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ㄞ国party》 回应台湾当下政治乱象 |
《ㄞ国party》改编自《乌布王》,场景设定在一间五金行,全剧聚焦于人的「幼稚」与「兽性」。
《ㄞ国party》改编自《乌布王》,场景设定在一间五金行,全剧聚焦于人的「幼稚」与「兽性」。(阮剧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改编法国剧作家贾里《乌布王》

《ㄞ国party》 回应台湾当下政治乱象

继南非偶戏版《乌布王》八月在台北演出,嘉义在地的阮剧团也挑上此剧,改编为《ㄞ国party》,透过剧中荒谬的人物性格与行为,回应台湾当下的政治乱象。全剧场景设定在在一间五金行,演员操著「非官方语」的闽南方言,运用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物件入戏,用三岁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闹的气质演绎「独裁」。

继南非偶戏版《乌布王》八月在台北演出,嘉义在地的阮剧团也挑上此剧,改编为《ㄞ国party》,透过剧中荒谬的人物性格与行为,回应台湾当下的政治乱象。全剧场景设定在在一间五金行,演员操著「非官方语」的闽南方言,运用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物件入戏,用三岁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闹的气质演绎「独裁」。

阮剧团《ㄞ国party》

11/1~2  13:30、18:30 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实验剧场

11/8  19:30   11/9  14:30 高雄正港小剧场

INFO 05-2261428

 

今年的台北艺术节,来自南非的翻筋斗偶戏团以结合偶戏、真人、动画的表现手法,搬演十九世纪末法国剧作家贾里(Alfred Jarry)的代表作《乌布王》。贾里笔下满口脏话、疯狂残酷、杀人弑君的乌布王,以虚构的加害者形象,植入一九九六年南非的社会情境中。不约而同,嘉义的阮剧团亦挑上此剧,改编为《ㄞ国party》回应台湾当下政治乱象。

改编《乌布王》  隐喻台湾当下

导演汪兆谦说,《乌布王》首演的序里提到:「故事发生在波兰,意思就是『没有这个地方』(Nulle Part)。」的确,当时只有波兰人而没有波兰国。换言之,剧作家将场景设定在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我们可以想像是世界的各个角落。

《乌布王》被视为荒谬剧的先驱、超现实主义的先锋,剧本开头第一句台词「恁老母的屎」,浓缩了全剧的主题:荒谬、愚蠢和残酷,如同剧中人物一般,毫无心理动机,只剩下人类的原始冲动:野心、贪心、怯懦。汪兆谦认为,「反」与「颠覆」是该剧很重要的核心意念,贾里甚至自创无意义的「啪嗒学」,逆反一切的意义。

《ㄞ国party》移植原著精神,短短的剧名使用了「英语、中文、注音」三种语言,呈现台湾人「混搭」、「拼贴」的常民精神。「party」呼应台湾人喜爱凑热闹的民族性,与原作「泼洒、混乱」特质连结;「ㄞ国」则可以联想到「爱国」,也可指涉「哀国」、「唉国」等多重涵义,每一个都不是「ㄞ」这个字,也都有可能是这个字。

物件嬉闹入戏  聚焦人的幼稚与兽性

《ㄞ国party》场景设定在一间五金行,演员操著「非官方语」的闽南方言,运用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道具,如气球、假人头、橡胶水管、猫熊人偶、玩具马等物件入戏,搬演一则遥远国度的暴君故事。用三岁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闹的气质演绎「独裁」,汪兆谦强调,全剧聚焦于「人性」——人的「幼稚」与「兽性」。

在很不平静的甲午年,充斥「屎尿」与不雅词语的《ㄞ国party》,即将挑战南部观众忍耐力,给观众看一场「坏」戏。选举将届,剧中虽一再提醒「这个地方在波兰,离我们很远」,但身处纷乱时局的台湾民众,对这场荒谬剧应该会有「很近」的感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