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阮的手 |
专栏 Columns

牵阮的手

另一个公证纪念日,只有在记得时我们才会庆祝。方式通常只是写个卡片,还是一起吃个晚餐,或是给对方来场按摩而已。但今年,我突然在公证日那天下午想起这件事,而且我有个灵感,想要来唱那一首我正在认真学、好美的台语歌送给我太太。她并不知道我在学这首歌,所以这一定会是个惊喜!

另一个公证纪念日,只有在记得时我们才会庆祝。方式通常只是写个卡片,还是一起吃个晚餐,或是给对方来场按摩而已。但今年,我突然在公证日那天下午想起这件事,而且我有个灵感,想要来唱那一首我正在认真学、好美的台语歌送给我太太。她并不知道我在学这首歌,所以这一定会是个惊喜!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段网路上播放的保加利亚歌唱选秀节目,在那个节目中,有个年轻的女孩唱著玛丽亚.凯莉的〈Can’t Live Without You〉这首非常有感情的英文歌,这段影片会广为流传,是因为那个女孩的发音超级无厘头,加上有人帮她在银幕上打出学著她的发音,但却都是毫无意义的字幕时,笑点更是破表。因此,当这个女孩张开她的手臂,仰望著天,大声嘶吼著“Ken Lee bu dowchoo”时,当场一炮而红。

我学了一首台语歌

住在台湾的这十九年,我并没有一个可以学习台语的环境。我的岳父是外省人,所以我太太一家人平时都说国语。在学校,我没有机会听到学生或同事讲台语,而且也没人会指望一个外国人可以听懂,当然就没人会在我面前讲台语。

刚到台湾,我有一系列的音乐会要到南部去表演,那时,我不停地听到有人在说台语,因此,我下定决心学习。在三个月的课程中,我试著念出一些基本的字,还有掰出几句简单的句子。但没多久,那一系列的音乐会结束后,我就再也没机会听到有人说台语。

前不久,我为了个表演,努力地学一首台语歌〈牵阮的手〉,我发现这是一首好美的歌,但是对我来说,它好难学!

两个结婚纪念日

我非常爱我的太太,我对她的爱多到我非得娶她两次不可!

其实,第一次结婚,是因为在当时,我这个在研究所遇到的台湾女友要毕业了,这也表示她的学生签证快要到期,她必须离开美国。如果她就这样离开,我们的恋情应该也会告吹。所以,就算那时我们只认识了差不多一年半,根本还没准备好要互许终身,但结婚这个步骤,却可以瞬间解决我们当时所面临的一切问题。

就这样我们偷偷跑去公证结婚,并且说好,如果在未来的一年或两年内不和,或是互相不能适应,就再偷偷地离婚。但若是我们仍疯狂地相爱著,我们就会告知双方父母,并准备一场正式婚礼。

差不多一年后,我们决定要厮守一辈子,所以依例禀报了双方父母,举行了一场传统的美式婚礼。因为这一天才是我们真正对彼此有所承诺的日子,所以往后每年此时,都会特别庆祝。我们会送对方一份很棒的礼物,吃一顿浪漫又高档的晚餐,然后到一间豪华,但房间内有著几样让人无法理解要如何使用、既特别又奇怪家具的汽车旅馆去住一晚。

特别的纪念礼物

另一个公证纪念日,只有在记得时我们才会庆祝。方式通常只是写个卡片,还是一起吃个晚餐,或是给对方来场按摩而已。但今年,我突然在公证日那天下午想起这件事,而且我有个灵感,想要来唱那一首我正在认真学、好美的台语歌送给我太太。她并不知道我在学这首歌,所以这一定会是个惊喜!

到了晚上,当我们一家人就像平常一样地吃完晚餐后,我宣布我的纪念日礼物是一首歌,并坐到钢琴前。我偷瞄了我太太一眼,看到她笑得好开心,于是我尽可能深情地、非常努力地大声唱著:「砍~温咧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