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何以「涅槃」? 兼谈朱民玲钻研花旦表演艺术的历程 |
胡锅巴变成胡美人之后,引来亲长的觊觑。
胡锅巴变成胡美人之后,引来亲长的觊觑。(朱建宇 摄 复兴剧团 提供)
焦点 焦点

「美女」何以「涅槃」? 兼谈朱民玲钻研花旦表演艺术的历程

在《美女涅槃记中》,禅的机锋不多,多的是世俗男女的卑下风情,许多望之俨然的人物,私下之丑陋几不可闻问。「美女」终于「涅槃」,观音菩萨渡美女升天;而饰演美女的朱民玲,努力求艺,得师长渡化而习、演益精;于人生巨变上,亦复有其过人的自渡能耐。

在《美女涅槃记中》,禅的机锋不多,多的是世俗男女的卑下风情,许多望之俨然的人物,私下之丑陋几不可闻问。「美女」终于「涅槃」,观音菩萨渡美女升天;而饰演美女的朱民玲,努力求艺,得师长渡化而习、演益精;于人生巨变上,亦复有其过人的自渡能耐。

《美女涅槃记》

5月19〜21日 19:30

台北社教馆

一出《徐九经升官记》,使此间的复兴国剧团,和大陆京剧界杰出的编导们,打下良好的合作基础;于是,接而连三的推出一系列在海峡两岸都受到欢迎的新戏:如《曹操与杨修》、《法门众生相》与《荒诞潘金莲》等等。这些戏码或原创、或改编、或移植,但在剧场中却都能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爱与肯定。一般的观感是,大陆剧团的演出,固然有其魅力,复兴的表现,也有自己底风格,虽属隔岸借箸,相形并不逊色。

编、导联手,佳作连台

其间,对复兴最具影响力的,是大陆戏曲导演名家余笑予和编剧习志淦两位先生。从轰动一时的《徐九经》,到今年五月将要上演的《美女涅槃记》,复兴的新戏,他们几乎无役不与。尤其余导演神出鬼没的技法,使传统的戏曲程式推陈出新,曲尽其妍,最能使演员折服、观众动容。

《美女涅槃记》也是余笑予和习志淦合作的新戏,首演于湖北汉剧团(两年前曾来台作惊鸿一瞥的演出)。这次复兴是以京剧形式推出,剧本架构不变,唱词略作调整,唱腔部分,则完全由京剧作曲家李连璧谱成新曲(复兴之《潘金莲》由川剧而京剧,亦是他设计的唱腔)。场子、身段、一应排场,则完全由余笑予指导。因之这出原名《美人儿涅槃》的风俗喜剧,既是复兴精锐齐出的年度大戏,也是今年台北市戏剧季的重镇,値得注目。

涅槃是圆寂之境,可以意味为修持者自此六根淸净,返本归真而成正果。《美女涅槃记》中,虽亦有神仙渡人场面,但禅的机锋不多,多的是世俗男女的卑下风情。基础建构在一个「帷薄不修」家族中的本剧,写人性底虚伪、贪婪与耽欲,十分著力。许多望之俨然的人物,私下之丑陋几不可闻问;相形之下,被侮辱与损害的哑女与侏儒,项上乃自然地涌现出光环。美女终于「涅槃」,是因为貌丑心善的丈夫,竟然也心随貌转成了使她失望的恶人。观音渡她升天,正不啻是一种解脱,而此时幕后唱出:「男人世界无公理,不留女儿一线天……」的尾声词,则直是呐喊与控诉了。

由于《美》剧的编和导,都是自幼即在舞台上打拚的演员出身,因此他们合作的新戏大都剧场性十足。招招式式,均能搔到观众痒处,每每台上台下的互动,如斯响应。这种从戏班子「滚」出来的戏,格调或不及于高雅,趣味则绝对丰富,冷场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美女涅槃记》如此,《徐九经》亦如此;放眼世界剧坛,莫里哀的一大堆喜剧,又何尝不如此?一言以蔽之,他们了解剧场,懂得观众,他们是被戏「喂」大的。

