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二) Focus | 寻找商机?剧场存活的下一道解方

沉浸体验 让观众惊喜、让产业欢喜? 访「惊喜制造」陈心龙与「进港浪制作」洪唯尧

陈心龙和洪唯尧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近年来,「沉浸式剧场」成为表演艺术界的热门关键字,也吸引新的观众群。沉浸体验的热门,似乎也反映现代科技社会高度线上与虚拟化后,参与者对於体感的复返需求,不只是要购买经验,更期待著体验强化,让沉浸娱乐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实境乐园。而当本即结合灯光、音乐、舞台与文本等表演媒材的剧场亦一起沉浸,是否能为尚无法产业化的表演艺术界找到新的生机?剧场是否能乘著沉浸式体验的旋风,让艺术和娱乐商业结合?就此提问,便不得不将眼光投注向体验设计公司「惊喜制造」陈心龙与剧场团体「进港浪制作」洪唯尧近年的合作。

自2015年惊喜制造成立开始,便连续推出《无光晚餐》、《一人餐桌》等活动,放大日常的惊喜,将体验结合餐饮,创造出新的商机。设计体验的想法来自共同创办人暨创意总监陈心龙在伦敦求学的经验,希望能让创意在城市发生,提供不同艺文选择。而作为惊喜制造共同创办人的他不是没有基础地做梦,经过市场调查发现大众对於餐饮消费的高度投注,远胜过艺文活动;因此,目前几档体验设计,饮食都被涵括其中,再经由有趣的包装转化,提升消费体验意愿。

2019年当团队有了《微醺大饭店》体验结合剧场的构想后,陈心龙开始寻找合作导演,并在友人推荐下认识洪唯尧。「一见面聊天就知道是他了!」而洪唯尧也觉得好玩、跃跃欲试,於是开始两人的合作。第一次的合作相对匆促,团队先决定行销方向与内容核心:酒、遗憾,以微醺探索自己;而洪唯尧只有3个月的时间完成「命题作文」,两个团队也因此有段磨合期,共同摸索剧场式活动的执行可能。

两个团队分工互补,惊喜制造负责拉制作框架,进港浪制作则专心创作。陈心龙表示一开始并不知道什么是「沉浸式」,只是因为刚好这个词流行起来,方便客群理解。「沉浸只是后设的解释,最初的核心是体验,有剧场、有参与的体验。是喜欢体验,所以设计上是使用著流程,让它好玩。」像是餐点准备有前菜、主菜、甜点,制作上则是去考虑执行历程:报到、实际参与,以及离场回馈,再逐步分拆去想可以做什么、让事情更有趣。对他来说,此即B2C(Business to Customer)的做法,不是让观众更沉浸地去思考,而是去优化过程。洪唯尧也认为,「沉浸」其实就是策划活动的人照顾所有细节的方式,无意间再被剧场吸收结合,以进一步服务观众。

《微醺大饭店:1980s》 (惊喜制造 提供)

建立新的游戏机制

这也是在沉浸式剧场创作和一般剧场的最大不同:「最重要的是,把观众想进去。」因此洪唯尧会仔细设定观众参与的立场,以及观众和所有东西的距离。像是先确定观众跟故事和角色的关系,再决定互动的方法选择,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让观众可以好好活在其中。所有的展演流程设计都是从和观众的距离开始,再产生对应的游戏机制。对他而言,「游戏机制不一定是游戏,而是让观众知道怎么在里面活著的方式。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游戏规则,游戏规则愈清楚,参与的观众会愈自在。」像是为出国做准备,愈熟悉规则就会愈有安全感,因此无论在演出或体验互动上都需要让规则清楚。当观众过度参与或太过疏离时,洪唯尧都会检讨自己,是否游戏规则不清楚、或是指引不清楚,让观众不知道怎么面对而感到尴尬。

和演员的工作亦然,虽然因内容需求、应对方法而不同,但整体而言,所有表演都是与互动观众产生的,不是角色独白而已,而是跟观众进行对话分享。「最重要是把观众纳进去,这样就不会自成风格,要把观众镶进去,毕竟表演者和在同一个空间与时间中。」共同找到能纳入所有人的方式,是两人这几年下来的共事心得,表演、制作面上皆然,尤其要做定目与长期的演出。「时间」是其中的重要因素,时间一长,就会面临品管与维持的问题。

