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演者和观众在布置成家中餐厅的空间内一起坐下,闲话家常。(言午 摄)
舞蹈 演出评论/舞蹈

爱滋家里见

「舞蹈空间」的《绕地游》是结合了生活、戏剧、舞蹈的后现代展演,包括了〈通天吼〉、〈拜水〉、〈卖舞〉、〈拈花作羹汤〉、〈家里见,嗯?〉、〈这厢有理〉、〈我──生命的价値是否步上了歪曲?〉等舞码,于各个不同的开放空间,用面对观众沟通的方式,探讨种种社会议题,不但是对传统舞蹈的反动,也是对封闭的「形式之美」的挑衅。

「舞蹈空间」的《绕地游》是结合了生活、戏剧、舞蹈的后现代展演,包括了〈通天吼〉、〈拜水〉、〈卖舞〉、〈拈花作羹汤〉、〈家里见,嗯?〉、〈这厢有理〉、〈我──生命的价値是否步上了歪曲?〉等舞码,于各个不同的开放空间,用面对观众沟通的方式,探讨种种社会议题,不但是对传统舞蹈的反动,也是对封闭的「形式之美」的挑衅。

《绕地游》系列

6月6、12、13、25、26、27日

皇冠小剧场

〈家里见,嗯?〉是「舞蹈空间」舞团所推出一系列发生在不同环境的舞蹈创作之一。作品呈现的环境是在皇冠艺文中心,各楼连接电梯入口的空间,二楼的舞蹈教室,一楼大厅,地下室休息区以及载运观众赴各楼层的电梯内。作品的编舞者为日裔美籍的若松君(Theresa Kimi Wakamatsu),装置设计为王正凯。该作品延续编舞者1987年在美国读舞蹈时的作品,AIDS is the Subject的创作方向,以爱滋病为创作的主题。

首先,观众进入大厅后排队,等候搭乘电梯进入作品中。电梯一次设定为搭载三到四人,由演出人员操纵。此人先问:您好,问你近来可否健康,给你一份报纸,同时把众人送到七楼。在七楼、间隔空间的木板在前后两面,呈现出死亡破败之前和之后的闽南式老屋。沿楼梯走下六楼,在漆黑的空间里散布著一颗颗贴上AIDS警语,面无表情的塑胶头颅,放送出惨白的光芒,正在等待好奇的观众来一一检视,此时下一组观众在漆黑中加入。

到了五楼,众人先是随著间隔楼梯与舞蹈教室的玻璃门,窥伺先前两组观众和三名演出者,在布置成家中餐厅的环境内活动。接著换组,大家一起进入餐厅坐下。三位表演者待你如朋友家人一般,和你闲话家常,关心你的健康。他们叫你吃药好增强抵抗力;劝你和你的爱人用保险套,以免被传染上爱滋病。下两批的观众此时步出电梯,隔著玻璃门正经地观察餐桌旁的人。

四楼则是满地有关爱滋病的传单,中英文都有,任人捡拾。三楼则布置成客厅一般,有位女主人和你谈天看电视。电视部份则是舞团艺术指导彭锦耀,演出关于爱滋病的广吿和新闻。

而在二楼的小舞蹈教室内,投射著人体雕塑的三组幻灯片。之后在外侧的走道上可以俯瞰大厅内上演的舞蹈。至于地下室的阅读区,则装置成洗手间的一角。在洗手槽内盛满了水,泡著一包包的保险套,任人拿取。在众人步出楼梯间离去之前,有人送上祝你健康快乐的红包袋,内含保险套的使用说明。

这种表现创作的形式可溯自一九六〇年代,美国后现代舞蹈对传统舞蹈在剧场的演出形式的反动。因而一开始在电梯内,观众就被迫直接面对表演者,与其交谈。在五楼餐厅的部份,观众先是窥伺者,之后是消极地、或是积极地加入餐厅的活动,和演出者一起被人窥伺。祇有一楼大厅的舞蹈勉强符合传统上对舞蹈的定义,然而此时舞者早已脱离镜框式舞台,在大门入口的空间,在观众的下方活动。最后,在地下室洗手槽内的保险套,和红包内的使用说明,更是刻意地利用「性行为」、「爱滋病」等禁忌的题材来挑战观众的接受度和忍耐力。

这样的表演形式,对习惯于传统演出方式的观众,必定不能适应。而能够放开传统观舞心态,加入演出活动的人,反倒是玩得兴高采烈。自然,对于不知道或是未曾经历后现代舞蹈的人来说,这次的活动提供了一个对于舞蹈演出场地,和演出形态的反省和认知的机会。

 

文字|赵玉玲 舞蹈工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