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演出中观众不时有会心的反应,并发出开怀的笑声来看,编剧在题材的选择及语言的运用上,显然成功。(河洛歌子戏团 提供)
戏曲 演出评论/戏曲

三把刀如何切道家常菜?

评河洛歌子戏团《菜刀柴刀剃头刀》

纵观《菜刀柴刀剃头刀》全剧的情节发展,并无强烈的戏剧冲突,既非宫闱中的权力斗争,也无族群间的利益冲突,所以,如何将这一鄕土浅俗的题材真正做到「雅俗共赏」,如何在平淡中表现出真滋味,这对于导演来说,或许真的是另一种挑战。

纵观《菜刀柴刀剃头刀》全剧的情节发展,并无强烈的戏剧冲突,既非宫闱中的权力斗争,也无族群间的利益冲突,所以,如何将这一鄕土浅俗的题材真正做到「雅俗共赏」,如何在平淡中表现出真滋味,这对于导演来说,或许真的是另一种挑战。

河洛歌子戏团《菜刀柴刀剃头刀》

9月14日

台北新舞台

《菜刀柴刀剃头刀》中因为王秀才智献妙计,不仅借由这三把刀的出现,解决婆媳间相处的问题,同时也成就了自己和心上人一段美好姻缘。《菜》剧最终虽然成就了才子佳人的姻缘,但舞台上的演出,却也借由这三把刀,摆荡出「浅俗」与「精致」之间的关联与断裂。所谓「精致」,并不见得就是精雕细镂、极尽缛丽华绚之能事,重点应该用心于处理的题材,并做适切的发挥,如此自有令人耀目的呈现,令人感受其精致之所在,所以尽管浅俗,只要用心,自能精致。究竟如何能够既俗又雅,如何能既鄕土而又不失河洛歌仔戏一贯精致的标榜与口碑,就《菜刀柴刀剃头刀》的呈现来看,或许具有相当的讨论空间。

语言运用,足见功力

从《菜》剧演出中观众不时有会心的反应,并发出开怀的笑声来看,编剧在题材的选择及语言的运用上,显然是成功的。《菜刀柴刀剃头刀》的语言,或可视为全剧精华之所在吧!由于编剧对台语及歌仔戏语言的娴熟与用心,使得这样一个本身就讨巧的家庭题材,在戏曲舞台的表现上,更能够发辉加分的效果。编剧熟用典故及俚语俗谚,使得熟悉台语的观众可以借由听「说」与听「唱」,重温台语美好的古早味,也可使对台语一知半解的观众领略、接触这种语言在描写事物及表达人物上的优质与特色。

此外,编剧也注意到唱词本身的语言旋律和所配曲子本身音乐旋律之间的关系,例如在第十场的「新七字调」中薛仁孝所唱「夙世缘分今生定」,其中「夙世缘分」若改为「夙世姻缘」在文意上或许还更为一般人所习用。但是因为这段词配用「新七字调」,若唱为「夙世姻缘」,则「姻缘」两字的语言旋律必与该句的音乐旋律相抵触,唱为「夙世缘分」,则使唱词的语言旋律与音乐进行不会相互拂逆。这虽然是戏曲剧种在声腔方面的基本要求与特色,但是相较于其他亦强调原创新编的歌仔戏而言,由于编剧本身丰富的编剧经验与用心,使得这一出歌仔戏在剧本的语言方面更加出色。

至于整出戏的剧情发展,主副线虽然清楚,但结构却显得松散,内容刻划相对地不够细致深入,整个上半场只见婆婆与媳妇相互争吵不让,使薛仁孝在中间成为「石磨心」,顺了娘心却又逆了妻意,中间虽出现了多次纷争,却没有事件发生,也没有进展,婆媳俩出场见面就吵,但究竟为何而吵?则缺乏明确的素材与内容可以发展。其实,婆媳之间的相处与嫉妒应该相当好表现、相当具发挥潜质,因为这是个观众再熟悉不过的生活题材,不必透过看戏的认知,而了解剧情、进入情境,如果在细节上欠缺处理与安排,观众是心知肚明的。再者,剧终时所强调的「做人的道理也很简单,就像照镜子一样」、「你对我笑,我就对你笑」、「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等可能是全剧本旨的道理,就剧情发展而言,实在出现得太晚了。由于编剧到最后才亮出这张牌,不仅使全剧的进行动线显得突兀,无法发挥预设的作用,还可能将此戏完全导至道德说理的方向,使得一出其实可以寓教于谐的戏,到头来还得要明确地亮出说教的招牌,著实可惜!

