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素莲「边缘人物计划」第三发 《福吉三街》 素人起舞各诉孤寂 |
《福吉三街》由素人表演者演出,谈论不同世代的孤寂。
《福吉三街》由素人表演者演出,谈论不同世代的孤寂。(国家两厅院 提供)
舞蹈

林素莲「边缘人物计划」第三发 《福吉三街》 素人起舞各诉孤寂

不同世代的素人表演者,齐聚舞台,用各自的质朴身体,舞说生命的孤寂——这是编舞家林素莲的新作《福吉三街》,也是她「边缘人物计划」的第三个作品。不强调技巧,只表达真诚,在贴近这群表演者的流行歌曲中,他们诉说各自的生命故事……

文字|王颢烨、国家两厅院
第281期 / 2016年05月号

不同世代的素人表演者,齐聚舞台,用各自的质朴身体,舞说生命的孤寂——这是编舞家林素莲的新作《福吉三街》,也是她「边缘人物计划」的第三个作品。不强调技巧,只表达真诚,在贴近这群表演者的流行歌曲中,他们诉说各自的生命故事……

新点子舞展 林素莲《福吉三街》

5/27~28  19:30   5/28~29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排练场里有五十八岁的建材商、四十九岁的灵骨塔业务、卅二岁的机械设计、廿三岁的职业女舞者、十九岁的戏剧系学生、十五岁的建中资优生、还有十岁的小妹妹,不但充满世代差距,身体上的差异性亦天南地北,但放在一起,却十分有机地呈现一种微妙的平衡。

在《福吉三街》,每个人用自己最真实的样貌诉说生命故事,这是林素莲「边缘人物计划」的第三个作品,回到人的本质,抹去专业舞者只在乎技巧的精准表面,透过难以融入主流的边缘人物诉说生命故事,摊开孤寂,寻找舞台上真诚的人性。

人人都可跳舞  没有技巧也动人

「为什么看到专业的舞蹈技巧不容易感动?」「为什么素人跳舞好好看?」编舞家林素莲如此提问。

从二○一四年秋季受邀在编舞家周书毅策展的「下一个编舞计划III」中发表作品《边缘人物》,当时以「纯」为策展主题,引发林素莲重新思考舞蹈的样貌。不论是她自己或是观看舞蹈科班生跳舞的过程,她发现受过专业训练的舞者对于美的想像很容易被局限,「会被技巧束缚,怕丑,可是那个丑是真的丑吗?美真的是美吗?这是我在『边缘人物计划』里试图要寻找的。」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画画、唱歌,可是会因为老师打的分数,开始觉得自己没有天分,渐渐限制自己,但即使没有技巧,都有能力可以感动人。」林素莲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高龄九十几岁的阿公过生日时拿起麦克风,用尽所有力气为在场的家人唱一首日语歌,无关乎技巧、音准,却呈现最纯粹而动人的情感,这正是林素莲亟欲在表演中重新找回的。

以「青春」为题  摊开「孤寂」

《福吉三街》使用跨世代的素人表演者,不去扮演角色,以最原初的样貌,谈论每个年纪都要面对的「孤寂」。生命中总会面临困境,不论是否有人陪伴,「问题终将会回到自己,没有人可以陪你过那一关。」

林素莲不刻意雕琢表演者的肢体动作,而依照他们的特质去发展舞作片段,有时甚至给予开放性的选择,音乐上也使用贴近这群表演者的流行歌曲,像是杨乃文的〈静止〉、东方快车的〈红红青春敲呀敲〉,以「青春」为主题的歌曲,讲述「死亡」的主题,边缘人物走跳的《福吉三街》,美丑的标准不由外表定义,最丑的也可能正是最美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