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盛会」登场 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获颁最大奖 |
慕尼黑室内剧院以《中等富裕》入选2016年的戏剧盛会。
慕尼黑室内剧院以《中等富裕》入选2016年的戏剧盛会。(Judith Buss 摄 慕尼黑室内剧院 提供)
柏林

「戏剧盛会」登场 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获颁最大奖

德国剧场年度盛事「戏剧盛会」在五月于柏林揭幕,十出被精选出来的年度德语制作在两周内接力演出,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讲都以英文、德文进行,整个活动非常国际化。今年的最大奖「柏林戏剧奖」得主是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组合雪敏.朗霍夫与彦斯.希列,高达两万欧元的奖金,肯定他们不断冲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气。

文字|陈思宏、Judith Buss
第282期 / 2016年06月号

德国剧场年度盛事「戏剧盛会」在五月于柏林揭幕,十出被精选出来的年度德语制作在两周内接力演出,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讲都以英文、德文进行,整个活动非常国际化。今年的最大奖「柏林戏剧奖」得主是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组合雪敏.朗霍夫与彦斯.希列,高达两万欧元的奖金,肯定他们不断冲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气。

德语剧场年度盛事「戏剧盛会」(Theatertreffen),五月准时在柏林登场。十出由独立评审团选出的德语制作,无论是奥地利维也纳的城堡剧院(Burgtheater),或是瑞士苏黎士剧院(Schauspielhaus Zürich),全都不计成本邀来。评审团要从上一季的德国、奥地利、瑞士众多新制作里挑出十强,被选上的制作团队须配合档期,把整个舞台、工作人员都移师柏林演出。能进入十强名单是荣耀,团队的剧场人可以把此经历大方写进履历。今年地主柏林就占了三席,人民剧院(Volksbühne)、高尔基剧院(Maxim Gorki Theater)、德意志剧院(Deutsches Theater)都有制作入选,显示柏林剧场仍保有煽动的炽盛创作力。

「戏剧盛会」所有制作都是以德文进行,但整个艺术节非常国际化,所有演出都有英文字幕,很多工作坊、演讲都以英文、德文进行,挖掘新剧作家的「剧作市集」(Stückemarkt)并不局限德文剧本,入选的英文剧本就以英文进行读剧。艺术节里可见到各国剧场人穿梭,也有几位台湾剧场人前来观摩。

两周浏览当代德语剧场特色

习惯美国百老汇、或者经典英式剧场美学的观众,初临「戏剧盛会」可能会马上被「欣赏」门槛绊倒。当代德语剧场已经完全鄙弃「娱乐」元素,舞台充满大量的政治辩证,演员嘶吼,很多时候根本没所谓的「剧情」可言。演员时常高唱歌曲,但发声方式绝对不是百老汇音乐剧美声,音不准,声不美,不追求高亢清亮,但求声音真实且充满戏剧韵律。舞台上的演员肢体外放,鲜少出现所谓的「内心内敛戏」,暴力拉扯,连珠炮独白,导演并不想导出一出「好看」的戏。

「戏剧盛会」所有剧本都翻译成英文,演出期间有字幕投影,协助不懂德文的观众。但英文字幕快速切换,就算观众把英文字幕都读懂了,若是对德国当代剧场、历史、政治、文学、语言没有涉猎,在这两周的艺术节里看戏,很可能就成了误读。慕尼黑室内剧院(Münchner Kammerspeile)把二○一三年出版的小说《中等富裕》Mittelreich搬上舞台,挤进今年前十强。《中等富裕》作者是曾演过《白色缎带》的德国知名演员约瑟夫.毕尔毕希勒(Joseph Bierbichler),透过一个中等富裕的德国巴伐利亚家庭三世代,书写廿世纪德国的寻常家庭挽歌。《中等富裕》由年轻的女导演安娜.索芬.马勒(Anna-Sophie Mahler)搬上舞台,舞台上有合唱团,演员不断切换角色,节奏缓慢。若是观众对廿世纪德国历史、社会冲突不了解,猛看英文字幕也是徒然。

人民剧院入选的作品Der die mann,更是抵抗翻译,演员穿著披头四时代的缤纷戏服,在舞台上以狂放的肢体,连珠炮发出各种无法辨识的声响。这出连剧名都很难翻译的制作,荒诞怪异,毫无任何所谓的「剧情」,导演贺柏特.弗瑞奇(Herbert Fritsch)建构出了一个欢愉亮彩的肢体吵闹舞台,柏林观众爱死,但对于看惯美国百老汇主流剧场的观众而言,这出戏根本就是一个大问号。艺术节期间,导演以这出戏获得「3sat大奖」(3sat Preis),获得一万欧元奖金。

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获得大奖

雪敏.朗霍夫(Shermin Langhoff)与彦斯.希列(Jens Hillje),在二○一三年成为高尔基剧院双人总监之后,不断推出激进的制作,呈现多元肤色的舞台,剧院今年再度以戳到以巴冲突痛处的《情况》The Situation入选「戏剧盛会」。今年「戏剧盛会」的最大奖「柏林戏剧奖」(Theaterpreise Berlin)得主就是此双人总监组合,高达两万欧元的奖金,肯定他们不断冲撞移民禁忌的反骨勇气。

二○一六年的「戏剧盛会」依然吵吵闹闹,连续两周十出戏接力演出,考验主办单位的调度与经验。演员与导演谢幕时,观众不吝给掌声,但嘘声也时常出现。当代德语剧场毫无商业气息,观众离开剧场满头问号,很可能就是质疑的开始。剧场激发质疑与思考,如果只想要娱乐、逃避,走错棚了,请转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