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是小的鲜,味是RAW的好 |
PAR表演艺术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肉是小的鲜,味是RAW的好

亦舒早已写过:「他必须要站在阳光下,他的地盘,推著水果,移植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不行的……阿庆的眼睛离开了阳光便有钝色……」必须是单纯的「路人甲」,卖西瓜的阿庆才能成为女性视觉下的欲望投射物。不谋而合的,与电视节目中消防员被女主持人青睐的原因一样,「小鲜肉」味美其实不是因为鲜,而是,原始。象征未经修饰、浑然天成的「真男人」。

亦舒早已写过:「他必须要站在阳光下,他的地盘,推著水果,移植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不行的……阿庆的眼睛离开了阳光便有钝色……」必须是单纯的「路人甲」,卖西瓜的阿庆才能成为女性视觉下的欲望投射物。不谋而合的,与电视节目中消防员被女主持人青睐的原因一样,「小鲜肉」味美其实不是因为鲜,而是,原始。象征未经修饰、浑然天成的「真男人」。

我的办公室在十一楼,居高临下,一望无际,楼下是偌大一个足球场,和旁边的四个篮球场。客人来了,无不羡煞窗外视野开阔,教人心旷神怡——那是「以前」。换了「现在」,赞叹声相差无几,但内容全然不同,因为,大家的眼界,已从看天、看云、看遥遥对望的大厦阳台,转移到球场上赤膊与挥汗如雨的男性肉体上。点点如蝼蚁,之中有嫩也有老,无奈我们久经媒体洗礼,尽管不作星探,也有义务不要暴殄天物——今天他们一律被看成是「小鲜肉」。

又或是「天菜」、「糕点金秀贤」、「猪肉档金泰希」,恍如一夜之间,菜市场贩售的不再是祭五脏庙的食物,而是解决某种饥饿的人肉。

没有卖与不卖,只差今天与明天

当然,也不是一般的人肉。「小鲜肉」三字仅属简称,还原后是各种质量保证:童颜、巨肌、人鱼线、帅。但引人入胜的是,他(们)到底「人在市场」,还是「不在市场」?廿岁凉糕小老板,在一帧帧侧拍的照片中,全是埋头苦干,好不专注工作。看似心无旁骛,不料眼前人的「鲜」字招牌,随即被杀风景的一语踢爆:「有网友认出:『他就是去年Men’s Uno十强,是签约的模特了。』」

真的?假的?故事的下文,似乎没有想像中重要,因为此起彼落,我们的眼球很快又迎来急不及待要上的第二道、第三道「菜」。说是天天新款有点夸张,可是,先河有人开了,跟风也是循众要求。于是,菜市场不再独占鼇头,「小鲜肉」的搜猎与展览范围由网路到电视,由因工作需要到应节目主持人要求,一名消防员也在镜头前「被扒光」。同时,作为观众的我们,不断听到相同的问号:「没有想进演艺圈?没有想过当艺人?」「廿二岁还是有时间考虑这件事。」

兜一大圈,没有卖与不卖,只差今天与明天。

然后,一个饼乾品牌推出了标语是「一块更快乐」的广告片。「一块」,不止是饼乾的量词,更隐含片中情景的暗示:一名「小鲜肉」——外貌与身材当然不乎这个美丽的称号,但相比在他身边对他虎视眈眈的壮丁们——身入看来全是基佬天下的澡堂,危在旦夕的是,他有可能被当成脆卜卜的饼乾般「压扁」或「折成两半」。

得趣的人可以「一块」(上),逃不掉被「吃」的他也是一块——不小,不鲜的「一块」。虽说本来是「排骨」,但叨大家口味的光,也当上了「肉」。

味美不是因为鲜,而是「原始」

二○○六年,张孝全演过《孽子》、《盛夏光年》后,踏足舞台在《水浒传》挑起大梁。海报上数他年纪最轻,站在各位演出与人生经验比他丰富的「前辈」中间,只有他一人裸著上半身。那裸,既是平面设计师的选择,也是副题“What is Man? ”的图像注解——阳刚(光)拂了一身还满,但那也可以是对男性胴体的欲望投射抛出问号——男人抑或男孩,关键真的只在身上肌肉多少?

亦舒早已写过:「他必须要站在阳光下,他的地盘,推著水果,移植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不行的……阿庆的眼睛离开了阳光便有钝色……」必须是单纯的「路人甲」,卖西瓜的阿庆才能成为女性视觉下的欲望投射物。不谋而合的,与电视节目中消防员被女主持人青睐的原因一样,「小鲜肉」味美其实不是因为鲜,而是,原始。象征未经修饰、浑然天成的「真男人」。

「男人」被「真」物化,就如「小鲜肉」一旦入了演艺圈,便难逃被喂瘦肉精。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