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摩尔古薪舞集 寻找当代排湾族身体 解构又重构 「四步舞」力量再现 |
《似不舞【s】》受排湾族传统舞步启发,综合了西方舞蹈的训练与排湾族的身体律动。
《似不舞【s】》受排湾族传统舞步启发,综合了西方舞蹈的训练与排湾族的身体律动。(蒂摩尔古薪舞集 提供)
舞蹈

蒂摩尔古薪舞集 寻找当代排湾族身体 解构又重构 「四步舞」力量再现

以排湾族为创作主体的核心价值,蒂摩尔古薪舞集这次的作品《似不舞【s】》单纯只用身体说话,舞名取自排湾族节庆舞蹈「四步舞」谐音,这是排湾族的节庆舞蹈,编舞者巴鲁.玛迪霖与舞者对舞步的解构又重构后,共同发展与累积出属于当代排湾族青年的身体型态,综合了西方舞蹈的训练与排湾族的身体律动,并辅以当代剧场的灯光与空间调度,重新转换与组合传统四步舞。

文字|吴孟轩、蒂摩尔古薪舞集
第276期 / 2015年12月号

以排湾族为创作主体的核心价值,蒂摩尔古薪舞集这次的作品《似不舞【s】》单纯只用身体说话,舞名取自排湾族节庆舞蹈「四步舞」谐音,这是排湾族的节庆舞蹈,编舞者巴鲁.玛迪霖与舞者对舞步的解构又重构后,共同发展与累积出属于当代排湾族青年的身体型态,综合了西方舞蹈的训练与排湾族的身体律动,并辅以当代剧场的灯光与空间调度,重新转换与组合传统四步舞。

蒂摩尔古薪舞集《似不舞【s】》

2015/12/25~26  19:30  

2015/12/26~27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8-7994849

「我们一直希望,能创造出当代排湾族的身体语汇,可以从身体本身的运动,就能辨认这是排湾族的文化,而不需再依赖外在的符号,好像要穿著原住民的衣服、说著原住民的故事,才是原住民。」

排湾族文化  创作的核心价值

来自屏东三地门,致力于将排湾族文化与乐舞转化为当代肢体语汇的蒂摩尔古薪舞集,近年来不仅积极创作,并将作品带至国际巡演,也持续深耕地方部落,扶植与培育在地青年。「对我来说,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底蕴,就不会有新的创造,而排湾族文化就是舞团的底蕴所在。」团长暨艺术总监路之.玛迪霖认为,自己所属的排湾族文化,就是蒂摩尔古薪舞集的认同与归属,不仅是舞团经营的初衷,也是作品围绕著的核心。

以排湾族为创作主体的核心价值,在过去的作品中,多半是借由叙述性的故事、祭仪或神话呈现,但今年的新作《似不舞【s】》,蒂摩尔古薪舞集则渴望单纯只用身体说话,而不谈任何议题。《似不舞【s】》取自「四步舞」的谐音;四步舞是排湾族的节庆舞蹈,族人们会将左右手交叉牵起、围成圆圈,随著吟唱的节奏,一同踩著左右前后踏并的步伐。对排湾族人来说,四步舞简单的舞步虽不像在跳舞,却与排湾族的生命礼俗密切相关,即便没有复杂的技巧,但朴拙的动作正蕴含著循环、具有力量的身体律动。

从文化实践中  找到当代舞步

受四步舞启发的《似不舞【s】》,经由编舞者巴鲁.玛迪霖与舞者对舞步的解构又重构后,共同发展与累积出属于当代排湾族青年的身体型态。此种身体型态综合了西方舞蹈的训练与排湾族的身体律动,并辅以当代剧场的灯光与空间调度,重新转换与组合传统四步舞。此孕育过程相当耗时,舞者不只须接受西方舞蹈训练,也须学会唱排湾族古调,才能「以歌入舞」,从吟唱的律动建立身体的根基,进而发展舞蹈动作。同时,舞者也得长期在部落生活、排练,而非接案般地来来去去,路之.玛迪霖便笑称:「与其说舞者在表演,不如说他们正在做一种文化生活实践。」

然而,路之.玛迪霖也感叹,年轻一辈的排湾族青年,包括自己,都已抓不到部落耆老的身体质地,但仍须费力拆解剧场的惯性。此种尴尬的处境,在《似不舞【s】》或许已能稍稍看到化解的契机,舞作中逐渐清晰的当代排湾族身体语汇,正在以扎实、稳健的脚步,为排湾族文化在现今的身体文化中,留下朴拙深刻的印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