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与顶尖的最高等级! 齐玛曼助阵 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再访 |
杨颂斯拥有广博的视野和内涵,能够依据不同的曲风、不同乐团特性,塑造他独树一格的特色。
杨颂斯拥有广博的视野和内涵,能够依据不同的曲风、不同乐团特性,塑造他独树一格的特色。(Astrid Ackermann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音乐

完美与顶尖的最高等级! 齐玛曼助阵 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再访

睽违七年,指挥大师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这将再度访台,以解乐迷思渴之情。杨颂斯这位备受赞誉的指挥家,今年初宣布不再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续约,却将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长合约至二○一八年,可见后者于他而言是多么契合的音乐伙伴。此次访台也邀到钢琴大师齐玛曼演出布拉姆斯《第一号钢琴协奏曲》,这次的演出对乐迷而言,不啻是完美与顶尖的最高等级!

文字|李秋玫、Astrid Ackermann
第263期 / 2014年11月号

睽违七年,指挥大师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这将再度访台,以解乐迷思渴之情。杨颂斯这位备受赞誉的指挥家,今年初宣布不再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续约,却将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长合约至二○一八年,可见后者于他而言是多么契合的音乐伙伴。此次访台也邀到钢琴大师齐玛曼演出布拉姆斯《第一号钢琴协奏曲》,这次的演出对乐迷而言,不啻是完美与顶尖的最高等级!

力晶二十周年经典飨宴—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

11/29~30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去年,柏林爱乐首席指挥拉图宣布,二○一八年任期届满之后将不再续任。消息一出,乐团对于接班人的物色与布局动态,就成了全球乐坛观察及预测的焦点。但在关注之余,也不难令人联想到二○○○年阿巴多自柏林爱乐卸任时,现任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指挥杨颂斯(Mariss Jansons),也曾是热门的接班人选。在进入第二轮评选的几个人中,拉图和杨颂斯是两个最强劲的对手,但最后结果却急转弯——杨颂斯以身体因素的考量,选择让贤。

虽然退出竞逐,但并不表示杨颂斯的实力与拉图相较有丝毫落差。他从二○○三年接任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时,手中还未放掉美国匹兹堡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一职。隔年秋天,他又从夏伊(Riccardo Chailly)手中,接棒成为阿姆斯特丹大会堂的首席指挥。而在这之前,他丰富的经历已经包括了奥斯陆爱乐首席指挥、伦敦爱乐首席客座指挥……更遑论其他知名乐团的竞相邀请了。

年过七十  仍站在乐界颠峰

在录音上,杨颂斯的作品也为人津津乐道。早年灌录的萧斯塔可维奇第七号《列宁格勒》、《第五号交响曲》与穆索斯基《展览会之画》,不是获奖肯定,就是乐迷的经典珍藏。之后与阿姆斯特丹大会堂管弦合作的白辽士《幻想交响曲》,赢得荷兰路易斯特大奖。二○○四年与伦敦交响合作的马勒《第一号》、《第九号》交响曲,更获得「马勒奖」荣誉。而他个人发展之如日中天,不但被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誉为当今乐坛「最能表现音乐灵魂」的指挥之一,在二○○六年与二○一二年两度获邀担任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二○一一年更被德国杂志Opernwelt评为「年度指挥」。很难想像年过七十的他,不但站在乐界的颠峰,名气也不断直线上升。

一九四三年出生于拉脱维亚的杨颂斯,出生于音乐世家,父亲阿尔夫德(Arvid Jansons)是前苏联重量级指挥,因为曾带领日本东京交响乐团巡回,并在经营困境时慨然相挺,因此被乐团封为永久的名誉指挥。他的母亲则是首席女歌手,所以对他来说,剧院从小就是他的游戏场。在得天独厚的环境下,杨颂斯接受了整套的俄派教养。自迁居奥国后师从汉斯.斯瓦洛夫斯基(Han Swarowsky)和卡拉扬,更让他拥有严谨的训练。在不同文化的影响下,杨颂斯拥有广博的视野和内涵,能够依据不同的曲风、不同乐团特性,塑造他独树一格的特色。

携手齐玛曼  完美与顶尖的组合

今年初,杨颂斯宣布了不再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续约,却将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延长合约至二○一八年。这个讯息透露著双方的理念契合、合作愉快,并且能够预知相互加成的未来。继二○○七年访台之后,杨颂斯将率领乐团再度来台演出两场音乐会。首场以耳熟能详的曲目为主,包括德弗札克第九号交响曲《新世界》及穆索斯基/拉威尔的《展览会之画》。第二场除了演出史特劳斯的《唐璜》、《玫瑰骑士》组曲外,更邀请钢琴大师齐玛曼担纲布拉姆斯《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的钢琴独奏。

即使暌违七年,当下的感动至今仍是余韵犹存。从开放预售当天观众之积极抢票,还一度造成售票系统当机的情况看来,乐迷们并未忘记当时那个台上台下、共同随著旋律起伏呼吸的时刻。回想当年来台时,杨颂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的搭配,被维也纳乐评赞许为「绝无仅有的完美组合」。如今,这个组合再加上齐玛曼的高人气,只能赞叹这次的旋风,将是完美与顶尖的最高等级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齐玛曼  有为有守真性情

同样在去年的六月间,波兰钢琴家齐玛曼出席在德国埃森所举办的「鲁尔钢琴音乐节」(Ruhr Piano Festival),但演出到一半,他发现包厢中有人正对著他的演奏录影,随即要求对方停止拍摄,并愤而步入后台以示抗议。几分钟之后,他调整情绪回到舞台,向观众解释道:「Youtube对于音乐的杀伤力是相当大的!」他已经为此失去许多机会,因为唱片公司会告诉他:「很抱歉,这些在Youtube上都已经有了。」

齐玛曼是一位博学多闻的钢琴家,对声响、心理、物理、政治等都能侃侃而谈,私底下更是为亲和力十足的谦谦君子。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全然是基于对一种理念的信仰与执著。例如早年他为了音色的要求而带著自己的钢琴巡回演出,即使在九一一事件之后被美国海关扣押并销毁,他还是坚持带著钢琴的内部装置,再到当地与史坦威钢琴合作,装上外壳演奏,如法炮制多年。

作为一位钢琴家,他绝不孤傲自赏,而是关怀时事、并以一己的力量替群众发声。二○○六年他在巴尔的摩演奏时,发言抨击美国Guantanamera监狱政策,并宣布在小布希总统下台前,不会再到美国演出。二○○九年,更因美国准备在波兰布署飞弹防御系统而在洛杉矶演奏会中宣示:「别染指我的国家。」虽然有人认为这般行径超出一位演奏家该有的行为,但他为了弹奏出完美无瑕疵的乐曲不惜大费周章,为了与现场有良好的交流宁可十五年只出一张专辑,为了人权、甚至自己的国家情愿冒著失去粉丝的风险,也要争一个道理……正因为如此,齐玛曼在无形中赢得更多的掌声,而这些掌声不仅为了他精湛的琴声,也是要献给他这难能可贵「真性情」。(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