导演与音乐表现各有瑕瑜

纵观《菜刀柴刀剃头刀》全剧的情节发展,并无强烈的戏剧冲突,既非宫闱中的权力斗争,也无族群间的利益冲突,所以,如何将这一鄕土浅俗的题材真正做到「雅俗共赏」,如何在平淡中表现出真滋味,这对于导演来说,或许真的是另一种挑战。相较于导演以往的表现与手法,《菜》剧整体上来讲,让人感觉质感不够精致,似乎看不到让人眼睛能够为之一亮的构思。导演在薛母、薛仁孝、媳妇杨氏三人关系的这一条主线,以及薛家大女儿及女婿、薛家小女儿及秀才王清文等副线的表现,虽然很清楚,但亦仅只于清楚而已,并未再进一步让主副线中的各个人物彼此间的互动有更为深入地营造。所以,尽管整出戏从头到尾编剧安排了那么多次的婆媳争炒,但表现在舞台上的每一次争吵,其强度、热度及泼辣程度并无不同,而薛仁孝安抚母亲、妻子的方法也都一样。尤其是第二场〈明争暗斗〉中的几段争吵,其实每一个段落都有不同的戏剧元素加入,但层次的表现却不够明确,可惜了一场可以越吵越热、好好营造的「明争暗斗」。

整出戏在编腔上使用了三十个以上的曲牌,总体而言,实具相当的多样性与丰富性。演出时看舞台上的演员一个曲牌接著一个曲牌唱,在音乐上既具多样性又可衬托出剧情发展与人物心情,实在令人一饱耳福。编腔上的多样性与丰富性,其实是一直以来看河洛的戏所深深期待的,这次在编腔方面的表现也著实没让人失望。

虽然曲牌的安排与运用没有让人失望,但乐队在演奏方面的表现,则时有失误,尤其以场与场之间的串连较为明显。乐队在换场间演奏的作用,应该是要让全剧进行的感觉不会因为此中断,既有串连全剧的功效,更是当时全场一枝独秀的表现,而《菜》剧由第三场进入第四场之间的音乐串联,是一段轻松的曲调,当速度逐渐由慢渐快之后,乐队演奏也逐渐不整齐,其中尤以主奏的笛子最为明显,到最后则草草结束。至于剧场技术方面,则是在换场间发生严重失误,这样的失误自然也减弱了整出戏精致的程度。

演员传承训练不可轻忽

这次演出,在演员的挑选与角色的配置上,明显有薪火相传的意味。世代接替,让年轻演员冒出头,是传统戏曲表演艺术时时所面临到的问题,河洛在这方面所投注的心力,实在値得肯定与鼓励,而就这次演出中资深与年轻演员各自的现象来看,有几个方面的问题或许値得多加留意。

在演唱方面,资深演员不论在曲牌旋律的熟悉度以及对于音准的掌握上,都表现得不错,不但能借由曲子唱出应有的情感,而且对于曲调的转换与衔接了然于胸,游刃有余,音乐的进行完全在演员掌控之中,并且唱做倶佳,极尽戏曲表演舞台上视听之娱。相对于此,年轻演员的表现就显得稚嫩,虽然嗓子好,音质亮,可以看得出演员在舞台上努力的表现,但听来则只像是用声音的本钱在唱歌,而无法表现出歌仔戏独有的音乐特色,如何在行腔吐字上多下功夫、多加琢磨,则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另外,对于整个曲子的行腔运气的处理,以及最严重也是最基本的──音准的问题,应该是目前最急需解决的,如果有专门师资可以加强音乐方面的训练,这样对演员在音乐方面的进步,会发挥积极的作用。

在身段方面,资深演员对於戏曲节奏的掌握以配合身段运用,大体上表现得宜,能适度增加戏剧冲突的张力、深化人物内心的情感。反观年轻演员,在舞台上的肢体表现,有几个片刻的表现和处理颇具架势,但整体上来讲,则可以看出基本功不够扎实,舞台上如果欠缺适切的身段以配合烘托唱、演,则到头来真的会变成讲话加上唱歌,何来「精致」的歌仔戏可言?

只有排练、还是排练

演员对戏曲节奏的掌握,在在显示出舞台表演经验的重要性。资深演员相对于年轻演员来说,经验当然多得多,也面临过不同的阵仗,对于在舞台上要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要如何充分掌握、适时表现,自己已有一番领略,而且也真的能在舞台上做最好的表现。无疑地,若能看到演员在舞台上因为本身对于音乐及戏曲节奏的完全明了,而能够有唱做俱佳的演出,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这次演出中就有若干片段是真的让观众享受到了。而年轻演员,或许主要是因为舞台演出经验不足,所以无法从容地掌握节奏,虽然其中有几个小段落表现不错,但就全剧而言,没有办法唱做一体。戏曲戏曲,既要演戏,又要唱曲,如何能唱做倶佳,可能最需要的还是演出经验吧,或许只有把演员真正丢到舞台上演出,才能在演出中领略、学习到要窍。

现在演员在表演艺术方面的养成环境,已大大不同于从前,要在现今的戏曲生态环境中,呈现具专业水准的演出,排练是不可欠缺的重要关键。排练之前的集训,可全面地加强基本功,并进行排戏所需要的特别训练,此外,经由严格而密集的训练,才能有效提升整体的演出品质,当然也就更能呈现出精致程度。对年轻演员来说,排练,或许是在现阶段提升个人整体戏曲表现的方法中,最具效果的训练方式。

 

文字|张启丰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兼任讲师

PAR特展风景书店5.5-6.24广告图片
PAR风景书店特展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台北光点-文学影展5/6-6/2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