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澳洲两地携手 舞写四季人生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易季」 |
「易季」汇聚香港、澳洲两地编舞家同台创作,两地舞者一同演出。
「易季」汇聚香港、澳洲两地编舞家同台创作,两地舞者一同演出。(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香港、澳洲两地携手 舞写四季人生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易季」

汇聚香港、澳洲两地编舞家同台创作的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制作「易季」,选择以「季节」为主题,面对自然的规律,探寻人类文明在季节变换中的共向,将呈现城市当代舞蹈团副艺术总监黄狄文的《寻常》,澳洲Expressions Dance Company艺术总监娜泰莉.维亚的《四季》与澳籍华裔独立编舞家陈小宝的《夏》,三位创作者从不同角度切入,诉说人与自然交织的季节感知。

by 张慧慧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汇聚香港、澳洲两地编舞家同台创作的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制作「易季」,选择以「季节」为主题,面对自然的规律,探寻人类文明在季节变换中的共向,将呈现城市当代舞蹈团副艺术总监黄狄文的《寻常》,澳洲Expressions Dance Company艺术总监娜泰莉.维亚的《四季》与澳籍华裔独立编舞家陈小宝的《夏》,三位创作者从不同角度切入,诉说人与自然交织的季节感知。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易季」

6/1~2  20:00   6/3  15:00

香港 高山剧场新翼演艺厅

6/14~16  19:30

6/20  11:30   6/21~22  19:30

澳洲 昆士兰表演艺术中心剧场

INFO  www.ccdc.com.hk/

处在现代城市之中,我们太容易丧失季节的身体感知,餐桌上冬日西瓜、夏日白菜都不是新鲜事,日常季节感的错乱是生活的常态,但这回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后文简称CCDC)以「易季」为题,汇聚香港、澳洲两地编舞家同台创作,CCDC副艺术总监黄狄文说:「我们最初用季节作为主轴,是因为即便不同国籍、文化,四季变换都是我们生而为人所得的恩赐。」

两地创作者合作之初,并不熟悉彼此,但留意到各自相距甚远的文化中有一刺点吸引著他们,「一年当中的某一天恰巧有著相反的温度。」黄狄文语带惊奇地说。

因此三位创作者便决定以季节为主题,面对自然的规律,探寻人类文明在季节变换中的共向,带来黄狄文的《寻常》Day After Day、澳洲Expressions Dance Company(EDC)艺术总监娜泰莉.维亚(Natalie Weir)的《四季》4 Seasons 与澳籍华裔独立编舞家陈小宝(Kristina Chan)的《夏》Summer,看跨文化的创作者如何从不同角度切入,诉说人与自然交织的季节感知。

黄狄文《寻常》  呈现人与人的关系与情感

这不是CCDC首次用「季节」连结编舞家们同台竞演,早在十年前的「季节性效应」中,便呈现了艺术总监曹诚渊与刘兆铭合作的《生之白》、梅卓燕的《第N季节》,黄狄文也在该档演出中首次以季节为主题编创作品《忽然四季》(2008),从韦瓦第最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出发,将舞者具象化为音符,施展浑身解数的十二种变奏。

该作同时是向来以鬼灵精怪又诙谐的戏剧感为人所知的黄狄文,作品编创首度趋向「抽象」的尝试,他曾在受访中表示《忽然四季》是要「以音乐为主,用舞蹈去呈现出音乐的视觉。观众用耳朵听的时候也在用眼睛去看这音乐」。

本次同样以季节为题,《寻常》将与EDC的六名舞者合作,温度、时间作为主要素材,「每年不同的风景,时间是主要的元素,每分每秒往前走,我们不断重复自己的生活,但重复之中隐藏微妙的变化,你跟一个人的相处,关系不可能是重复的。」《寻常》无明显叙事,著重呈现人与人的关系与情感,「我想描绘的是男女、男男、女女、群体之间相互支持、放弃、喜怒哀乐的日常。」

从日常切入,黄狄文自然将对香港的感知编进作品,紧凑明快的城市步调,化为机械式、充满能量的肢体动作,「力量、速度」是黄狄文编创《寻常》的关键字,这同时也是他对EDC舞者身体质地的观察。黄狄文说,香港与澳洲舞者除了先天体型差异外,肢体能量也迥然有别,「他们力量强、速度快。CCDC有个比较高的舞者乔杨,待在团里超过廿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说他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像小鸟一样飞来飞去地跳双人舞!」

娜泰莉.维亚《四季》  两地舞者携手起舞

另一方面,黄狄文指出「易季」最有看头之处,便是看「不同文化、肢体语言如何在一个作品的段落中交流对话」,娜泰莉.维亚的《四季》选用Max Richter重谱韦瓦第的同名经典小提琴协奏曲,由六名EDC舞者与十四名CCDC舞者组成,或许最能彰显本次合作的趣味之处。

或许香港的舞迷对维亚并不陌生,这是她第三度与香港的团队合作,前两回与香港芭蕾舞团合作《杜兰朵》、《蝴蝶夫人》等芭蕾舞剧,她过去多与芭蕾舞团合作,如美国芭蕾舞剧团(American Ballet Theatre)、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The Australian Ballet)、西澳大利亚芭蕾舞团(West Australian Ballet)、昆士兰芭蕾舞团(Queensland Ballet)等,严格面对身体的线条是她的基本功,黄狄文观察这位编舞家「非常聪明、有效率,她是对身体很敏感的艺术家,像河里的水,不停歇」。

陈小宝《夏》  再度探讨气候变异

除了黄狄文关注四季变换中的人际关系,维亚选用《四季》的音乐,澳籍华裔的陈小宝则从地球暖化出发,直面人类自造的的生存困境。

陈小宝出生于香港,但在两岁时就移民澳洲,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澳洲人,她带著明显的华人轮廓但不会说中文,长年与东方文化脱节,她曾在受访时坦承自己「需要找到更多、更深层的自己与中国的联系」,与CCDC舞者合作《夏》,同时延续她近两年对环境关注的主轴,不啻为一个好的开始。

《夏》是陈小宝继A Faint ExistenceMOUNTAIN之后,第三度以身体探视人类行为对气候变异造成的影响。她在创作独舞A Faint Existence时曾指出「这不是关于气候变化,而关乎气候变化时的个人回应——我们的环境如何?我们如何受到变化的影响,以及如何导致其变化?你要知道,这是关乎宇宙内的因果关系。」(注)

黄狄文指出澳洲的艺术家对气候议题的敏感与焦虑,或许肇因于美国航空总署卫星影像在一九九九年澳洲上空,探测出地球的第二个臭氧层破洞有关,对陈小宝而言,她创作这系列作品都源于对环境变化的关注,都是「透过不同的镜头看待同样的事物。」

注:引自 Paul Ransom, Dance Informa, “Kristina Chan’s ‘A Faint Existence’: Environmental movement”:http://dancemagazine.com.au/2018/03/kristina-chan-environmental-movement/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