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存感恩的天赋之声,用JAZZ回馈世人 |
(许斌 摄)
艺号人物 People Dee Dee Bridgewater

以心存感恩的天赋之声,用JAZZ回馈世人

专访爵士女伶迪迪.布里姬沃特

今年的「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二度邀请到来自美国、风靡欧陆的当代爵士名伶迪迪.布里姬沃特,为台湾的爱乐听众们展现她得天独厚的璀璨歌喉。曾获葛莱美奖最佳演唱人荣衔的她,是少数能曾有爵士大乐团演出经验、承袭爵士优良演唱传统的歌手,而她更参与音乐剧与歌剧演出,多元的经验让她的表演更具穿透力与动人的力量。借由知名爵士乐节目主持人沈鸿元的访谈,我们更可以了解这位名伶如何看待她的歌声与事业生涯,如何打造今日的成就!

文字|李秋玫、沈鸿元
摄影|许斌
第178期 / 2007年10月号

今年的「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二度邀请到来自美国、风靡欧陆的当代爵士名伶迪迪.布里姬沃特,为台湾的爱乐听众们展现她得天独厚的璀璨歌喉。曾获葛莱美奖最佳演唱人荣衔的她,是少数能曾有爵士大乐团演出经验、承袭爵士优良演唱传统的歌手,而她更参与音乐剧与歌剧演出,多元的经验让她的表演更具穿透力与动人的力量。借由知名爵士乐节目主持人沈鸿元的访谈,我们更可以了解这位名伶如何看待她的歌声与事业生涯,如何打造今日的成就!

直到今天,每当我上台表演时,对观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们花了生命里最宝贵的时间前来,我满心感激!」

——迪迪.布里姬沃特

今年八月廿九日,爵士歌手迪迪.布里姬沃特(Dee Dee Bridgewater)二度来台表演,我有幸能够进行一段面对面的访问。从下面的问答中,你将发现她掏心掏肺地分享了许多故事。其中许多内容即使在她的官网自传里,甚至任何国外音乐网站都找不到。而在访问的过程之中,我们可以了解一个杰出歌手的心路历程。正所谓「态度决定高度」,如果由Dee Dee Bridgewater的歌唱观点来看她今日的成就,真是一点都不会让人惊讶。

Q:听说妳的父母都从事音乐相关的行业,可以谈谈他们吗?

A嗯,其实只有我的父亲而已。他曾是个小号手,现在退休了。还当过学校老师,也当过校长,从田纳西州的曼菲斯城(Memphis),也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开始他的执教生涯。他教过爵士乐团,也兼任私人音乐家教,有许多在爵士乐坛十分成功的乐手都曾是他的学生。像是钢琴手Harold Mabern、Phineas Newborn、长笛手Charles Lloyd等等,还有英年早逝的小号好手Booker Little也曾是他的学生。其他像萨克斯风手Frank Strozier和乔治.柯曼(George Coleman)也是。还有Harold Mabern,等等,我刚刚是不是已经提过他了?所以我等于是听著爵士乐长大的。

至于我母亲,她其实没有什么音乐天赋,但她喜欢听爵士歌手唱歌。艾拉.费兹杰罗(Ella Fitzgerald)是她的最爱,肚子里还怀著我时就常放她的唱片。她现在八十多岁了,还是常常告诉我当我只有十个月大时,话都还不会说一句,却已经可以跟著艾拉一起拟声演唱(Scat)。这件事让我明白为什么我天生就会拟声演唱,从来不需要去学校。此外,也让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喔,爵士乐嘛!就是拟声演唱呀!艾拉这么做、Betty Carter这么做、莎拉.沃恩(Sarah Vaughan)这么做、卡门.麦克芮(Carman McRae)也这么做呀!」你知道吗,这么多我崇拜的歌手都是这样唱的。我在家里总是听爵士乐,和朋友在一起时,你知道的,会听些广播电台的节目,像是五十大排行榜啦、灵魂乐啦等等。

Q:所以妳从小就听爵士乐。那么,你怎么走上职业歌手这条路的呢?

A我三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了密西根州佛林特市(Flint)。因为在五○年代的美国,非裔美人若想要好一点的工作,必须到北边去找。那边工厂多,对黑人劳工的需求量较大。所以我是在佛林特市长大的。到了十四岁左右,发现身旁的朋友们没半个听爵士乐,我竟是唯一的一个!对他们而言,我是个怪咖。我十六岁时组了一个三重奏,那时许多带主唱的三重奏或四重奏乐团都向往一九六二年成立的摩城之音(Motown)。我家附近几个女生也和摩城之音签了约,应该说,几乎所有住在佛林特市且有点音乐潜力的新秀,都被他们给签走了。摩城之音本来也准备给我一张合约,但那时Berry Gordy刚签了Stevie Wonder,有一堆儿童福利法的问题必须处理,所以他们只好告诉我爸,等我满了十八岁后再说。这可把我惹毛了,于是告诉我爸说我不要和他们签约,我要和Capitol唱片签,因为Nancy Wilson在那里!不过,我当然还搞不清楚弄一张爵士唱片的合约有多难,呵呵!

