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队颂赞酒神一景。(柯晓东 摄 台南人剧团 提供)
戏剧 评论/戏剧

悲剧,在戏里涤净戏外燎烧

评台南人剧团《安蒂冈妮》

戏外的隐喻意外地贴近了台湾过往的历史烟尘,剧中铿锵的对白

无形中也讽刺了当代政客们的独断寡义,从这个观点上而言,

谁能否认这场中西跨文化交流演出,对台湾民众的震撼力呢?

戏外的隐喻意外地贴近了台湾过往的历史烟尘,剧中铿锵的对白

无形中也讽刺了当代政客们的独断寡义,从这个观点上而言,

谁能否认这场中西跨文化交流演出,对台湾民众的震撼力呢?

台南人剧团《安蒂冈妮》

2001年11月17、18、23、24日

台南市延平郡王祠

由吕柏伸执导、台南人剧团演出的希腊悲剧《安蒂冈妮》,秋末在台南府城延平郡王祠的夜空下搬演,十二月初并且移师北上,到台北艺术大学户外剧场演出,不仅仅宣示了剧团拓展创作领域的雄心,也呈现了南方在地剧团追赶甚至超越北部艺术水平的旺盛企图。就整体演出效果而言,台南人的《安蒂冈妮》确实足以感动南北不同剧场背景的观众。

少见的跨文化剧场风貌

暗夜中冷风偶然吹拂,昏黄的灯光下,久候的观众分两列鱼贯进入延平郡王祠四合院的古建筑里,红色长条椅的观众席在主祠堂大殿前石板舖成的广场上两侧排列。场中耸立著长竿围成的酒神祭坛,长竿上红黄彩带飘垂,巨大的灰色面具四面高悬。头罩黑纱、身穿对襟长袍、脚著古典高底戏靴的歌队之一,一手执竹竿,一手拿著白色面具,孤立于祭坛前。

一阵沉重的鼓声开始了楔子,两位穿著常民唐装的歌队领导坐在祭坛下,以恒春调的〈思想枝〉吟唱了伊底帕斯家族的故事背景,为对希腊神话陌生的观众预做「前情提要」,这段原剧本并不存在的叙事演唱,显然是为了本地观众而设计的,在主要情节上虽无发展的功能,却也不露痕迹地舖排出戏剧的背景,同时设定了演出风格的台湾基调。

接著,穿著高腰、带有东方元素素朴服饰的安蒂冈妮与其妹伊丝米妮出场,在对话中直接切入主要情节:安蒂冈妮意欲违抗王命律法、顺应人伦天命,以埋葬曝尸野地的兄长,为殉难的悲剧埋下伏笔。两位演员退场后,十位歌队穿著相同服饰,从大殿两旁的回廊踏进表演区,在意象丰富的队形变化中,诵唱了七雄攻城的希腊历史典故。之后,新王克里昂,也是安蒂冈妮的亲舅,从大殿对开的红门中缓步迈出,面对歌队所代表的群众,宣示著王权的不可抗逆,此刻中国古典建筑殿堂的形象,在扮演克里昂的演员身后成为鲜明的王朝象征,而一场人伦天命对抗王权律法的冲突,在简单的情节中开展舖陈。

这一场台语发音、两个半小时的希腊悲剧经典,便是在唱念、吟诵与对白间不断交错混用,以及充满符号象征的场面调度中进行著,其所展现的中西跨文化剧场风貌,以及运用台湾表演文化元素作为对于古典希腊戏剧的诠释与想像,无疑是近年来台湾剧场少见的。

展现台语的盎然诗意

以语言表达来看,延续著台南人剧团以台语演出现代戏剧的风格,《安蒂冈妮》的演出可说成功地将希腊戏剧翻译成台湾民众雅俗能懂的本土语言,同时又难能可贵地展现出台语特有的优美腔调与盎然诗意,特别在歌队的诸多唱念与吟诵中,音韵铿锵错落有致。尽管剧中人名地名直接音译,尽管故事背景在遥远的古希腊,我们依然能在台湾的剧场演出中感受到希腊诗人戏剧家藉著诗句所传达的古典风韵。唯一値得探讨的是,在堪称流畅的对白语言中,演员有时半念半唱,有时且说且吟,其说、吟与唱之间转换变化的选择逻辑无法建立必然的理由,难免偶尔出现了突兀的尴尬和跳跃式的语言鸿沟。

以场面调度来看,导演运用了简单的道具和歌队繁复的队形变化,在意象表达上确实丰富,例如克里昂与儿子海门的相互争辩中,歌队先是以克里昂为中心排成弧形,海门则孤立在弧形圆心的相对制衡点上,仿佛孤军奋战的儿子海门对抗著握有绝对王权的父亲克里昂,而群众则站在王权的这一边;随后,克里昂的坚持呈现理亏的态势,海门的据理力争反而显示出智慧的呼吁,于是克里昂与海门主客易位,歌队所代表的群众反而与海门站在同一阵线,克里昂遂成为众矢之的。

