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脑海里的旋律

爵士、古典名家凯斯.杰瑞特的难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古典钢琴家会把重点放在「如何演奏」:对他们来说,指法的选择非常关键,因为这关乎他们是否能完美展演技术,将个人的诠释做出极致表现。

做菜时,我特别喜欢听凯斯.杰瑞特(Keith Jarrett)的《巴赫平均律键盘曲集》和《科隆音乐会》,前者是古典里的极严谨,后者是爵士中的最即兴,太适合需要纪律也少不了创意的厨事时光。古典和爵士两相碰撞、交叉相伴,对於喜欢大江南北各种菜式,又爱它们之间激发全新火花的我来说,近乎完美。

不过大师本人可不这么想!一场访谈中,记者问他能不能在同场音乐会演奏爵士乐,也演奏古典音乐,凯斯.杰瑞特直接了当回答:「别开玩笑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即便从小接受正统古典音乐教育,后来又成为爵士名家,同个场子二合一似乎强人所难。大脑神经科学家也证明凯斯.杰瑞特绝非推托,找藉口不接受挑战,因为爵士脑和古典脑本来就是金星和火星,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几乎不可能同时进行。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Max Planck Institute)莱比锡分部的大脑科学家对这个现象进行实验,结果显示,即便演奏同一首曲子,爵士钢琴家和古典钢琴家的大脑有截然不同的反应。「风格是最大的关键:爵士强调创意和即兴,古典讲求技巧与诠释,为了因应两种音乐类型,演奏家的大脑建立出不同的动作计画,做出不同的决策,要互相转换是非常困难的。」研究团队这么解释。

古典和爵士钢琴家之间最重要的区别,在於他们弹奏时计划动作的方式:科学家表示,暂不论爵士或古典,钢琴家得先知道他们要「演奏什么」与「如何演奏」——what to play「演奏什么」也就是他们必须按哪些琴键,how to play「如何演奏」也就是他们该怎么使用手指——至於两者孰轻孰重,音乐的类型便影响了计划动作的比重。换句话说,古典钢琴家会把重点放在「如何演奏」:对他们来说,指法的选择非常关键,因为这关乎他们是否能完美展演技术,将个人的诠释做出极致表现。另一方面,爵士钢琴家则专注於「演奏什么」:他们随时准备好要即兴,也时时保持能做出调整的最大弹性,这样才可以创造出前所未见、无法预演的擦撞与火花。

研究人员找来30名职业钢琴家——受试者中有一半从事爵士钢琴演奏,另一半则是专职古典钢琴手——并借助脑电图(EEG)进行实验,调查外显行为和大脑神经连结的关系。过程中,受试者在电脑萤幕上看到一只手在钢琴上演奏,演奏内容包括一系列和弦以及指法错误的和弦;受试的职业钢琴家必须模仿这只手,并对不规则弹奏做出相应的反应;受试者的大脑信号则透过头上的脑电图传感器记录。同时,为了确保没有其他干扰信号,整个实验使用静音钢琴在无声环境中进行。

结果显示,爵士钢琴家在弹奏时比较能灵活规划和弦,脑电图也提供了神经传导证据:当研究者要求他们在标准的和弦进行中演奏一个不在规划中的和弦,比起古典钢琴家,爵士组受试者能更快地重新规划动作,面对接下来的测试时,也有更好的反应。古典组的受试者则另有强项:当他们面对不寻常的指法时,展现了较高的操控力,古典组的大脑也对指法表现有较强的反应,模仿和弦序列时也比较不会犯错。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的计画证明了人类大脑可塑性是很高的,可以精确地适应环境与行为需求,主持计画的萨姆勒博士(Daniela Sammler)表示,目前科学家的研究版图只限於西方音乐,但若想更近一步了解演奏音乐时大脑中发生的细节,仅仅关注一两种音乐类型是不够的,「就像研究语言一样,为了了解人类语言的共通机制,采样不能只限定於几个特定的语种。」

之前提到的访谈中,凯斯.杰瑞特其实用了非常接近大脑神经科学的概念回答问题:「关键在於回路,因为我的系统需要不同的回路来处理这两件事。」古典和爵士的切换,真的不只是明太子义大利面或鲜虾凤梨披萨,让创意在锅铲之间交融,最后达到舌尖上的世界大同。当爵士遇上古典,一点也不容易,甚至让大师为此伤透脑筋。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