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绕地游》系列中的〈通天吼〉。(刘振祥 摄)
舞蹈 演出评论/舞蹈

《绕地游》的趣味性与思考性

《绕地游》的明快节奏及舞者的无尽精力,让人觉得消费性社会的另一角落依然存在著某些希望及理想。

《绕地游》的明快节奏及舞者的无尽精力,让人觉得消费性社会的另一角落依然存在著某些希望及理想。

在台北的众多舞蹈现场中,很难找到一些比较有弹性的空间可供编舞家发挥想像力。六月二十五日,「舞蹈空间」在皇冠小剧场的一场充满实验性的现代舞,却让观众做了一次「绕地游」。编舞家彭锦耀运用了大量非舞蹈手法及多元性空间舖排,传达出他对爱滋病、环境汚染、人际关系等时代问题的看法。

就某一层面而言,彭锦耀强迫观众面对这些不轻松的问题(诸如每位观众派一枚保险套),但在另一方面,他大量地运用幽默的对白及漫画、卡通的动作语汇来淡化这些严肃问题的压迫性。这些都不是《绕地游》引人之处,反而是若松君及蔡必珠在剧场大门前及画廊中多段的双人舞,更令观者别有会心。

値得一提的是,「舞蹈空间」成立四年以来所培养出来的舞者,都有茁壮成长的趋势。《绕地游》中詹幼君所编的一段是极富想像力及趣味性的段落。可见小型舞团的养份不见得比大型舞团差。在创作自由度及风格多元性而言,台湾近数年的小舞团有极出色的表现。

《绕地游》的明快节奏及舞者的无尽精力,让人觉得消费性社会的另一角落依然存在某些希望及理想。尽管我们无法寄望舞蹈可以短期内改变人的习惯,然而,从现场观众的笑声及沉默看来,彭锦耀及十多位舞者已唤起不少人的反省。正如在塑胶袋布景及保丽龙的道具中跳舞的舞者勾起我们的担心及惧怕,我们也可想想看,是否要修正一下自己的生活习惯及消费取向。

 

文字|容大超 艺术评论者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