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生祥乐队的原乡音乐路 在美浓 用客语唱世界的歌

(山下民谣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林生祥用母语客家话写了一首歌,歌词描绘著美浓地区、以及母亲的农家日常。「速度很快,一下就写完了。」他说:「那时就惊觉到,原来用自己的母语来思考、写歌,可以这么流畅……母语创作对我来说最自然,唱歌也是最自然。」就这样,林生祥在美浓家乡,找到属於「唱自己的歌」的原动力,以及日后音乐创作的发展方向……

2021TIFA 生祥乐队《我庄三部曲》演唱会

4/16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https://www.opentix.life/program/1313391826965639170

1962年《联合报》新艺版「乐府春秋」专栏中,台湾民族音乐学者史惟亮抛出关键性的问题「我们需不需要自己的音乐?」开启后续台湾音乐家对於追寻土地之声的众多对话。同年7月,作曲家许常惠以〈我们需要有自己的音乐〉一文作为回应,响应著根植台湾历史背景的音乐文化。随著每个时代的社会更迭,将事件、人文、自然风景编写进音乐的叙事从不间断,扎实诠释每个当下,更间接记录著人们的音乐聆听习惯。

1970年代后,强调「唱自己的歌」的民歌运动银色浪潮翻涌,1980年至90年「新台语歌谣」风气兴起,从陈明章、黑名单工作室等歌手纷纷唱出宝岛风情,到林生祥开始思考起「原乡」所给予的养分,并拾起自己最熟悉的方言——以客家母语、福佬语歌唱,乐曲中的每个脉动充满气息与画面,信手捻来将原乡人、事、物成形成韵,一路自组乐团历经观子音乐坑、交工乐队、生祥与瓦窑坑3、生祥乐团,坚持到现在的生祥乐队,透过音乐体现这片土地的美好。林生祥旋律下所关怀的时代、人物、乡土风情也或许是作为观众的我们,一个最珍贵的启发与参照。

方言入乐  共享父母辈的美学经验

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林生祥用母语客家话写了一首歌,歌词描绘著美浓地区、以及母亲的农家日常。「速度很快,一下就写完了。」他曾在接受其他专访时回忆:「那时就惊觉到,原来用自己的母语来思考、写歌,可以这么流畅。用国语的话,我要一直想一直想,但母语不用转换,『啪』一声直接就出来了。母语创作对我来说最自然,唱歌也是最自然。」(注1)当下,林生祥在家乡,找到属於「唱自己的歌」的原动力,以及音乐发展方向雏形。

2017年,当生祥乐队为菊花夜行军15周年纪念演唱会登上台北国际会议中心舞台时,他的父亲某天半夜在台北的旅馆走失,林生祥与家人才惊觉到父亲出了状况,后来诊断出父亲患有阿兹海默症。这三年来,林生祥观察到生性静默的父亲会在家里哼唱童年时的歌谣,同时混搭客家山歌,如〈茉莉花〉与客家山歌旋律混在一起后,「歪歌」(注2)成分出现,他便模仿父亲哼唱一段「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啊小姐啊真漂亮……」所以在创作《野莲出庄》专辑时,他也就试图连结父母亲过去的生活场景、音乐美学,希望藉此娱乐父母。

有一次过年时母亲脚受伤,不方便走来走去张罗饭菜,过去习惯於母亲好手艺的他,一个念头油然而生,「家族兄弟没有人要继承妈妈的好手艺,不然我来!」接著他许愿每写一首《野莲出庄》专辑中的客家美食曲目时,就跟妈妈学一道菜,但都没成功;后来某次在跟某位文学家聊天时,他为自己的中途放弃学习找到解套:「创作人有行政(备料)恐惧症!」虽未继承厨艺,但这张专辑放入过去没运用到的民谣素材,用B级音乐(注3)快炒熬煮出美味客家料理。

(山下民谣 提供)

