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交替的剧场风景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世代交替的剧场风景

过去,我们对于法国当代剧场的了解,多停留在彼得・布鲁克、莫虚金、薛侯(Patrice Chereau)等上个世纪的大师身上,长期研究法国戏剧的学者杨莉莉今年甫出版的《新世代的法国戏剧导演》,为我们勾勒出新世纪法国剧坛的轮廓样貌。

杨莉莉在书中提及,较诸欧陆各国,法国导演的世代交替来得十分突然。九○年代的巴黎剧坛,随著两大导演——安端.维德志(Antoine Vitez)猝亡、薛侯淡出戏剧圈,其他资深导演均未见超越往昔水平之作。在世纪之交,法国剧坛弥漫一股不知方向何在的危机感,「创作人才断层」及「世代焦虑」,大师接班人在哪里?成了大家热切关注讨论的议题。

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波默拉(Joel Pommerat)、诺德(Stanislas Nordey)、布隆胥维(Stéphane Braunschweig)、德摩西-莫塔(Emmanuel Demarcy-Mota)、西瓦迪耶(Jean-François Sivadier)、费斯巴哈(Frédéric Fisbach)、诺吉习尔(Arthur
Nauzyciel)等,这些如今声势如日中天,分别执掌法国各大公立剧院及艺术节的中生代导演,便是在这波世代交替的浪潮中,所崛起的指标人物。

不同于历经六八学运与政争的上一代导演,这一批新世代导演的成长过程,正值法国重大的转型阶段,多元却分崩离析的价值观点、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冲击、网路世代的全球化现象,及移民、战争、弱势族群、废死、同性伴侣等诸多人权议题,让他们无不以作品回应社会,见证这个时代,展现他们对于当下局势的思索、理解与关怀。

他们面对文本的态度迥异于往,不再拘泥于文本诠释,不论处理希腊悲剧、莎剧、契诃夫、尤涅斯柯或是当代新文本,都能提出自己的观点。在剧场美学上,致力于突破舞台演出的框架,大大开拓了表演的可能,标榜跨界、运用多媒体、发展肢体语汇、著重视觉意象、直接和观众互动交流等,种种另类手段,最终目的在于,回归剧场本质,以期在影音充斥的时代里,为剧场保有其独特的性格。

导演身分之外,他们也被赋予掌管剧院、艺术节的重责大任,这些「头衔」、「位置」让他们得以大显身手,认真思索戏剧如何与社会连结、对广大群众发声;在现实的挑战中,他们不妥协地坚守文化理想,一肩扛负剧场「公共服务」的使命。

本期特别企画将引介这些重量级导演,看他们如何撑起法国剧坛一片天,同时聚焦即将携作品《仙杜拉》来台的波默拉。能编善导的他,被评论称为「舞台的作者」,作品屡获法国戏剧大奖。关于他的剧作风格与导演美学,我们将有深度剖析与独家专访,带读者了解他编导合一的创作历程与剧场思索。

法国戏剧学者巴努曾说:「没有年轻剧场,只有新剧场。」意即剧场艺术的创新与否,与艺术家的年龄无直接关系。世代交替与否,从来不是真正的重点,而是如何透过剧场,捕捉不断变动的时代风景,这才是剧场存在的根本价值与意义。

文字|黎家齐
第275期 / 2015年11月号

过去,我们对于法国当代剧场的了解,多停留在彼得・布鲁克、莫虚金、薛侯(Patrice Chereau)等上个世纪的大师身上,长期研究法国戏剧的学者杨莉莉今年甫出版的《新世代的法国戏剧导演》,为我们勾勒出新世纪法国剧坛的轮廓样貌。

杨莉莉在书中提及,较诸欧陆各国,法国导演的世代交替来得十分突然。九○年代的巴黎剧坛,随著两大导演——安端.维德志(Antoine Vitez)猝亡、薛侯淡出戏剧圈,其他资深导演均未见超越往昔水平之作。在世纪之交,法国剧坛弥漫一股不知方向何在的危机感,「创作人才断层」及「世代焦虑」,大师接班人在哪里?成了大家热切关注讨论的议题。

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波默拉(Joel Pommerat)、诺德(Stanislas Nordey)、布隆胥维(Stéphane Braunschweig)、德摩西-莫塔(Emmanuel Demarcy-Mota)、西瓦迪耶(Jean-François Sivadier)、费斯巴哈(Frédéric Fisbach)、诺吉习尔(Arthur
Nauzyciel)等,这些如今声势如日中天,分别执掌法国各大公立剧院及艺术节的中生代导演,便是在这波世代交替的浪潮中,所崛起的指标人物。

不同于历经六八学运与政争的上一代导演,这一批新世代导演的成长过程,正值法国重大的转型阶段,多元却分崩离析的价值观点、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冲击、网路世代的全球化现象,及移民、战争、弱势族群、废死、同性伴侣等诸多人权议题,让他们无不以作品回应社会,见证这个时代,展现他们对于当下局势的思索、理解与关怀。

他们面对文本的态度迥异于往,不再拘泥于文本诠释,不论处理希腊悲剧、莎剧、契诃夫、尤涅斯柯或是当代新文本,都能提出自己的观点。在剧场美学上,致力于突破舞台演出的框架,大大开拓了表演的可能,标榜跨界、运用多媒体、发展肢体语汇、著重视觉意象、直接和观众互动交流等,种种另类手段,最终目的在于,回归剧场本质,以期在影音充斥的时代里,为剧场保有其独特的性格。

导演身分之外,他们也被赋予掌管剧院、艺术节的重责大任,这些「头衔」、「位置」让他们得以大显身手,认真思索戏剧如何与社会连结、对广大群众发声;在现实的挑战中,他们不妥协地坚守文化理想,一肩扛负剧场「公共服务」的使命。

本期特别企画将引介这些重量级导演,看他们如何撑起法国剧坛一片天,同时聚焦即将携作品《仙杜拉》来台的波默拉。能编善导的他,被评论称为「舞台的作者」,作品屡获法国戏剧大奖。关于他的剧作风格与导演美学,我们将有深度剖析与独家专访,带读者了解他编导合一的创作历程与剧场思索。

法国戏剧学者巴努曾说:「没有年轻剧场,只有新剧场。」意即剧场艺术的创新与否,与艺术家的年龄无直接关系。世代交替与否,从来不是真正的重点,而是如何透过剧场,捕捉不断变动的时代风景,这才是剧场存在的根本价值与意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