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聊斋》发想 舞说芸芸众生 |
吴义芳萃取出《聊斋》中的角色性格,作为舞者角色的原型。
吴义芳萃取出《聊斋》中的角色性格,作为舞者角色的原型。(王韦 摄 风之舞形 提供)
舞蹈

从《聊斋》发想 舞说芸芸众生

吴义芳推出新作《三生》

吴义芳萃取出《聊斋》中的角色性格,作为舞者角色的原型,创作了这次的作品《三生》。舞者将呈现出我们文化中的共同记忆,人性中的各个面向,人际间的爱情、恩情与迫害,来引起观众的共鸣。

文字|田国平
摄影|王韦
第162期 / 2006年06月号

吴义芳萃取出《聊斋》中的角色性格,作为舞者角色的原型,创作了这次的作品《三生》。舞者将呈现出我们文化中的共同记忆,人性中的各个面向,人际间的爱情、恩情与迫害,来引起观众的共鸣。

风之舞形2006年度制作《三生》

6/23〜24   8:00pm  

6/24〜25   2:30pm

台北红楼剧场

INFO  02-23212118

今年初,吴义芳应纽约法拉盛文化中心之邀,做了一系列的舞蹈推广与演出,其中有一个专为学童所编作的教育剧场,吴义芳选择了东方色彩浓厚和角色类别独特的《聊斋志异》,以语言和肢体将其中两则故事编成舞剧。在编舞过程中,吴义芳重新细读《聊斋》,同时要用英文表达《聊斋》的故事,以非母语的方式阅读与思考,不但多了现代的趣味,也让吴义芳超脱了《聊斋》故事性的描述,参悟到长期抑郁不得志的作者蒲松龄,其笔下的人鬼世界,和今天社会中的人性爱欲与际关系相互对应,有情有义有险有诈,但非二元对立。

从《聊斋》发想,却不说故事

吴义芳萃取出《聊斋》中的角色性格,作为舞者角色的原型,创作了这次的作品《三生》。《三生》触碰虚实世界的探讨,这个方向从他之前的作品就可探出端倪——创团独舞的《醒觉》、《相遇—第十二辆车》的「身」与「灵」、《相遇—影子与我》的外在与内心,到《爱玩音乐爱跳舞》中「骚动」与「主动」的操控。这种冥冥之中产生的关联与趣味,也成了吴义芳创作中的追寻主题。以往都是自编也自舞的吴义芳,这回跳脱出来,专心编舞;他表示,之前因为自己同时要担任舞者,无法好好掌握整支舞蹈,这次终于有了当编舞家的感觉,对作品的把握比以前好很多。

虽然从《聊斋》发想,却不说故事,舞者将呈现出我们文化中的共同记忆,人性中的各个面向,人际间的爱情、恩情与迫害,来引起观众的共鸣。这次动用了六位演出者,算是风之舞形创团以来最大阵仗。身形魁梧的剧场导演罗北安,俨然已成为风之舞形舞团的基本班底,将扮演类似蒲松龄的叙事者角色、操控舞者的演出,舞者又牵动著观众的思绪。编舞家面对原著作者,则扮演读者却又操控著扮演作者的演员。

动静之间酝酿古典文学意境

事实上,《聊斋》这本书,是以表面上的鬼怪世界,来影射现实社会和刻划人生百态。《三生》其实讲的也是众生,运用舞蹈肢体的柔与美,呈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多种面向,也在动静之间酝酿出古典文学的意境。《三生》选在八角形的红剧场演出,舞台设计王孟超塑造了一个情境场域,以红楼八角的其中三角作为舞台区,让《三生》的舞蹈融入剧场本身的历史中。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