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人间情根仔细栽」? |
PAR表演艺术
戏曲

如何才能「人间情根仔细栽」?

演员表现精采,水准整齐,舞台极富诗意,水墨和窗框,就像这整出戏,给人余味不尽。

演员表现精采,水准整齐,舞台极富诗意,水墨和窗框,就像这整出戏,给人余味不尽。

国光十年系列创新篇《三个人儿两盏灯》

TIME      3.25〜27             

PLACE  台北新舞台

国光剧团推出新编京剧《三个人儿两盏灯》,台大戏研所学生赵雪君构思的剧情新鲜有趣,艺术总监创作的曲词优美动人。以颠覆来说,不畏虎的初生之犊,的确为传统京剧界注入了新鲜活力。大破之后才能大立,看到剧末,我想很少人不震惊于「3P」结局。两女心心相印,男角形容尴尬,到底他爱的是她?还是托孤的那个她?一夫二妇,三人世界,谁爱谁?又是谁满足了谁?大把大把悬而未决的狐疑气氛漂浮半空挥之不散。然而这结局又是合理的,新生之前,有时难免身处暧昧,然而就从这一步,我们走向新生命。

湘琪一角有对照而无推进功能,稍嫌可惜

这可能是台湾京剧史上最现代性的一个作品,为此得佩服王安祈老师的慧眼决心,非大深情不能有大突破。剧情由玄宗梅妃、双月广芝、陈评和文梁,三条线架构交织而成。另一个女主角湘琪稍嫌可惜,尽管编导花了很多笔墨篇幅,演员也表现精采,然而在结构上,她先天的就是一首抒情诗,有对照而无推进功能,出现得越多,只是歌声缭绕优美,空气中的时间因此停顿。

或许可以让湘琪之死变成剧中的一大转折:双月受了刺激,决定将寂寞付诸行动,干冒大不讳,征衣寄诗;广芝受此刺激,鼓起勇气,把握现在对双月表白。湘琪之死,以及死后在舞台上的鬼魂飘飘,或许就可以更显出力量。

下半场过半,玄宗许婚后,事情接二连三发生:陈评去世,双月再婚,玄宗发放宫女,广芝出门遇见湘琪爹娘散尽资财,双月偕文梁来接,三人回家。这些都集中一口气交代,难免令人觉得整出戏比重不均。

编剧对人的感情体察十分细腻

瑕不掩瑜,与其说这出戏在处理人的形而上寂寞,我更觉得主题在于「深情」失落。梅妃失爱郁郁寡欢、玄宗辜负三千佳丽、双月才明白真心旋即失去,广芝大部分时间委屈求全。更别说糊里糊涂死去的湘琪,还有那没来得及被正视的文梁。「临分别,才惊觉,情深似海」,不论男女,同性异性,真情一样可贵,只是,如何才能「人间情根仔细栽」?

年轻编剧对人的感情体察十分细腻,总能在关节处挖掘,略嫌可惜是有些道白太过直露和理所当然,多了一点文艺气息,少了一点点现实人生磨练。

演员表现精采,水准整齐,舞台极富诗意,水墨和窗框,就像这整出戏,给人余味不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