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子肢体实验室再度访台 《女仆》 搬演人性欲望的扭曲与变形 |
梯子肢体实验室的《女仆》聚焦于自我和他者的界限模糊、爱恨交织的人性张显。
梯子肢体实验室的《女仆》聚焦于自我和他者的界限模糊、爱恨交织的人性张显。(国家两厅院 提供)
戏剧

梯子肢体实验室再度访台 《女仆》 搬演人性欲望的扭曲与变形

曾于二○○八年来台演出毕希纳剧作《伍采克》的韩国梯子肢体实验室,以充满动能的肢体精准诠释文本,令人惊艳。此次再访将带来法国作家尚.惹内知名剧作《女仆》,导演林度完借此突显人类底层欲望的扭曲与变形,将以巨大的木头衣柜,象征角色的真实处境与内在想像共存的空间,暗示她们的心理状态。

曾于二○○八年来台演出毕希纳剧作《伍采克》的韩国梯子肢体实验室,以充满动能的肢体精准诠释文本,令人惊艳。此次再访将带来法国作家尚.惹内知名剧作《女仆》,导演林度完借此突显人类底层欲望的扭曲与变形,将以巨大的木头衣柜,象征角色的真实处境与内在想像共存的空间,暗示她们的心理状态。

梯子肢体实验室《女仆》

11/13~15  19:30   11/16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11/21~22  19:30

高雄 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281展演场

INFO  02-33939888

私生子、窃贼、罪犯、鸡奸者、妓男,法国作家尚.惹内(Jean Genet)的每一个身分都不见容于社会,他的一生始终被排除在世界的主流价值之外。他说:「被家庭抛弃的我,纵情于男色、窃盗和罪恶的浪恣生涯。由是,我得以全然弃置那个舍弃我的世界。」透过书写情色、败德、欲望,他彻底颠覆体制价值,穷凶极恶地追逐著「恶」的极限,仿佛透过全然否定,才能升华激悦救赎。他笔下的畸零人物,个个都是他的分身,就像剧本《女仆》中,两名女仆与主人互为对照,恍若多棱镜,每一面都折射出自我——冀望的、憧憬的,羞恶的、卑微的……

透过外在肢体  挖掘文字隐喻

二○○八年曾来台演出毕希纳剧作《伍采克》的韩国梯子肢体实验室(Sadari Movement Laboratory),此次将再以肢体剧场的形式,搬演惹内的《女仆》。剧中两名女仆,趁著女主人不在家时,玩起角色扮演的游戏,当游戏终止,潜藏其中的谋杀计划仍持续上演,将她们推向意想不到的毁灭。导演林度完认为,与其说女仆对主人的忌妒与恨意,是社会阶级对立,他更倾向突显人类底层欲望的扭曲与变形。全剧将聚焦于自我和他者的界限模糊、爱恨交织的人性张显,而二元关系的对立——现实与虚幻、内在与外在、主体与客体,则强化了主题。

《伍采克》以椅子为贯穿全场的物件,《女仆》则以巨大的木头衣柜,象征角色的真实处境与内在想像共存的空间,暗示她们的心理状态。林度完说,演出将从原始的文本结构中解放,透过外在肢体营造的场面和意象,以及多媒体、声响的加入,转换为剧场语汇,重新发现、挖掘隐藏在文字背后的多重隐喻。林度完强调,动态的空间转换与舞台上演员的节奏,比写实戏剧的对话对白更能深刻描绘角色的心理状态、社会层级。「当舞台上一切元素被适妥地处理,隐喻自然就会浮现。」

从文本找出身体意象  注入新生命

梯子肢体实验室成立于一九八八年,导演林度完在法国接受贾克.乐寇系统的训练,回国后投入肢体剧场的实验。该团擅长从文本中分析摸索出富含动能的身体意象,替文本注入新生命,并成功发展出多元且简洁有力的肢体语汇,作品有高度的戏剧性。二○○七年,《伍采克》在爱丁堡艺穗节上演,拿下了爱丁堡艺穗节总体剧场大奖(Total Theater Award)。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