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又津 从腐女到创作 |
陈又津
陈又津(陈又津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小说家

陈又津 从腐女到创作

陈又津说她要去三重高中国中部演讲,介绍BL给学生,腐女总给人低调的印象,在教官注视下的学校礼堂,萤幕上播放著《大奥》(当然是男女逆转的吉永史作品)和《新社员》,小说家口中推荐的是围绕愉虐主题的BL漫画《变爱》和木原音濑,在场「男生一片傻眼,女生欢声雷动。」这些是她喜欢也认同的作品,无所谓低调与否,经典文学她没少读,要演讲还是选择这样的内容。从台大戏剧系一路读到戏剧研究所,成为小说家的契机,却是因为投稿「角川华文轻小说大赏」进入决选,从此踏入「原来这样写也可以」的虚构世界。她的小说《少女忽必烈》有著游民女孩与写不出剧本的研究生,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角色,虚实交错著,在是故乡又不是故乡的台北与三重街道上演,融合城市书写、乡野奇谈与绮丽幻想的故事,恣意游走在各种类型与议题之间。

自创BL小说  以日治时代为背景

「我从国中就开始看BL,那时候读女校,不知道为什么膝上就会传来一本。」陈又津说,当时有本就看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直到后来接触同志运动,才发现BL作品之妙,「这两个文化其实完全扞格不入,BL的套路大部分属于言情式的,比较难以著墨在现实的部分,它的转折、或是其中的写实因素,有时候只是为了加深剧情的冲突。」她试著稍微客观分析,「我觉得BL小说相对来说是蛮商业化的,比较接近通俗小说的类型。他知道你现在想看什么、期待什么,于是照著那个逻辑,或刻意反过来走,每个环节都是有算计过的,当然重点也不是要跟你说,同志真正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情况。」

身为职业小说家兼腐文化爱好者,陈又津当然也有自己的BL创作,去年陆续于杂志刊载的两个短篇〈雾锁雨港〉和〈来,夏天的夜晚要开始了〉其实是同一个故事的节录版本,「小说原名叫《雨夜花》,当初因为这首歌开始查了一下日治时代的台湾,特别想知道当时被称为『台北一中』的建国中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方?一研究发现不得了,那时候他们会练剑道、有自己的武道馆,校庆还有人男扮女装。一九三五年的台湾发生了各式各样的历史事件,我就迷上了这一年。」她说,那年春天有一场大地震,伤亡记录甚至比九二一还严重,「就觉得想要把这样的事件、那样的历史氛围写出来,但我跟历史又没有很熟,于是就试著用BL的套路去写一个发生在那个时代的BL小说。」

日本画家当主角  为爱画台湾

她在谢里法的《紫色大稻埕》里找到了故事的主人公——来自日本的胶彩画家村上无罗(英夫),「请大家一定要去看一下这本书里的照片,他真的很帅!我一开始是要找一个画家来到台湾的故事,不管是文人或画家,基本上都是因为他在本地的世界不得志,才选择去别的地方,譬如说南进台湾,到南国来寻找灵感。」正好书中提到了这位在台湾任教、以台湾风俗为题作画并多次入选「台湾美术展览会」的日本画家,「我就想说,一个日本人竟然会用胶彩画这么麻烦的方式来画他眼中的台湾,肯定是很有爱吧!他的爱肯定就是因为他的学生了!他应该在台湾找到了他的缪思吧!就决定要这样写了。」以上大概就是腐女「腐」起来时的逻辑与跳接归纳,一如在三一八学运时,陈又津看见人们对于学运领袖的憧憬,升起了一股「美男水浒」的想像,「但是我到现在还是读不完本体的《水浒传》,或许有朝一日可以做成图鉴,至少有人物设定,让大家知道政治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要『萌萌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