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或逝言? 辩证无常人生与永恒执念 |
《誓.逝》的行为演出将以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行为演绎流动的永恒。
《誓.逝》的行为演出将以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行为演绎流动的永恒。(世纪当代舞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跨领域创作展演《誓.逝》

誓言或逝言? 辩证无常人生与永恒执念

由老画家王攀元亲身故事发展而来,编舞家姚淑芬与策展人吴牧青合作的「誓.逝」一展邀集国内外近十名创作者,以殊异媒材反复辩证存在的当下,探讨人生、爱情、环境变迁等,皆环绕著誓言的不可确定性与生命的无常。展出期间亦有舞者行动演出《誓.逝》,与身体表演者刘守曜每日「行走」,以身体展现相关概念。

由老画家王攀元亲身故事发展而来,编舞家姚淑芬与策展人吴牧青合作的「誓.逝」一展邀集国内外近十名创作者,以殊异媒材反复辩证存在的当下,探讨人生、爱情、环境变迁等,皆环绕著誓言的不可确定性与生命的无常。展出期间亦有舞者行动演出《誓.逝》,与身体表演者刘守曜每日「行走」,以身体展现相关概念。

世纪当代舞团《誓.逝》

12/6~7  16:00

12/13~14  16:00

12/20~21  16:00

12/27~28  16:00

台北 北师美术馆

INFO  02-23944354

「我不相信永恒。」编舞家姚淑芬回答地决绝,更精确地说,虽对舞蹈的爱坚信不移,但她不相信情爱的永恒,然而,与吴牧青共同策展,即将在北师美术馆举办为期一个月的「誓.逝」一展,邀集国内外近十名创作者,以多元、跨界的展演形式,横跨视觉艺术、剧场表演、录像等,却是从一则近似于「都市传奇」的爱情故事发展而来。

姚淑芬提到,二○○九年与老画家王攀元结识创作《婚礼》、《春之祭》以来,多次听攀老提及年轻求学时与季竹君相识的往事:当年攀老病重无人探望,同是上海美院的音乐学院学生季竹君来探望,问:「你需要什么帮助?」攀说:「我不要死,死了没人帮我埋骨。」季答:「王同学,我来救你,我将永远在你身边,万一你不幸死了,我会与你一同埋在土中。」后来,攀老奇迹地康复,但两人却因战火流离从此失联。

跨域展演  探讨「誓言」

「这是不可能发生在现今社会里的童话,简直像是捏造的。」姚淑芬顿了顿,「但攀老相信。他的执念就是永恒的,对当下的执著。这个展览就是在讲这个。」当下/永恒、流动/固著、存在/消亡……这个跨越领域的创作展演计划由几组对立、矛盾的概念组成,汇集了台湾王攀元、刘守曜、蔡明亮、秦政德、李明学、邓泰华、英国Jeroen Speak、澳洲Leisa Shelton、日本高桥启祐等创作者,以殊异媒材反复辩证存在的当下,探讨人生、爱情、环境变迁……皆环绕著誓言的不可确定性与生命的无常。

此外,十二月起每周六日也有《誓.逝》的行为演出,七位舞者与剧场导演刘守曜不跳舞,而将以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行为演绎流动的永恒。有趣的是,透过讨论,舞者们在展览开始前就开始执行生活中微小的「誓言」——比如,每日搜集自己掉落的头发;每日与男友互相发誓,并执行约定;每日到不同的人家中洗头发……舞者们近似偏执狂地执行古怪又细琐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誓言的本质:私密与我执。舞者们执行「誓言」期间所使用的物件也将在展场中呈现。

行走不断  演出「执念」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静态的展览与演出外,担任客席表演者的刘守曜在展览期间的平日还会不间断地行走于美术馆内。但为何是刘守曜?为何是行走?「『时间』是这个展览中最重要的元素,行走则是最具体的姿态——我们被时间引领、推动著每个下一步。刘守曜是我的不二人选,因为他的执念不会轻易改变,这种生命厚度是年轻人所没有的。」姚淑芬说。

有趣的是,「行走」与「日常时间」的归返,做得最彻底的导演蔡明亮也正巧在美术馆进行上一档的「郊游」展出。姚淑芬某天到美术馆开会时,巧遇蔡明亮,相谈甚欢下也邀他以「钉子户」身分成为「誓.逝」参展艺术家,将在夜间以影像呈现作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