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足重轻的「于魁智现象」 |
于魁智演出《打金砖》。
于魁智演出《打金砖》。(王锦河 摄)
戏曲

举足重轻的「于魁智现象」

从这次台北公演的盛况来看,于魁智的确有广大的观众缘。不仅在剧场中受到热烈喝采,即使到各中学去访问、演讲、示范,也饱受欢迎。甚至有热情的女生大叫「于魁智,我爱你」!更有一位老太太观众,心疼他,怕他摔坏了,要他不要再唱《打金砖》……。凡此,皆可列为「于魁智现象」,与其他演艺明星受到「粉丝」们的热爱,正无二致。

文字|贡敏、王锦河
第158期 / 2006年02月号

从这次台北公演的盛况来看,于魁智的确有广大的观众缘。不仅在剧场中受到热烈喝采,即使到各中学去访问、演讲、示范,也饱受欢迎。甚至有热情的女生大叫「于魁智,我爱你」!更有一位老太太观众,心疼他,怕他摔坏了,要他不要再唱《打金砖》……。凡此,皆可列为「于魁智现象」,与其他演艺明星受到「粉丝」们的热爱,正无二致。

PROGRAM  中国京剧院
 TIME  2005.12.20〜25  
             12.25      7:30pm《龙凤呈祥》

PLACE  台北国家戏剧院

在传统戏曲艺术式微声中,在大陆京剧团将「绝迹」于台湾的低迷传言下,由于魁智率领的中国京剧院第一团,于二○○五年来台,作八场纯系传统剧目的演出,票房竟然相当亮眼,使许多关心者为之鼓舞欢欣。

六天八场的票房数字是:首、末两场接近全满,最少的两场,观众都超过六百五十人,平均每场有九百五十六位观赏者。在不景气及低气温的状况下,这个纪录可说是难能可贵;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剧场中的氛围极为热烈。首场《打金砖》谢幕时,全场观众主动起立鼓掌许久。好些人说,这场戏看得他们血脉贲张、激动难忘。

台北的京剧观众仿佛回过神来了——就因为于魁智。

「于魁智现象」使京剧艺术回归到以演员为中心

八场戏中,卖座前四名的《龙凤呈祥》、《打金砖》,折子戏集锦和《穆桂英挂帅》,都有于魁智参与。主演、双出、一赶二,乃至重要配角,都受到台北各年龄层观众的肯定,使京剧艺术回归到以演员为中心的主轴。大家很自然的,将这一档风评不错的演出,归功于「于魁智现象」。

其实,所谓的「于魁智现象」,在内地已然形成有一段时日了。由于领衔,配上梅、程两派的杰出旦角双李(李胜素与李海燕),以及完整的班底阵容,使得这个团红遍全大陆及海外。尤以于魁智与李胜素的对手戏,被称为「黄金拍档」,更是到处风靡,成为所有重大活动演出中必备之一景。笔者于二○○四年,在出席第七届艺术节的开幕式晚会中,就亲睹于、李「黄金拍档」的盛况。他们只是彩唱了《大唐贵妃》中的一小场戏,受到的欢迎,却盖过了全场许多精采纷呈的大型节目,形成晚会的欢乐顶点,也展现了京剧艺术领袖群伦的王者之相、绝代风华。

除了正常演出,及参加各种大型晚会之外,于魁智还排了不少新戏。这些戏,只有《大唐贵妃》是由三组演员分饰唐明皇与杨贵妃,其他如《弹剑记》(曾来台演出过)、《兵圣孙武》、《梅兰芳》及《袁崇焕》等,莫不是为于魁智量身打造的。只可惜这些新戏,或用人员太多,或因布景太复杂,或是与友团合作,所以这次都没能带来。今年八月,中京院仍然要来台演出,如果能商请到孟广禄、赵葆琇加盟拔刀相助,则原本为北京京剧院制作的《袁崇焕》,或可与台湾观众见面亦未可知。

巅峰状态录下精采唱片,令人百听不厌

关于饰演袁崇焕,于魁智在造型上,还郑重做过一次调整,因为他体型近于袖珍,五官清秀而脸型较长,扮须生角色有飘逸的书卷气。但出演《袁》剧时,他为强调人物青年将领之英气,所以未戴髯口。但许多观众认为这个人物的格局和历史地位,似乎有髯口更适合些,于是于魁智从善如流,现在演出都加了髯口(造型接近《满江红》的岳飞)。《袁崇焕》的故事,也是电视剧《江山风雨情》中的重要情节,如果来台演出,观众可以比较一下,哪个剧种更宜于诠释历史人物。

在〈四十四年人生,三十三年京剧〉」一文中,于魁智诚恳地自述他研习京剧的辛勤历程,真挚、坦率而谦虚,读来令人动容。从而也了解一个京剧表演艺术工作者,要想出人头地是多么地不容易,更遑论「于魁智现象」

多年的舞台实践,他一刻不懈地忙于演出和排练,疏于其他。直到二○○三年北京闹SARS,剧团停演几个月,他就把握了这难得的闲空,拉上他的「铁哥儿们」——琴师赵建华,日以继夜地展开录制唱碟的工作。一共录制了于魁智演唱的余、杨各派精华唱腔,新编历史剧及现代剧唱腔等八张碟片;李胜素的梅派唱腔六片,以及赵建华的琴艺伴奏片两张,合计十六张,分装两大盒,已然进入市场。这些唱段,都是在他们艺术到达相当成熟度,而又是体力与嗓音最佳的状况下录制的,所以品质极佳,真让人百听不厌(于魁智曾幽默地说,不敢录像,怕观众都在家里看碟片,不上剧场看戏了)。

观众缘广大,归功于京剧艺术博大精深

其实,这是多虑了。从这次台北公演的盛况来看,他的确有广大的观众缘。不仅在剧场中受到热烈喝采,即使到各中学去访问、演讲、示范,也饱受欢迎。甚至有热情的女生大叫「于魁智,我爱你」!更有一位老太太观众,心疼他,怕他摔坏了,要他不要再唱《打金砖》……。凡此,皆可列为「于魁智现象」,与其他演艺明星受到「粉丝」们的热爱,正无二致。

何以会有「于魁智现象」?归根结柢来说,仍然应归功于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剧场魅力。它能满足各色人等及年龄层的观众,为其他剧种所不及。我们看昆曲,只能欣赏单一剧种的美感;看京剧,则可领略到许多剧种的精华。京剧之所以在传统戏剧中居于主流、历久不衰,毕竟是有其主客观因素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