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与悼念 In Memoriam

悼念香港资深乐评人 热情的笑颜XX周凡夫

周凡夫,2020年摄於布达佩斯。 (周凡夫夫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7月7日晚间,资深评论人周凡夫(原名周卓豪)因肾衰竭病逝於香港威尔斯亲王医院,享年71岁。

周凡夫曾任国际演艺评论家协会(香港分会)副主席,40多年来从事艺文写作孜孜不倦,出版过音乐与文化评论相关书籍十余本。对香港艺术界,特别是音乐界贡献卓越。评论横跨各表演艺术领域,文章不但散落中港台澳,对於艺术政策等研究更有独见之明。2005 年获颁民政事务局局长嘉许奖章,以及 2011年获港府颁荣誉勋章,以表扬他长期积极推广古典音乐及艺术欣赏所作的非凡功勋。

周先生长年为《PAR表演艺术》杂志撰文,为台湾读者带来於各地参与艺文活动的观察、分享与见解,字字珠矶备受推崇。感念他的付出,本刊特邀指挥家暨音乐学家张己任为文纪念,回忆其熟识点滴,从一场音乐会里,纪念他为人的热情。

6月14下午在香港的周凡夫传了这张在1981年我跟他全家在香港出游的相片给我。当时偷懒没有及时回覆他,没想到时光飞驰,一下子就过了三个礼拜,7月7日却传来周凡夫病逝的消息!

看著这张照片,不知怎地,照片的影像模糊起来,心中却感到那时在周凡夫家中时的温馨,一起出游时的欢乐,他那永远带著广东腔的声音;眼前也浮现他家老大Ken那时带著几乎遮了半张脸的眼镜、以及满脸稚气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的模样、嫂夫人的亲切、还有周凡夫那张永远让人觉得在微笑的容颜……

1981年我仍住在纽约,会到香港,是再次应邀客席指挥香港的「泛亚交响乐团」,这场订於7 月5日在香港大会堂演出的音乐会,除了是「泛亚交响乐团」成立五周年的纪念音乐会以外,还是一场以「台湾」作为主题的音乐会。更特别的是在这场音乐会中演出了因为政治因素被尘封了将近40年的台湾作曲家江文也的《台湾舞曲》!那是40年来,这首乐曲重新「出土」的第一次亮相!而且也同时把当时享誉日本及台湾乐坛的台湾籍女高音邱玉兰介绍给香港的音乐界。而以「台湾」为主题,却与周凡夫有密切的关系。

虽然早在一年前,我已接获「泛亚」的指挥邀约,但由於诸多原因,演出内容却要到当年的5月才有较明确的决定。当时的节目原定为马水龙的《义侠廖添丁》组曲、马思聪的《山林之歌》、江文也的《台湾舞曲》,以及由邱玉兰担任独唱的义大利歌剧选曲。虽然对这个曲目一直觉得缺欠平衡,但当时并没有想到更好的改进方案。

6月中旬,我抵达香港的那一天,打了通电话给周凡夫,原本是问个安的电话却讲了一个半小时,在电话中谈到了曲目的缺憾。言谈中,他说:

「在海外,一般对台湾的管弦乐作品仍然是十分陌生的,以我上次到台湾的接触与印象看来,我相信台湾这几十年来一定培养了不少优秀的作曲家,可是在香港,却极少知道这些人的作品,目前在海外的指挥家中,对台湾的作品有了解、而又愿意把台湾作品有系统地介绍给海外听众的人,目前好像只有你一个!你何不把这场音乐会变成一个以台湾作曲家与演奏家为中心主题的音乐会呢?其实你的曲目已经表现了这个意向,只是你自己可能还不曾查觉到。」

1981年,张己任与周凡夫一家在香港一同出游留影。 (张己任 提供)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虽然当时已近子夜,我仍然立即拨电话,与「泛亚」当时的团长丘健华先生及音乐总监叶惠康先生,商谈更改曲目事宜,他们两位都十分赞成这个构想。在电话中几经磋商以后,我决定用郭芝苑的《民俗组曲》取代马思聪的《山林之歌》,而且在下半场加入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来平衡台湾乐曲的长度。

这样,曲目在上半场,就包括了台湾三代作曲家的作品,当时40岁的马水龙、60岁的郭芝苑以及70岁的江文也:下半场是台湾籍的邱玉兰演唱、而指挥则是来自台湾的我担任。於是,一场以台湾作曲家及演奏家为中心的音乐会,就这样史无前例地在香港的音乐活动中产生了!而这都是因为周凡夫的一席话。

音乐会后,江文也的音乐、江文也的人生理所当然成了话题中心,乐团中有许多是中央音乐院毕业的学生,他们在校期间从未听过这位在日本出名、出色的作曲家江文也,更不知道江文也的《台湾舞曲》得过奥林匹克奖!团长邱健华还是江文也的同事,也分享了一些有关江文也的「趣事」,而周凡夫也问了我有关江文也的种种。让我意外及感动的是,音乐会后约半年,周凡夫因出差到中国大陆、特别绕道到北京去探望当时仍卧病在床的江文也。回香港后写了一篇有关江文也现况的报导,文中也为江文也的际遇大抱不平。

在70年代后期认识周凡夫时,就注意到他每天孜孜不倦地写有关音乐的评论、报导,而且篇篇都很有见地。虽然他并非音乐相关科系出生,也不靠写稿维生,只单凭一股热情与毅力,就专注在音乐评论的世界里。那时就想,如果他一直有如此热诚不停的写下去,不久一定就会成为香港音乐界的意见领袖。几年后果然如我所预见……

回过神来,想起与周凡夫上次在台北相聚时,在座的还有林乐培先生,聚会中谈起香港的吃,周凡夫立刻如数家珍般地述说起来,我说我还是很怀念屯门的鹅肉,周凡夫想也不想地说:「下次来香港,我们再去屯门吃鹅肉吧?」只是每次想起这个鹅肉之约,周凡夫那微笑的容颜总会在眼前先出现……那是四十多年前我们初次见面时共进晚餐的地方!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14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