民间乐器入乐 勾勒土地情感

1998年,林生祥决定回到美浓。当时透过友人钟永丰的介绍,认识了说唱艺人陈达的音乐——主要以月琴演奏、加上故事说唱的表演形式。有一回,他俩为了准备上客家八音课程而到凤山的乐器行挑选唢呐、锣鼓、胡琴,当时他们看到墙上挂著月琴,钟永丰问他会不会弹奏,林生祥反问「那叫什么?」原本已买好乐器要离开,钟永丰又问「你不看一看(月琴)吗?」在他拿下来试弹后,又被问「你不买一把吗?」就这样在半推半就下,林生祥勉强问了老板娘月琴的价格,听后心头一惊:「才两千块!我就算不会弹,买回去摆著也好看啊!」当下就把月琴一起带回家。由於接触陈达的弹唱音乐,林生祥便开始学习月琴、并融於创作与演奏中。他回忆:「因为我小时候没有弹奏过乐器,所以无琴格对我来讲会是件困难的事,大部分会弹有琴格的乐器……唢呐是因为我自己操作过,大概知道会有什么事情跑出来,就为唢呐写旋律,是比较偏客家八音的旋律。」

因为没有正规地学过乐器,林生祥与乐手们是以「乱玩」作为动力与开端、再以「乱搞」精神创造新乐种,他回想当时录制《我等就来唱山歌》时,林生祥便跟鼓手说「我就先录下去了喔,我跟你讲,现在鼓就在那里,你自己去即兴看看能不能弄出来」,然后「啪!」当下就激荡出令人惊喜的成果。因此,传统乐器的专业技法不见得成为他们的演奏上的必备,但在透过理解地方音乐文化的概念后,却能开发出很多新的可能。

(山下民谣 提供)

传统文化入乐  服务社会运动

在遇到人生第一个创作低潮期时,林生祥结识了钟永丰,当时刚从美国念完社会学硕士返台的他对著林生祥说:「你没有真正地在社会历练过(社会化),所以你不知道要做什么。」於是林生祥便随著李永丰步伐返回美浓。在最短时间扩展人脉,当时认识了许多政治人物,如里长、镇民代表、立法委员,以及艺文圈人士,脑子里累积了许多社会资料库,如各种职业别,并同时学习表达方式。这是他人生的重要契机,也是开始社会化的过程。在重新启动创作时,他发现:「音乐开始有辨识度,是在《我等就来唱山歌》时。」这张专辑的音乐记载并介入当时美浓反水库社会运动的作品。创作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得让音乐运动起来,将客家八音、客家山歌写入作品,希望音乐能够与当地的关系彼此紧扣。1999年后,台湾乐评人给予这张专辑高度肯定,更成为台湾民谣乐种通往21世纪的新地标。

早在风潮唱片陆续发行原住民音乐采集系列、恒春民谣之前,林生祥就常南下恒春等地进行田野采集,1998年特地拜访恒春民谣演唱家朱丁顺等经验,与后续理解到恒春民谣的传承与流变。他说:「我们庄头里,姑姑听到我们的创作,她也会跟著唱出客家版本的《思想起》。」在文化本质中,民谣的特性在於口耳相传并具强烈交流能量,地缘上的人文互动与移动都会被使用,如恒春民谣《牛尾绊》的旋律其实也与客家歌谣相似,因为地区邻近,在平易近人的风土特质交会下,易於传递与相融合。

林生祥过去创作脉络中,也常与台湾文学家合作,例如与同为客家人的作家甘耀明 合作过的童谣,从小说中的故事汲取文字创作成10首歌曲。另外,《围庄》专辑中,特别商请吴明益创作文案,为这张以石化工业与台湾人民生活交战的音乐内容带出更深层的人文叙事。「原乡」形貌的色泽与纹理,对於林生祥来说,是对於日常生活的细微观察、是对社会议题投注关怀,具广度并富含同理心、包容性,用音乐保护台湾每一寸土地,凝聚你我心中的在地连结。

注:

1.      摘自查映岚《用力保护我们吸进的每一口气—林生祥访问》。https://charyinglam.wordpress.com/2018/06/06/用力保护我们吸进的每一口气%E2%80%8A-%E2%80%8A-林生祥访问/

2.      意指歪搞歌曲,让原曲歌词或旋律混搭别曲,产生娱乐效果。

3.      B级音乐的概念是林生祥跟女儿看《蜡笔小新:超级美味!B 级美食大逃亡!!》所获得的灵感。因《野莲出庄》曲目以在地食材为题,并将「B级料理」概念套用於客家料理,并意指不使用高级食材、亲民的菜肴,诸如地方特色小吃或家庭料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