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惠贞让舞台的两面都有看头 |
《两面舞台.双面秀》灵感来自湘绣中的「双面绣」技法。
《两面舞台.双面秀》灵感来自湘绣中的「双面绣」技法。(水影舞集 提供)
舞蹈 灵感来自湖南「双面绣」

谭惠贞让舞台的两面都有看头

祖籍湖南的编舞者谭惠贞透过「湘绣」中「双面绣」概念的引入,平面艺术顿时转化为三度空间的表演艺术,绣布变成了一道白色屏幕,将舞台隔成两半,而舞者就像绣花针,在布幕间穿针引线

祖籍湖南的编舞者谭惠贞透过「湘绣」中「双面绣」概念的引入,平面艺术顿时转化为三度空间的表演艺术,绣布变成了一道白色屏幕,将舞台隔成两半,而舞者就像绣花针,在布幕间穿针引线

PROGRAM  水影舞集94编创新概念《二面舞台.双面秀 FACE TWO》

TIME    7.15〜16  7:30pm

         7.1617  2:30pm

PLACE  台北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22526123

湖南的「湘绣」远近驰名,湘绣中的「双面绣」技法,是以同一针线在同一布面刺上正反双面相同或不同的图案。去年以《影子般的思绪》入围第三届台新奖的水影舞集,编舞者谭惠贞推出新作《两面舞台.双面秀》,灵感即来自于「双面绣」。

「双面绣」没有正反面,那么舞作《双面秀》也没有正、背面舞台之分,舞台被一道布幕一分成二,成了各自独立的两个舞台与观众,观众坐在舞台的两边,

这边的前台是另一边的后台,反之亦然。

舞者就像绣花针

祖籍湖南的编舞者谭惠贞从这项平面艺术延伸出另一种巧思。透过「双面绣」的概念,平面艺术顿时转化为三度空间的表演艺术,绣布变成了一道白色屏幕,将舞台隔成两半,而舞者就像绣花针,在布幕间穿针引线,观众则分坐于布幕的前后两端,一面看著幕前的景观,一面想像著幕后的情节。
因此实验剧场的座位变成了对立式的两面观众席,舞台搭建于正中央,中间以白色大幕分隔,舞台与观众席便分为两个各自独立的空间,区隔两个舞台的布幕,有缝隙可以穿透,舞者可在演出时,在白幕中穿场。观众进入实验剧场时,便可自行选择A区或B区观众席入口,演出前,还可看到另一端舞台的舞者在这一端「后台」暖身;中场休息时,A、B区观众再互相交换座位,体验彼此的感受,也一解上半场对另一个舞台的揣想。
A区有三名舞者,B 区则是一支独舞,对舞者而言,这场演出是同样的舞码跳两遍,对观众而言,上下半场听到的虽是一样的音乐,却看到不同的舞码,但对编舞者而言,却是要用同样的音乐两支不同的创作,是一项极大的挑战,而空间上独具创意的错置运用,也相当大胆有趣。

将旧作元素打破重组

甫获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奏专辑的张永智,也是水影舞集长期的合作伙伴,负责这次舞作的音乐设计。舞作内容,主要是循著谭惠贞过去的编舞脉络,她试图将《影子》、《记忆》、《时间》等舞作题材元素打破重组。两面舞台的两支舞,独舞的部分描绘人物,三人舞的部分描绘山水。对于观众而言,这场演出将是一场新颖有趣的尝试。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