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碧端:长年的文化累积,造就两厅院的竞争力 |
艺术总监黄碧端
艺术总监黄碧端(许斌 摄)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两厅院新任艺术总监

黄碧端:长年的文化累积,造就两厅院的竞争力

接下艺术总监,黄碧端除了延续既有的方向,继续推动两厅院各项业务外,更希望这个国家级场馆可以充分发挥龙头角色,积极培育人才,传承两厅院营运的专业经验。她在文建会主委任内,就曾在文化部的组织法中提出组织法架构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馆所」的概念,期待两厅院可以建构一套快速移转与分享的机制,分享多年的经营经验。

文字|廖俊逞
摄影|许斌
第208期 / 2010年04月号

接下艺术总监,黄碧端除了延续既有的方向,继续推动两厅院各项业务外,更希望这个国家级场馆可以充分发挥龙头角色,积极培育人才,传承两厅院营运的专业经验。她在文建会主委任内,就曾在文化部的组织法中提出组织法架构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馆所」的概念,期待两厅院可以建构一套快速移转与分享的机制,分享多年的经营经验。

曾任台南艺术大学校长、文建会主委、教育部高教司司长,黄碧端的资历丰富而完整,虽然刚接下两厅院艺术总监的重任,但黄碧端对两厅院的运作并不陌生,一九九二年她就曾担任两厅院副主任,法人化后,她也是两厅院董事之一,等于见证了两厅院从公务机关时期到转型行政法人,一路走来的发展。

「两厅院是国内第一个行政法人,这样的转变当然带来一些人事的冲击,但整体而言,影响是相当正面的。法人化后,两厅院多了经营上的弹性,资源运用上也更灵活,因此能给观众更多更好的节目和服务。」黄碧端强调:「法人化的大方向不会改变,不太可能再走回头路。两厅院的营运模式和经验,将提供未来国内其他新场馆设立时,可以参考的借镜。」

推展一法人多馆所以利经验传承

二十多年来,两厅院一直是国内表演艺术最重要的舞台,但面对全球化的浪潮,尤其在亚洲地区的香港、新加坡,及经济快速起飞的中国,都将是两厅院的潜在竞争者;如何迎接大华人市场的挑战,保持领先的竞争态势?黄碧端说,近年来,大陆新出来的场地,简直如雨后春笋,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同时也加速了国际化的脚步。「文化的竞争力,不光只是经济力的成长,更重要的是国民的文化素质。台湾的文化水准经过长年累积,真的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赶上的,在整个华人社会里,光看我们民众的文化涵养,就足以令人感到安慰。」

「另外,民主社会多元、开放和包容的自由度,虽然不免众声喧哗,却也激发了很多创意灵感和养分,赋予创作很大的条件和空间,这是大陆短时间内很难迎头赶上的。」黄碧端认为,台湾走过了一个经济蓬勃的阶段,创造力和经济力同步提升,这使得我们的表演团队能够在国际舞台获得肯定,发光发热。「例如云门舞集、汉唐乐府、无垢舞蹈剧场,以及刚崛起的十鼓击乐团,他们的艺术成就早已是世界有目共睹,其所创造出来的国际经验,更是台湾表演艺术发展的一大优势。」两厅院很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让这些优秀的表演团队,能够透过这个平台被看见,同时引介到国际舞台上。

接下艺术总监,黄碧端除了延续既有的方向,继续推动两厅院各项业务外,更希望这个国家级场馆可以充分发挥龙头角色,积极培育人才,传承两厅院营运的专业经验。黄碧端表示,她担任文建会主委时,就在文化部的组织法架构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馆所」的概念。「把行政法人的组织架构,提到国立中正文化中心之上,当高雄卫武营落成之后,不应该单独设一个法人,而是让两厅院这个已经二十多岁老大哥,把它的运作经验及资源,建构一套快速移转与分享的机制,就是在一个法人之下,有多个馆所的模式,将来也能让其他同样层级的国立场馆纳进来。」

期待两厅院发挥多元功能

经验的传承,同时带动全民的提升,黄碧端说,当时他们已经很深刻感受到很多好的演出,在台北有知音,出了台北就很难了,这个情况二十几年来有明显的改变,但改变不大。随著高雄卫武营、台中歌剧院、台北新剧院等许多新场馆,在未来三五年内都将施工落成,过去看似不迫切的人才培育,也成了当务之急。黄碧端指出:「以现有的两厅院人力,虽然不可能开班授课,但我们可以设计一套很好的课程,和学界和产业界合作。我们可以从县市文化中心、艺术相关科系、表演团体,以及企业的经营管理人才中寻找,拓展台湾的专业剧场管理人才,让他们加入这个层级的场地运作。」

展望未来,黄碧端期待两厅院能够落实推广的工作,让更多观众欣赏到好的演出,同时推动更多公益性质的活动,让买不起票的人,有机会进到剧院看表演。此外,两厅院也要强化服务表演团体的功能,跟他们之间互动更密切,连结更好,帮他们把演出推到地方去,协助巡回演出,让表演艺术在台湾各地有健全的发展,平衡的生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