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之轨迹的烙印 |
涂维政在圆球体上压印了不同现成物,灵感来自两河流域文明出现的滚筒印章原理。
涂维政在圆球体上压印了不同现成物,灵感来自两河流域文明出现的滚筒印章原理。(耿画廊 提供)
艺@展览

物之轨迹的烙印

以仿制考古文明遗迹来创作的涂维政,在这次「身体轨迹的皱褶」个展中,将孩子的玩具,自己的电子产品、拆解的健身器材零件、画框、工业产品废弃物等物件,以类似印章压印凹模的方式,压印在油土泥版上,展示当代消费文化存在过的痕迹。每次都投入大量劳力在一连串繁复的媒材转换过程中,涂维政也试图透过身体的劳动性,打造视觉的物质性呈现,回归视觉艺术的古典价值。

文字|吴垠慧、耿画廊
第276期 / 2015年12月号

以仿制考古文明遗迹来创作的涂维政,在这次「身体轨迹的皱褶」个展中,将孩子的玩具,自己的电子产品、拆解的健身器材零件、画框、工业产品废弃物等物件,以类似印章压印凹模的方式,压印在油土泥版上,展示当代消费文化存在过的痕迹。每次都投入大量劳力在一连串繁复的媒材转换过程中,涂维政也试图透过身体的劳动性,打造视觉的物质性呈现,回归视觉艺术的古典价值。

「身体轨迹的皱褶」

即日起12/27 台北 耿画廊

INFO  02-26590798

把油土用火加热,让油土从固态变成液态状,之后取各种现成物压印其上,当油土再度凝结成固态,接著翻铸成铜之后上色,借由不同的氧化速度创造出不同的铜色……涂维政每回创作都使出大把劲力,他自己身体力行,投入大量的劳力在一连串繁复的媒材转换过程中,这次「身体轨迹的皱褶」个展亦不例外,展出多组件体积庞大、外型如浅浮雕的作品,是为当代消费文化留下曾经存在的痕迹。

对自己的考古

四年前展出的装置《情人节快乐》中,涂维政首次使用油土原型制作,再以矽胶翻膜、上色成如巧克力的冲锋枪、阿帕契等军事武器,把情人节圣品巧克力和象征战争武力的武器相互比拟。延续油土这项素材,这次「身体轨迹的皱褶」将孩子的玩具,自己的电子产品、拆解的健身器材零件、画框、工业产品废弃物等生活周遭的可拾物件,以类似印章压印凹模的方式,压印在油土泥版上。

涂维政以自身之力,将这些大型圆筒印章滚印在油土之上,在浅浮雕形塑的过程中,身体重量挤压所留下的痕迹,和无法完全人工控制的油土温度产生不可知的化学变化,涂维政称之为「浅浮雕的自动性技法」,回应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绘画的自动性技法,而重复压印成既非图像、也非文字的浅浮雕,看起来像现代文明积累的文化层,同时形塑个体式的文明,「这是我对自己的考古」。

原计划想脱离「考古」的涂维政,不自觉中又再度和古文明连上线,他采用类似滚筒印章的技术源自于两河流域、楔形文字出现之前的古老文明,苏美人透过滚筒印章留下浅浮雕的非文字图案说故事、或为商业交易的契约之用。

涂维政二○○三年在台北当代艺术馆推出「出世神韵:神秘卜湳文明遗迹特展」大型个展,展场内不仅介绍、展出挖掘出土的卜湳文明遗迹与文物,还播放考古团队挖掘遗迹的影片,和相关衍生商品的贩售。这个以假乱真、活灵活现的虚构文明,当时确实唬住许多人,并成为涂维政的成名之作,在此之前,他很认真地在台南艺术大学校园里「开挖」出一个大约两百坪大的文明遗址,「出土文物」包括滑鼠、电脑主机和各种电子产品,南艺大师生成了历史的「见证者」。这个虚构文明的来源,出自研究所时涂维政仍不擅操作电脑、屡屡产生挫败感而对科技文明的戏谑。

创作中有强烈的身体感

自卜湳文明起,涂维政每每创作都有强烈的身体感,包括《当馆常设典藏展》将愿意释出版权的其他艺术家作品,加以复制、挪用或仿旧,挑起美术馆典藏机制的灰色地带;在「人体环境测量」系列里,对外招募志愿者参与,并以人体作为城市景观测量的基本单位;邀集民众走到生活城市探险的「影像银行寻宝游戏」中,所有与寻宝相关的资讯被收纳在宛如中药铺药材柜的抽屉里,而这一大座药材柜是涂维政亲自打造……从这些作品不难看出,涂维政试图让作品都保持在一种「动能的状态」,一次次浩大的工程耗费庞大的心力与劳动力,就像薛西弗斯推石头上山又滚落的不断反复,都是他试图建立个体通往外在世界的链结,思考人与物的存在价值。

尽管涂维政作品夹带思维性的色彩,但他也试图透过身体的劳动性,打造视觉的物质性呈现,回归视觉艺术的古典价值。涂维政提及,当代强调观念性的艺术创作,常见简化物质性、而导致作品视觉呈现得单薄或弱化,故而,思维观念与物质的视觉呈现,对涂维政来说并非天平的两端,而是无法切割开的一体两面,如这次个展,即是他再思考浅浮雕、铸铜于当代艺术再现的可能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