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表演艺术 线上有约

怎么保存?怎么用? 留住精采当下的更多思考 表演影像的典藏与运用

云门舞集文献室的影像资料典藏区。 (云门舞集文献室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最近因为许多场馆、团队将过往演出记录影片释出,让剧迷乐迷舞迷看得目不暇给,同时也让人好奇,在台湾,这些过往的精采演出哪里找得到?而艺术家、团队又是怎么思考表演艺术影像的典藏呢?记录的当下,其实就需思考未来的保存与运用的可能,是当下的推广?未来的教育?还是历史的见证?

表演艺术的现场感,在当场当下发生的感动,是令观众再三回味的经验,却也是演出保存最挑战之处。若现场感无可取代,那么如何能在最大限度下,保存最多的精采?在技术和摄影问题解决后,另一个问题是,该如何保存留下来的记录呢?

疫情影响,也让许多剧场释出过往的精采演出,让观众可以在家藉由网路收看。这波宅在家的艺术飨宴,也不禁让人好奇,有哪里可以寻找过往的台湾表演艺术演出影像记录呢?

位在台北国家两厅院的表演艺术图书馆,典藏著许多过去在两厅院演出的主办、合办节目资讯,扮演两厅院的文献典藏角色。预计於今年中整修后,整合国家表演艺术中心旗下三馆的资源;而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也有丰富的馆藏,台湾音乐馆的数位典藏也加入了中央研究院的「开放博物馆」计画(注1,可从藏品中找到台湾音乐作品的演出记录。开放博物馆的设计,也让数位策展成为可能,使典藏利用可以更有创意。

创作者对演出记录保存的态度

除了公部门资源之外,艺术家、演出团体,甚至学术单位又是如何看待演出纪录的保存呢?

十七年来在中央大学设置、经营「台湾现代戏剧暨表演影音资料库」(注2的周慧玲特聘教授坦言,对於演出是否留下记录,艺术家也有不同的立场。若作品只演出一场、一个周末,若无录影,之后也没有重演,日后想要寻找,恐怕也难以回溯影像,只能靠著文字描述来揣想。从学术的角度思考,如果看不到演出记录,就只能以二手和三手的资料传统的文本分析,还有多少作品没有被讨论,难以得知。

对於创作者、演出团队来说,必须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要留演出影像?哪个作品要留?又甚至在同一作品演出多个版本时,哪个版本值得留存,目的为何?在文献保存、数位典藏都相当有经验的云门舞集文献室主任陈品秀指出,「表演艺术是活的东西」,持续创作及演出的艺术家,会做出新的东西,那典藏要如何跟上创作的速度呢?典藏人员也必须在演出和制作的过程中,去思考什么该留下来。

陈品秀表示,重要的是团队必须思考自己的「核心文献」是什么?演出记录即使不比现场演出,仍可以百分之九十呈现现场的样貌,再由此去追溯。接下来还要思考:怎么做目录与分类,保存使用的器材跟形式。除了演出记录之外,影像的收藏还可能包括艺术家受访的影片、艺术家手稿、服装或舞台设计的图稿、乐谱、节目单、评论及报导等等,也都会是重要的典藏品。「演出不是独立存在的」,陈品秀说,这些相关的典藏资料,也会有助於理解创作的美学,以及当下的脉络。

典藏的设备及媒材

如果是演出影像,需要在制作时就考虑其典藏用途,以及储存媒材的特性。例如以HD+4K的储存方式来说,对光线敏感的特质,就表示舞台灯光,甚至人员化妆,舞台的化妆装扮跟电视的化妆装扮,是两种不同的化妆方法。都必须随著这项特性来调整。若想得到比较好的效果,就不会是把原本剧场的设计,原封不动地录下来。在影片后制时,也需要直接储存典藏品的诠释资料(metadata,又译后设资料),以便文献目录的归档,有利后续的查找,也呈现记录的价值。剪接还包括声音及影像的部分,哪边要上字幕,例如演出者有谁等,以利日后可以回溯及查找。周慧玲也认为,诠释资料也是影音典藏的价值所在,也是其与影音串流不同之处。

将演出拍摄、录影留存并非新鲜事。周慧玲指出,早年以录影带留存的演出影像,常遇到没有机器无法播放的问题,藉由数位典藏计画的转档,也可以将原有的类比式磁带(如Beta、VHS)转换成为数位格式,避免日后无法读取的状况发生。而随著储存格式转换,馆藏档案也会需要升级保存的编码格式,尽可能维持影音资料原本的品质。

拍摄的设备、典藏使用的器材与材料,也会影响资料的品质。而数位拍摄之后的母带档案,也可以选择用硬碟、磁碟阵列、蓝光片的方式储存,同时典藏时也必须思考异地备援的备份问题,或是储存在云端伺服器。物理性的储存空间,在温湿度和光线上,也必须有所控制。以云门的文献室为例,除恒温恒湿外,日光灯管也加装套子,避免紫外线的干扰。

「台湾现代戏剧暨表演影音资料库」网站。 (取自网路)