Q:嗯,这真是很神奇的故事。所以,妳天生就是个唱歌的料?

A在我这一辈的女歌手中,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拥有和艾拉.费兹杰罗、莎拉.沃恩等人相似的出道背景,也就是拥有大乐团的经验。从大乐团开始演唱生涯,就音乐本身而言,我占了许多优势。因为在大乐团里,身为一个歌手,必须要把自己的声音穿过十八种不同乐器。这会让你了解,利用正确的呼吸方式,然后让声音具有穿透力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毕竟在七○年代,音响器材和今天是完全不能比的。有很多状况,像是当音响器材不够好,手上的麦克风又不够力时,我必须学会如何让自己的声音出的去。这也是为什么我相信,如果你把我和一些比我后期出道的年轻歌手相比较,像是卡珊卓.威尔森(Cassandra Wilson),或是也有些大乐团经验的黛安‧瑞芙(Dianne Reeves),我的声音是比较够力的。我能够让声音穿透出去,而她们不能,因为我有大乐团和音乐剧的经验。

而讲到音乐剧,那是根本没有麦克风的!不,应该是说我不用麦克风。许多音乐剧歌手身上都戴著麦克风,因为她们的音量不够。我演的第一出音乐剧The Wiz,我是全场唯一没有配戴麦克风的歌手。我就像歌剧女高音一样,利用吊挂在上空的收音麦克风便可以让声音传到观众席最远的地方。

Q:那妳需要刻意去锻炼自己的声音吗?看起来妳好像比较像是「从做中学」?

A答对了!我从演出中汲取经验。不过我曾求教于一位了不起的古巴女歌手,叫做Gladyces DeJesus。她教我呼吸的方法,所以我懂得如何让声音穿出去。我也曾从女高音的演唱里学习歌唱技巧,因此我三不五时也会跟剧作家或歌手合作一些歌剧演出,而且成果还不赖!我和洁西.诺曼(Jessye Norman)合作过几次,洁西也对我的歌唱技巧印象深刻。因为除了正确的呼吸方法外,我还能运用许多细腻的声音技巧替我演唱的歌曲上色。我可以很粗野地唱节奏蓝调或摇滚乐,也可以很轻柔优雅,有一阵子我甚至被拿来和Marilyn Monroe比较,因为我也可以唱出小女孩般的可爱歌声。我还能让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乐器演奏,多半假扮成小号,近年来也加了萨克斯风,现在我更爱模仿装上弱音器的伸缩号。而这些能力,必须归功于过去的表演经验。

Q:所以妳不仅是个歌手,更是个演员啰?!那么以一个演员的角度,能不能谈一些这方面的收获?

A嗯,从音乐剧的表演里,我学会了如何和远处观众沟通的技巧。导演总是会说:「妳必须要把情感传递到最远处包厢里的观众,他们必须要从妳的声音里感受到才行!」所以这就不简单了,你必须要用比较大的音量,却不能用吼的,得用一些特殊的歌唱技巧才能把感情送过去,而这就是我当演员最大的收获。所以我常建议年轻演员去上一些戏剧课程,学习在大舞台上如何放松。你知道的,年轻演员见到大舞台时总是会怯场。看著舞台这么大,底下观众这么多,如果没有先经过类似的训练,他们会进退维谷。

现在我喜欢透过合作去协助这些年轻人,让他们成为一个全方位的艺人。好比说学跳舞就很重要,学习怎么在歌曲之间讲话也很重要,因为这样可以吸引到观众,让他们感到你真的在搏感情。还要学习如何直视观众双眼,最起码也要让人以为你在看著他。而这可是有诀窍的,比方说你不想因为四目交接而失去了对表演的专注力,这时你可以看著他的额头;就像我现在其实正看著你的额头,但你却以为我盯著你的眼睛;这就是我从戏剧里学到的小技巧。但说实话,表演时我会尽量避免真正的眼神接触,因为当你看到一个并没有融入在表演里的观众,情绪是会受到影响的。

你知道的,表演时让人们认为你真在和他们沟通是很重要的。对我而言,身为一个艺人,我的目标是让所有人从我的表演中都能经历一次特别的体验。让他们离开后能够拥有多一些灵感,多一些活力,去面对现实生活里各自的问题。

Q:妳不断提到你的歌声浑然天成,针对这点,是不是能发表些想法?