台上美女皈依三宝,台下花旦敬业神圣

《美》剧中的美女,原先是个伶牙俐齿,但却长得粗手大脚,容貌庸陋的女孩。是观音菩萨怜悯她,先使她牺牲了「口才」变成美女,再同意她变成哑女,以换取侏儒丈夫成为俊男。却不料她在丑女时只是被讥诮,在美女时却被嫉妬、觊觎、仇视等种种恶德所伤害,在身心俱瘁之下,使她不得不再度求神,皈依三宝,寻求涅槃。

这是个十分吃重、居全剧关键地位的花旦角色。复兴选派了刚卸下《潘金莲》千斤重担的朱民玲,再度接演《美》剧的美女胡翠花,让她又面临新的挑战,是信任,也是肯定她的演技和敬业精神。在此前一连串新戏中,朱民玲几乎都有吃重的活儿,而她也能一一完美地赋予角色以生命。尤其去年在《法门众生相》里演戏中串戏的孙玉娇,以及潘金莲,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而期许她为后起之秀的花旦隽才。特别是观众得悉,当她在国家剧院倾力首演《荒诞潘金莲》的同时,她的外子却因车祸在医院中已进入弥留状态。虽然已知噩耗,她仍强抑悲痛,一丝不懈地忠于所饰的角色,支撑到终场。谢幕时,她软瘫浑如虚脱…。此种敬业精神,不止令人动容,且应该写在我们的戏剧史上。我们底靑年演员,表现了戏剧工作者神圣的一面!

师、长渡化,习、演益精

朱民玲于民国六十五年,入复兴剧校坐科习花旦,受业于名师戴绮霞、刘鸣宝等,并曾向郭锦华、程景祥等前辈请益。毕业公演时,以一出《大英节烈》表现突出,而被留在复兴国剧团,担任旦角演员。因她聪敏好学,颇受团中前期学长器重,赵复芬、叶复润、曹复永、齐复强等都对她呵护有加。赵复芬赴美演出《白蛇传》时,特别提她演出靑儿,使她有所发挥,而日益受人注意,演出的质量也随之日增。对于赵师姐的厚爱,她一直心存感激,因为那次「靑儿」的角色,可以说是她演艺事业的起点。此后,复兴的重要演出,她几乎都参加了,而且角色越来越重。即将上演的新戏《美女涅槃记》,又是她担纲,但她并不担心,因为她对严而不苛的余笑予导演,和趣味横生的剧本都具有信心,加上合作的其他演员,亦都是一时之选(连郭锦华老师都披挂上阵了),所以朱民玲相信观众会喜欢这出相当于花旦和丑角大会串的风情喜剧。(叶复润第三度反串丑角,演剧中的八王爷,这也是朱世慧演过的角色,这等于是继徐九经和贾贵之后,叶复润再一次摹拟朱世慧,很有意思。)(编注:本刊第四期1993年2月号第114页〈徐九经升官记座谈纪录,及第二十二期1994年8月号第76页〈法门寺与众生相拟说〉可供参考。)

花旦表演艺术的空间相当宽广,年事尚轻的朱民玲应转益多师、再求精进才是。她对于曾来台演出过的童芷苓、刘长瑜和孙毓敏等前辈花旦演员的艺术,都由衷钦敬,认为这几位前辈的表演各有绝活,和自己的老师戴绮霞一样,都是这个行当的佼佼者。大师风范永远引领景仰者追摹。且看朱民玲在《美女涅槃记》中,是否又更上层楼、新人耳目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更正启事

本刊三十期(1995年4月)〈调养文化土壤〉第三十六页「文化三剑客」一段「同样出身自国立艺专……简瑞恩、王中砥、白佩蕾三人……」其中,白佩蕾实为淡江大学英语系毕业。又,第三十七页第三至四行将长谷文教基金会执行长「陈彩繁」误植为「陈彩」。谨此更正,及向两位受访人与读者致歉。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