典藏资料的管理与呈现

典藏之后的资料管理与呈现,是多方专业的结合。国科会(现科技部)自一九九八年起,便陆续推动数位典藏的相关计画,如博物馆的数位典藏,后续政府跨部会进行数位典藏与数位学习国家型科技计画,也提供学术单位与艺文团队、典藏机构合作,将藏品数位化的过程(注3

以云门舞集的数位典藏计画为例(注4,合作的交通大学图书资料库提供数位化建置的知识跟协助,云门文献室的影像转档设备建置会跟技术厂商合作,藉由国科会与交大的合作,云门舞集的数位典藏也得以用「异地备援」的方式备份储存档案,并且在去年技术升级,提供更方便流畅的技术查找。

然而政府计画最常面临的困境,便是计画到期结束后,预算也没了,辛苦建立的资料库变成化石,难以更新。周慧玲表示,资料库最怕如此,也因此尽量找资源让「台湾现代戏剧暨表演影音资料库」持续维护更新,提供建立脉络的功能,让研究不限於文字,可以做更多原创的研究,特别也在资料库上,提供一分钟的演出片段给阅览者参考,可以进行更深入的分析,也希望能吸引更多人投入剧场史的研究。从初始的一百多笔累计至今,授权典藏已有七百笔。资料库也从二○一九年获得文化部两年期「台湾现当代戏剧史资料库建置与营运计画」的支持,让网站能够更新,升级保存编码格式,搜寻引擎架构跟资料串联的路径等,也让浏览更为顺畅。

而资料如何开放阅览与使用,牵涉到创作者对於影音材料如何授权使用的想法,也考验典藏资料管理人的沟通协调。本身也是创作者的周慧玲,表示表演记录典藏与利用的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取得版权授权。而提供公共使用同时,也必须做好资料保护,避免盗版的状况发生,侵害著作者的权益。

站在团队的立场,也须考虑对於演出记录后续的公开使用,包括提供民众阅览或未来可能的重制、公开传输等。陈品秀提醒,一开始便要做好合约管理,并注意著作权法的规范。尤其,以舞作中使用的音乐为例,音乐版权的授权范围,甚至收费等,都是典藏品再使用时需要考虑的内容。使用细节上也要多留意。例如公开播放有哪些地域范围、放映次数几次等,如果没有经纪公司协助处理,团队便需要特别留意。

典藏与利用的未来想像

以影像的典藏而言,台湾的影视资料已有国家电影中心(未来的国家电影及视听文化中心)担负数位修复及典藏的重任。而表演艺术的典藏,是否适合由单一机构负责,仍有讨论空间。周慧玲认为,大型资料库的建立与现有资料的转移需要审慎考虑。个别资料库都有其流通方式与性质,典藏处是否能够做出适应这笔资料的机制,做适当的阅览、借阅的安排,仍须妥切思考。她建议场馆在规划节目的同时,就规划自己的数位典藏。可由公部门的场地先去做这件事,有机会建立联合目录,再尝试跟民间合作。

而陈品秀则认为经费足够的情况下,由专人保存,统一管理资料会较为齐全。在此之前,若能标准化建档时诠释资料的格式,让有意建立自己数位典藏的演出单位也能依照格式建立目录,将有助於日后典藏资讯的查找。

思考典藏利用的问题之一,是如何为表演艺术在演出结束之后,持续增加产值?周慧玲曾尝试在中央大学的黑盒子表演艺术中心的《表演台湾汇编:剧本,设计,技术,1943~》电子书中,收纳一定比例的影音资料,让读者除了从文字描述想像之外,还能藉由连结实际观看。类似的想法,曾在英国的国家剧院出现,以数位节目单的方式,将访问影片和照片说明整合为应用程式中让使用者下载,成为观赏前后参照的工具之一。而在典藏资源的教育用途方面,周慧玲借镜美国 Electronic Arts Intermix 的教育资源租借经验,提出若未来或可提供video-on-demand服务,将可提供更多教师将典藏作为教材之用(注5

除此之外,数位科技发达的台湾,或许也可以思考引进跨部门资源,例如数位转档、资料库的建构或是影像应用,可成为表演艺术内容开发的助力。以英国为例,Association of Performing Arts Collections 协会成员包括剧场、学术机构、商业剧院、博物馆、图书馆、私人典藏等单位,透过资源和专业经验分享,让表演艺术的典藏更加完善,也为文化的传承有更多可能。

幕落之后,剧场关闭之时,表演仍能走进教室,走进书房与客厅,延续它的影响力,继续与观众产生连结,演出影像的保存,也让这一切成为可能。未来的发展,与更多形式的利用,亦值得拭目以待。

注:

  1. tmi.openmuseum.tw/
  2. www.eti-tw.com/
  3. 「数位典藏与数位学习国家型科技计画」已於2012年年底执行完毕,相关成果可见「数位典藏与数位学习成果入口网」(digitalarchives.tw/)。
  4. archive.cloudgate.org.tw/
  5. www.eai.org/,另参照英国Association of Performing Arts Collections (performingartscollections.org.uk/)。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9期 / 2020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