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剧场重读希特勒 《我的奋斗》搬上舞台 |
「里米尼会议记录」的《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卷一与二》,找素人在台上讲述自己与《我的奋斗》这本书的相遇。
「里米尼会议记录」的《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卷一与二》,找素人在台上讲述自己与《我的奋斗》这本书的相遇。(Candy Welz 摄 里米尼会议记录 提供)
柏林

当代剧场重读希特勒 《我的奋斗》搬上舞台

希特勒《我的奋斗》是纳粹主义的核心书籍,在二战后德国巴伐利亚邦政府没收希特勒的一切财产,包括《我的奋斗》版权,但从不授权出版。二○一五底这本争议之书将越过七十年的版权出版关卡,此时柏林剧团「里米尼会议记录」推出全新制作《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卷一与二》,聚焦这本危险书籍,在剧场里邀请观众一起辩证这本掀起人类浩劫的书。

文字|陈思宏、Candy Welz
第276期 / 2015年12月号

希特勒《我的奋斗》是纳粹主义的核心书籍,在二战后德国巴伐利亚邦政府没收希特勒的一切财产,包括《我的奋斗》版权,但从不授权出版。二○一五底这本争议之书将越过七十年的版权出版关卡,此时柏林剧团「里米尼会议记录」推出全新制作《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卷一与二》,聚焦这本危险书籍,在剧场里邀请观众一起辩证这本掀起人类浩劫的书。

《我的奋斗》Mein Kampf于一九二五年出版,是希特勒的自传,描写他个人家庭、求学路程,阐述政治理念、反犹太思想,是纳粹主义的核心书籍,也是希特勒生前唯一出版的书籍。纳粹主义掀起世界战争,屠杀犹太人、吉普赛人、身障者、同性恋,《我的奋斗》在二次大战结束后,成了人人喊打的书籍,装载危险极端思想,新纳粹分子捧之拜读,一般人们惧/拒读。这本争议著作,就在今年二○一五年,将越过七十年的版权出版关卡,版权将解禁。此时欧洲有滥杀攻击、种族对立、宗教危机,《我的奋斗》解开版权大锁之后,许多人担心,这是否会让纳粹主义重起炉灶。

柏林剧团「里米尼会议记录」(Rimini Protokoll)在这个关键历史点上,在今秋推出全新制作《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卷一与二》Adolf Hiter: Mein Kampf Band 1 & 2,聚焦这本危险书籍,在德国各地巡演,在剧场里邀请观众一起辩证这本掀起人类浩劫的书。

《我的奋斗》  舞台上的核心主角

「里米尼会议记录」是一个从不启用「演员」的剧团,每出制作都是找来真实「素人」上台。这次《阿》剧由赫尔嘉德.豪格(Helgard Haug)与丹尼尔.魏佐(Daniel Wetzel)联合执导,依然找来许多跟这本书有关连的真实人物,在台上带领观众好好认识这本书。这出制作在今年九月十日于「威玛德意志国家剧院」(Deutsches Nationaltheater Weimar)首演之后,开始巡回各地,将在一月回到柏林演出,巡回路上激荡剧评笔战,褒贬皆有,媒体有许多的报导,是本季最受瞩目的首演演出之一。

舞台上的核心主角,就是这本人人闻之色变的《我的奋斗》。二次大战结束后,德国巴伐利亚邦政府没收希特勒的一切财产,包括《我的奋斗》的版权,所以战时德国家家户户都有的这本书,在战后的东德或西德一直都没有再出版,主要就是因为巴伐利亚邦政府并没有释出版权。根据德国版权法律的规定,作者死后七十年,版权就会解禁,所以二○一五年底之后,希特勒死后七十年,《我的奋斗》就会打开历史大锁,谁都可以出版。

到底这本书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如爆裂物般危险?德国政府是否应该禁止这本书的出版?这本书的种族思想是否能在新世纪点燃新的浩劫?在网路共享时代,就算禁了这本书,真的能阻止这本书的流通吗?人们是否有权利重新审视这本自传?双人导演在这出制作里,运用素人阐述、多媒体录像舞台,重新建构剧场里的《我的奋斗》。

素人的表演力道

《阿》剧找来许多素人,在台上与观众分享这本书的各种译本、不同封面、首印本、电子版、盲胞点字版,导演要提醒大家,希特勒不只是个杀人魔,还是个畅销作家,《我的奋斗》翻译成多国语言,在各个国家掀起不同争议,极为畅销。素人在台上讲述自己与这本书的相遇,以真实的故事,带领观众一步一步走进这本自传。双人导演不让台上的素人「演戏」,他们要求素人以最真实的面貌上台。台上的素人都没有经过任何戏剧训练,说话也没有任何声音技巧,但最真实的样貌,往往却具有罕见的戏剧张力。《阿》剧充满活力,节奏明快,并不说教,许多沉重的历史讯息,都被导演巧妙地融入在素人「表演」中,辩证力道凶猛。

「里米尼会议记录」每一出制作都带给德国剧场界全新震撼,这次把希特勒的幽魂请上台,请观众自行判断,《我的奋斗》是否应该被禁?最新的消息是,「当代史学院」(Institut für Zeitgeschichte)将在二○一六年一月出版《我的奋斗》,但不是原文而已,而是请来专家学者,加上超过五千条注释,以绝对批判的评论,让当代人能以新世纪的文明阅读角度,好好认识这本书。知识与文明,或许是抵抗残暴的最佳武器。「里米尼会议记录」也再次证明,剧场不是娱乐场,而是能领导舆论的辩证地。

相关网站:「里米尼会议记录」剧团官方网站 www.rimini-protokoll.d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