当克里昂判定安蒂冈妮幽禁的命运后,歌队反戴面具以真实的脸庞围绕著安蒂冈妮,仿佛真心安慰著命运乖悖的女人,却必须将真意隐藏在冷峻惨白的面具之后;随之而来的发展,令歌队取下面具高挂在竹竿上,身体退缩到竹竿之后,遥遥将竹竿上的面具靠近安蒂冈妮,或许代表了畏惧王权而退缩,也或许隐含了群众世故的讽刺。

再比如安蒂冈妮被送进墓窟的过程中,安蒂冈妮双臂反架在竹竿之上,身体与手臂的姿态隐隐呈现了背负十字架重刑犯的图像。歌队捧著红绸彩球迎接安蒂冈妮,将彩球送到安蒂冈妮手中,安蒂冈妮随后赤脚踩踏在原先揹架著她双臂的两根竹竿上,歌队如抬起花轿般将竹竿和人高高举起,迎娶新娘似的绕行场中,双脚支撑在竹竿上的安蒂冈妮在悲歌吟唱声里,一路将结成彩球的红绸布条缓缓释放,两道蜿蜒的血痕于是拖曳在场中。这样的安排不仅完成了「嫁入墓窟」的意象,更预示了安蒂冈妮的赴死。而盲人预言家泰瑞希亚斯进场时,歌队手中的黑伞,忽成遮天蔽日的阴霾,忽似扑翅群舞的乌鸦,地上的红绸布被拉扯成献祭的神坛,将演员紧紧缠绕。种种的安排,在诗意中呈现了悲壮与神秘的氛围,场面确实令人动容。

部分场景的意象模糊失焦

只是,处处可见匠心的场面安排,在部分场景中不免失焦于意象的模糊。例如守卫报信后歌队的队形变化,在表现上便无法让观众取得意义上的理解;再比如歌队颂赞酒神的一场中,歌队取下酒神面具下的乳房,穿戴在胸前狂乱群舞,或许表现了酒神祭典的顚狂,但是在沉重而急促的节奏中并未能发挥应有的功能,场面反而显得凌乱,殊为可惜。

以音乐的处理而言,运用台湾民歌曲调的说唱演出,作为希腊悲剧中极为重要的歌队之表现方法,不失为一种巧心的选择,两位演唱者的词情表达能力极强,有时苍凉有时婉约的唱腔具有相当浓厚的戏剧性,作为全剧演出的枢纽地位不仅具有专业水准,也确实发挥了画龙点睛的功效。可惜的是,少部分歌队独唱转为群诵或是衔接演员表演的段落会出现断层的现象,而两位演唱者大半居于旁观地位,并未能与其他歌队合流於戏剧演出中,在画面上无法融为一体而稍显遗憾。至于打击乐、月琴、胡琴等配器的选用具有浓烈的台湾民间风味,运用铁铝片制造雷鸣音效的做法也有著古朴的趣味,在音乐及音效上创造了统一的风格,但是偶然出现的大提琴演奏,低沉厚重的旋律或许优美,制造氛围或许也有部分的功效,但是就整体而言无可避免地造成听觉上的错愕,难免予人突兀之感。

在表演上,几位主要演员的表现可圈可点,将人物性格中的刚毅、固执、深情、懦弱等等特质表达无遗,是台南人剧团多年来最见功力的表演。而歌队的演员们虽然是新手,但经过了「让身体歌唱工作坊」的集训,表现上也不遑多让,在肢体运用上呈现出划一的整体感与丰富的变化,如果在语言说与唱的表达上能够再求清晰,当使演出更加出色。

兼具实验精神与专业创造力

总体而言,台南人剧团的《安蒂冈妮》有著学院的实验精神,演出上亦呈现出专业剧团群体的创造力。尽管导演的诠释处理囿于原剧本的篇幅,在比重上克里昂的悲剧色彩显得胜过安蒂冈妮,但是当观众不经意地联想到三百多年前,以孤臣孽子之心进驻台湾的延平郡王,因其子郑经狎弟乳母而生子的人伦大逆,下令诛杀郑经与董太夫人的历史往事;联想到古意盎然的延平郡王祠外,口沫四溅的现代选举战火正在燎烧,这一场古典希腊的悲剧搬演,在命题上,戏里的克里昂从王权高过民意的坚持,到最后俯首承认自我主观的愚蠢,悲剧终究得到精神上哀怜与恐惧的涤净,而戏外的隐喻竟意外地贴近了台湾过往的历史烟尘,剧中铿锵的对白无形中也讽刺了当代政客们的独断寡义,从这个观点上而言,谁能否认这场中西跨文化交流演出,对台湾民众的震撼力呢?

 

文字|王友辉 剧场工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