A你必须要了解,对我来说,我的声音是因为老天爷赏饭吃。至于这个「老天爷」,你可以自行定义,毕竟不见得每个人的信仰都一样。我的声音生来如此,不需要老师教,我就是能唱。也因此,当我年纪渐长,我开始了解,既然我拥有这个天赋,我便有这个责任回馈。而这样一来,我也将得到更多。我不把音乐或艺术当成能让我财源滚滚的工具,反而将它,以及我的生命,看成上天赐与我的珍贵礼物。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够像我一样,可以借由歌唱环游世界,可以感受各种不同的文化。我非常谦卑地面对这一切,因为我比别人更幸运。所以,我每天都会感谢老天爷赏给我这副歌喉,让我能够抚养子女,让女儿能够念到大学,能够买房子让她展开自己的生活。能够替我的母亲,和从我十二岁起照顾我,待我如生父的继父,添置一个舒适的住所。我真的满怀感激。

许多艺人把一切视做理所当然,不知感恩,我曾有过几次不愉快的经验。他们心高气傲,不尊重将整场演出拼凑完成的所有人。你知道每到一个国家,需要多少人力辛苦工作才能让一场演出顺利进行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还有更多人,从自己忙碌的生活里抽出时间买票进场,有人更是存了好久的钱才买得起一张票呢!我还记得在西元一九八九年时,我在瑞士的Morge市办了一场演唱会。我到得早,从更衣室里往外看,看到许多观众从停车场里走来。看著他们鱼贯进场,我告诉自己:「天哪!这些人将自己生命里的一段时间抽出,只为了看我表演!他们花钱买票,家里可能请了褓母,并盛装出席,来到这里希望得到快乐。所以,我的责任就是要尽全力给他们一场最棒的秀!」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每当我上台表演时,对观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们花了宝贵的时间前来,花了钱买票,我满心感激!」而这点,却是很多艺人所无法理解的。因为对于一个艺人来说,少了群众,就什么都不是了!

 

文字|沈鸿元 爱乐电台「台北爵士夜」主持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侧写迪迪.布里姬沃特

亲切天后  风趣挥洒魅力

文字  李秋玫

若说人声也是一项乐器,那么迪迪.布里姬沃特(Dee Dee Bridgewater)这位爵士女歌手可说是将她的声音「演奏」得淋漓尽致!她迷人而多变的嗓音,以及绝佳的拟声唱法,无愧为当代天后级的爵士女伶的封号。除了舞台上的绝佳演出之外,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赢得乐迷们的心,成为最受欢迎的爵士歌手?

记者会上众人引颈期盼,却迟迟不见迪迪的身影。在主持人慧诘地让大家体验记者会「传说中的中场休息时间」后,终于看到她进场。从大厅楼梯缓步下来伴随的歌声,其实就已迅速安抚了众人焦躁的心情。“Thank you ‘so’ very much!”站定位子后,迪迪居然重复地用这文法不合的句子来强调歉意。「我之所以会迟到,是因为我渐渐老了,想要休息五分钟,却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这与舞台上载歌载舞相反的印象,使众人怀疑或不舍。「作为一个女人,我精心打扮,手上的首饰却不小心滑落,所以饭店又花了一点五个小时寻找我的“BLING BLING”!」无论这个理由成不成立,她风趣的谈话及沉稳又诚恳的声音,已经让等待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彩排时,迪迪说自己是在做一项高层次的演出,也是在将人生反映在舞台上。爵士就像一种美丽的自由,不局限在一个地域内,而可以被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共同表演。「我将以一己之力持续这个传承,使更多人,尤其是更多的新血进入这声音的世界。」演奏前,迪迪总不忘先一一介绍自己的团队。她认为自己只是团体里的一员,当他们一起旅行时,团员就是她的家人。当然演出时,每个人都是重点。「我通常喜欢跟大家站在一起,但有时我会走得比较前面,那是因为我要与观众们有更亲近的接触,我并不是凌驾于团员之上的!」如此的气度,也是迪迪令人倾心之因。

担任联合国农粮组织代言人(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Goodwill Ambassadors)的迪迪,利用自己的高知名度及影响力,致力于协助全球终止饥饿的工作,并数度前往非洲国家参与救援活动,也因缘际会在Bamako的一个名为Mali的地区找到身为非裔美国人的根,从而明白自己与生俱来的歌唱天赋。「我感到,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虽然她坚称自己的曾曾……祖父来自中国,而且姓“G”?但无论如何,迪迪的温柔、亲和与四射的热力,使爵士更经典、更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