《明日俱乐部》和《微醺大饭店:1980s》都设定要连演1年,只可惜《明日俱乐部》因为疫情影响而停止。陈心龙看到定目演出对产业发展的重要性,因为有长期演出才能建构场馆,也才有资金给予更多工作机会。惊喜制造发展的沉浸式剧场,就是邀请观众把吃饭、看电影的钱都投注进来。虽然娱乐产业的发展不是惊喜制造的公司使命,但他对此有所期待。然而,虽然定目演出或能稳固剧场产业,但洪唯尧也坦承有执行上的压力。定目表演对演员来说是比较稳定的工作,但一般剧场习惯的是排练两、三个月,再撑一周演完的短期工作方式,当演出期拉长,更需注意表演者的专注与体力调配,还可能要一直调整修戏,心会一直悬在演出上。不过4年来,两人也学会取舍放手,并且提早建立工作清单、采行更清楚的分工机制,减少沟通与回报的困境。

《微醺大饭店:1980s》 (惊喜制造 提供)

艺术创作与商业娱乐的距离

沉浸式剧场会是剧场与艺术商业结合的解方吗?两人的对话不约而同指向艺术本质与艺文环境困境。陈心龙觉得现在的台湾已经比5年前好,整体文化活动的需求度有提升,并且开始生活化。

面对需要安全感又需要被制造惊喜的观众,陈心龙表示行销就很重要,「我们很努力尽量解释清楚,往通俗市场包装,让观众知道我们在干嘛。」在这几个作品里,行销也是创意设计的一部分,在前期就需与导演一起工作讨论,且影响网站、演出影像的建构。而这次的《微醺大饭店》,其实还没有打广告前,第一阶段的票就已经售罄,主要都是两团的老观众支持,这部分收入也足以让制作收支平衡,并累积体验口碑,而能赚多少,就要看7月后的观众反应了。

不过,目前台湾的剧场创作多依赖官方补助或艺术节、场馆委托制作,当演出期只有一周时,就很难有所累积。所以,虽然沉浸式剧场带入了新观众群,但洪唯尧仍相对悲观,毕竟关注表演艺术的人数还是差不多,而看戏习惯也影响到创作习惯,形成体制的循环困境,甚至只能忙於创作而无法顾及制作与行销面向。另一个问题则是回到,剧场和商业娱乐是否有办法结合?

「大家一定都想过制作商业和艺术没有距离的作品,但这也表示两者其实还是有距离,不然大家不会用这些名词:『你这个很商业』,或是『我希望商业一点』,或是『商业和艺术结合没有不好』。」这几年的实践,让洪唯尧深刻体会艺术和商业还是有根本性的不同,「商业娱乐是从观众角度来思考作品。艺术作品则是从我自己出发去跟人对话。」但他不否定两者仍有结合的可能。但当创作者想要复制成功经验时,或许就不是全然的艺术了。这无关作品好坏,而是思考路径的差异,因为商业可以被复制,但艺术性是从创作者出发,而非市场接受度。

不只是沉浸的未来

有趣的是,即使已经合作了3年,共同发展了《微醺大饭店》、《明日俱乐部》、《微醺列车》与《微醺大饭店:1980s》4个作品,但两人都没有觉得自己是在做「沉浸」,不约而同提到「沉浸」只是他们所选择的一种形式。洪唯尧希望继续挑战沉浸式剧场,但作为创作者,「沉浸」只是他的一个选择,并不希望被定型。而陈心龙虽然肯定现在「沉浸式」一词泛滥对於市场沟通的便利,但也就是一个词汇。

目前惊喜制造也在进行另一个型态的空间尝试《WHEE!下来玩》,朝他想推动的大型游乐园努力——藉由持续产出有启发性的娱乐体验,找到让市场接受与相信各种可能的体验,而因为市场相信,创作者也能做出各种新的体验,进一步去建立PK创意极限的城市。或许在这样的城市里,剧场也才能够有一席之地。而因疫情暂停的《微醺大饭店:1908s》,也会在9月后进行优化,继续开门。

陈心龙 (林韶安 摄)
洪唯尧 (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04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