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玩意 新生命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总编辑的话Editorial

老玩意 新生命

偶戏,这个自古以来就让人们著迷的剧种,起源甚早,而且一从开始,它就不是专属于小朋友的玩意。若是要追溯起偶戏的历史,大多和祭祀鬼神、宗教仪式等严肃的话题脱不了关系,到了后来才逐渐演变,成为民间的娱乐之一。

近年来随著科技的进步让剧场技术愈加纯熟,加上东西方交流日益频繁,也让偶戏的世界,从原本的杖头偶、袋偶、悬丝偶、影偶等传统形式中跳脱出来,变得灿烂且多元。更有趣也更值得注意的是,偶戏随著现代戏剧的演化,让戏偶、操偶师和观众之间的互动关系产生了质变,有些偶戏的演出,操偶师不再只是幕后的藏镜人,他们也分饰剧中的角色,担任演员。但无论如何,就如同本刊文中所述:「偶戏之所以吸引人,因为它是一个奇观,是赋予死物生命的奇迹。」就如同剧场一样,如何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让观众的想像力随著灯光起伏、举手投足而起舞,就端看每个剧团说故事的本领了。当然无庸置疑的,随著本届台北艺术节而来的南非翻筋斗偶剧团,绝对是说故事的个中好手。

南非翻筋斗偶剧团从一九八一年的地方剧团起家,到二○○七年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战马》,可谓是一「战」成名,绝非「偶」然。不管是在伦敦西区、纽约百老汇、柏林等地,都激起观众的热烈回响。而且还得到伦敦《标准晚报》戏剧奖、「戏剧评论圈」戏剧奖、「奥立佛奖」、东尼奖等荣耀加持,据说中文版的《战马》,也预估在二○一五年时,于北京、上海等地现身。所以在本期杂志中,我们就从《战马》开始,到即将来台演出的《乌布王》,带您一窥南非翻筋斗偶剧团的创作点滴。

一样从古早走到现代,来自北亚大陆的「呼麦」,也在世界音乐的风潮中后来居上,为乐迷所关注。这飞扬在大草原流传已久的喉间吟唱,似乎和爵士、即兴、噪音音乐、前卫音乐、甚至是电音扯不上关系;而遥远的唐努乌梁海、阿尔泰山、萨彦岭甚至是图瓦共和国这些地理名词,相信对台湾的读者也是一抹模糊且陌生的存在。从音乐到地理,这些又有什么理不清的牵绊?别急,就让我们跟著今年国家两厅院新点子乐展,与来自图瓦的跨界女高音珊蔻.娜赤娅克,一同追寻那来自亚洲中心、既古老且现代的人声风景。

偶戏,这个自古以来就让人们著迷的剧种,起源甚早,而且一从开始,它就不是专属于小朋友的玩意。若是要追溯起偶戏的历史,大多和祭祀鬼神、宗教仪式等严肃的话题脱不了关系,到了后来才逐渐演变,成为民间的娱乐之一。

近年来随著科技的进步让剧场技术愈加纯熟,加上东西方交流日益频繁,也让偶戏的世界,从原本的杖头偶、袋偶、悬丝偶、影偶等传统形式中跳脱出来,变得灿烂且多元。更有趣也更值得注意的是,偶戏随著现代戏剧的演化,让戏偶、操偶师和观众之间的互动关系产生了质变,有些偶戏的演出,操偶师不再只是幕后的藏镜人,他们也分饰剧中的角色,担任演员。但无论如何,就如同本刊文中所述:「偶戏之所以吸引人,因为它是一个奇观,是赋予死物生命的奇迹。」就如同剧场一样,如何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让观众的想像力随著灯光起伏、举手投足而起舞,就端看每个剧团说故事的本领了。当然无庸置疑的,随著本届台北艺术节而来的南非翻筋斗偶剧团,绝对是说故事的个中好手。

南非翻筋斗偶剧团从一九八一年的地方剧团起家,到二○○七年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战马》,可谓是一「战」成名,绝非「偶」然。不管是在伦敦西区、纽约百老汇、柏林等地,都激起观众的热烈回响。而且还得到伦敦《标准晚报》戏剧奖、「戏剧评论圈」戏剧奖、「奥立佛奖」、东尼奖等荣耀加持,据说中文版的《战马》,也预估在二○一五年时,于北京、上海等地现身。所以在本期杂志中,我们就从《战马》开始,到即将来台演出的《乌布王》,带您一窥南非翻筋斗偶剧团的创作点滴。

一样从古早走到现代,来自北亚大陆的「呼麦」,也在世界音乐的风潮中后来居上,为乐迷所关注。这飞扬在大草原流传已久的喉间吟唱,似乎和爵士、即兴、噪音音乐、前卫音乐、甚至是电音扯不上关系;而遥远的唐努乌梁海、阿尔泰山、萨彦岭甚至是图瓦共和国这些地理名词,相信对台湾的读者也是一抹模糊且陌生的存在。从音乐到地理,这些又有什么理不清的牵绊?别急,就让我们跟著今年国家两厅院新点子乐展,与来自图瓦的跨界女高音珊蔻.娜赤娅克,一同追寻那来自亚洲中心、既古老且现代的人声风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