,因为它是中国第一个私人经营的剧场,同时也是这四个剧场中硬体设备最差的,但是,它做了许多别的剧场不敢做、做不了的事,在廿一世纪的北京小剧场发展史中它绝对占最重要的篇幅。蓬蒿剧场二○○八 年 八月成立,位于东棉花胡同卅五号,与中央戏剧学院旧校区只一墙之隔,一栋老旧的小四合院改建而成,老北京的味道。东棉花胡同与南锣鼓巷垂直交错,蓬蒿与嘈杂的观光街有一段距离,确是喧闹中的一方静土。在六七年前南锣鼓巷尚未成为观光街,也没有地铁站时,在蓬蒿看完戏走出来是安静得有点可怕的黑暗,如今晚上走出蓬蒿,则必须穿过人潮仍然汹涌的南锣鼓巷到地铁站,对比强烈。

蓬蒿的剧场是在中庭加盖出来的,座位勉强达到一百,设备也因陋就简,适合工作坊、演读会或小型不复杂的演出。蓬蒿最令人佩服的是从不出租场地赚取租金,这在全中国可能也是唯一的例子。另外,蓬蒿也扶持以孵化原创剧本为职志的「新剧场创作计划」,提供这个计划所有的排练、剧本朗读和演出的场地。北京很重要的南锣鼓巷戏剧节就由蓬蒿自二○一○年发起、承办,前六届都有东城区的经费补助,不但是东城区的招牌活动,也成了北京文化名片之一。这个艺术节广收实验作品,也引进国外创意新作,颇有看头,尤其是第六届开启新生单元,鼓励年轻人的创意能够落实为作品,影响可见。可惜,自二○一七年起,政府断绝补助,房东要卖房子,蓬蒿创办人王翔为了保留这个剧场,揹负巨债,正努力苦撑之中。

蜂巢剧场是先锋戏剧倡导者与实践者孟京辉的专属剧场,位于东直门交通枢纽。这个剧场本是为演出孟京辉经典话剧《恋爱的犀牛》改建,此剧也因为在这个剧场驻场演出,成就了第一部中国大陆先锋话剧演出破千场的神话。蜂巢剧场因为孟京辉个人魅力和《恋爱的犀牛》成为北京的文化地标,各地文青来北京必去瞻仰之地。而演出先锋戏剧竟然也能成为一种商业经营模式,孟京辉现象也是中国仅有的。可惜的也正是孟导演的先锋性,一直停留在卅年前,新作品亦无多大突破,先锋一直处于实验的过程之中。

缺乏个性的展演橱窗  发展低潮的剧场

国话先锋剧场成立于二○○五年,隶属于中国国家话剧院,是这四个剧场中设施最完备的小剧场,而且因为租金合理,技术服务到位,也因此它的业绩最为显赫,可以说是北京小剧场剧目的展演橱窗。可惜的是,它完全以出租来经营,来者不拒,缺乏剧场个性。

鼓楼西剧场成立于二○一四年四月 ,以演出自制当代西方经典剧目的中文版为剧场特色,开幕大戏是爱尔兰作家名作《枕头人》,一炮而红,之后的三部作品也立即成为讨论的话题,很快成为北京重要而有特色的剧场。可惜的是,经营压力加上一部自制剧目被勒令停演,导致自制乏力,外租档期多于自制作品,目前处于发展低潮期。

期待这四个小剧场都能生存得更好,不要再有可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