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威「国语清口」谈醉事 置入性行销无所不在 |
演出最后还有现场抽奖送酒,置入性行销明确。
演出最后还有现场抽奖送酒,置入性行销明确。(李翠芝 摄)
上海

毛威「国语清口」谈醉事 置入性行销无所不在

当初捧出「海派清口」周立波的关栋天和孙徐春,近期再度推出「毛威的国语清口」,盼能再现高潮,分得票房大饼。但在毛威最近演出的《喝酒这点事》中,不仅演出场地张扬地摆出知名酒厂大酒瓶,连演出过程也不时地进行「置入性行销」,这样的演出真的能赢得观众青睐吗?

 

当初捧出「海派清口」周立波的关栋天和孙徐春,近期再度推出「毛威的国语清口」,盼能再现高潮,分得票房大饼。但在毛威最近演出的《喝酒这点事》中,不仅演出场地张扬地摆出知名酒厂大酒瓶,连演出过程也不时地进行「置入性行销」,这样的演出真的能赢得观众青睐吗?

 

几年前由京剧艺术家关栋天和沪剧名家孙徐春推出的「海派清口」周立波专场,首演在兰心戏院,此一崭新的组合成就了周立波的事业高峰,但是高峰之上不是人人都可以当朋友的,三人的黄金拍档一朝散去,剩下的只有票房高低的厮杀争夺了,而后周立波走自己的路,闲话让曾经是兄弟的人去说。日渐走红的海派清口票房,引起了滑稽戏演员胡晴云的注视,想以「玫瑰金口」来分食这块演出大饼,不料这朵玫瑰短暂的开放,并未抢占主要份额。近期关栋天、孙徐春这对「金牌出品人」的最新力推之作乃是「毛威的国语清口」,似乎让沪上清口演出进入了「三国大战」。

所谓清口就是一个人在台上表演,不过说的就全是社会热门话题,加上演员自己的演绎,传达一种快乐的生活方式,如海派清口,是从上海本地的单口滑稽、北京单口相声和香港「栋笃笑」等曲艺表演形式中汲取精华发展而成。反应灵敏是它的一大风格,不求妙语连珠亦当有冷笑话的成分。虽说是形式独到,却需要人生阅历作为积淀。毛威对自己的演出,风趣地说:「推出我的国语清口,关栋天是想出口气,孙徐春是想赚点钱,而我只想过把瘾!」

穿越时空  大谈醉话

古典雅致的兰心戏院,在毛威的演出当晚,外观被包装成嘉年晚会的形式,如果不熟悉的观众,还以为走错场地,不过进场后疑惑感还是油然而生:满地的爆米花屑和台上树立巨大某知名酒厂的酒瓶外装,尽管中国大陆流行演出剧目「冠名权」的广告销售,今日这般明显张扬,可能还是一特例。开场,大萤幕上放映各批人等相约喝酒的场景,然后切换到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说的那段醉酒,突然昏暗中,毛威在舞台上作摔倒状正式亮相了。他挟著醉态说,你们以为我摔倒就爬不起来了吗?这最后一句「醉话」,似乎是毛威对自己曾醉酒驾车经历的自嘲。这台《喝酒这点事》,局限于主演个人经验和体会,以自己本行的相声手段为基础,多次卖弄与酒有关的陈旧段子,其间穿插播放了一些随手胡掰幽默的视频片段,再来是天南地北各种人的喝酒趣事,特别是在〈毛随自见〉片段中,大量播放他成名的诸多影片,使得演出气氛跌至谷底,暖场造势后难道他要竞选国大代表吗?扣除而后现场抽奖送酒环节,实际上演出本身上不到一个小时,该场演出有幸号召武警同志们的包场观赏,难怪有笑声频起、掌声齐整的壮观气势。

酒后箴言 置入行销

一场演出能送出卅瓶价值不菲的国酒,观众看似开心其实是最大输家,演出中多次被提及的商家和商品才是最开怀畅快的,没想到可以如此名正言顺地置入广告,毛威的卖力行销让当初想出一口气的艺术总监吓出冷汗,即使这场演出能赚到利润,恐怕仅此一次,加演无望了。演出者不按剧本随意起舞,灯光音乐失去著节奏,歪在舞台上现身说法,开口即谈酒驾逃跑路线,企图拉近与观众的距离,看起来似乎是酒后的箴言,才会口齿不清地宣传酒驾后名振社会版的影响力。如果说周立波的清口成功之处,是总结了卅年历史的生活经验,方能引人入胜;胡晴云则是撷取网络笑资,努力背诵出男人那点事,才有瞬间烟花之亮景;眼下这位毛遂自荐的主角,自比为小三(第三者),但求观众对他包容,不敢奢求包养。岂知台上硕大的酒瓶,不正是商家置入行销的最大明证,以个人的行销能力,拉来了团体赞助的低价包场时,号称三国大战的演出,其实和企业内自办的抽奖晚会相去不远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