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时候该「乎伊去」?
专栏 Columns

什么时候该「乎伊去」?

你曾突然听到一首歌,然后就忘情地开始唱,也许手还会握拳靠近嘴,以为自己正拿著麦克风吗?忘掉一切,让音乐带著走的感觉很神奇,无论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装打鼓,或是唱起歌来。这样是不是和《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一样~「乎伊去」?问题是,你不可能随时随地这样做,那会看起来和疯子没两样。

你曾突然听到一首歌,然后就忘情地开始唱,也许手还会握拳靠近嘴,以为自己正拿著麦克风吗?忘掉一切,让音乐带著走的感觉很神奇,无论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装打鼓,或是唱起歌来。这样是不是和《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一样~「乎伊去」?问题是,你不可能随时随地这样做,那会看起来和疯子没两样。

有本给小孩的英文书,书名叫做《别和公车司机聊天》,因为司机分心去和乘客聊天时,可能会出很多差错。这是一本有趣的书,教的是所谓的「适当行为」。虽然友善地和人交谈是个好的行为,但公车司机需要专心工作,所以还是别干扰他。生活中充满了类似的状况,有时可以很有趣,但有不同想法的人会觉得这样很恼人。

想宣泄情感  也要看时机

小时候,我们家人会去教会,聚会中,有时会众要起立唱歌,有时要安静聆听牧师布道。国中时,有个星期六我在朋友家过夜,隔天和他们一家去他们的教会。当牧师布道时,离我不远的一个人突然大叫:「阿门!」我用眼神问了我朋友:「他疯了吗?」但他只是继续看著牧师,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有别人突然站起来,高举双手并大声呼喊:「感谢主!」我用著好奇心已经炸开的眼神看著我朋友:「这到底是怎回事?」但他只是对著我笑了笑。我不解的是,似乎没人认为这不对劲。在接下来的廿分钟,我惊讶地看著这些奇怪的人,在牧师讲道时大声地回应著。在回家的车上,朋友的妈妈向我解释,在他们教会,人们被鼓励可以宣泄自己对上帝的感受,这样做可以让神的灵贯穿在他们之间。

你曾突然听到一首歌,然后就忘情地开始唱,也许手还会握拳靠近嘴,以为自己正拿著麦克风吗?忘掉一切,让音乐带著走的感觉很神奇,无论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装打鼓,或是唱起歌来。这样是不是和《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一样~「乎伊去」?问题是,你不可能随时随地这样做,那会看起来和疯子没两样。如果你在便利商店里等著付钱,店里突然播放你最爱的歌曲,结果你拿起一旁的饮料瓶当麦克风又唱又跳,我想,你四周的人应该会立刻闪远。大多的人都知道,这时,轻声跟著哼唱会比较合适。

除非是专家  否则请安静

在演唱会中,歌手会吆喝听众一起唱、一起拍手,但古典音乐会里,不会鼓励听众这样做。当乐曲在演奏当中,有人站起来并且拍手叫好时,一定会被请出场外。在一场正式的古典音乐会中,会有明确的鼓掌时机,也会禁止听众发出声响。在宁静的当下,一丝丝的声响,都会惹人厌。举例来说,当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开始演奏时,糖果纸被打开的声响,就会变得无比的响亮。作为一个小孩,最难忍受的就是协奏曲中那个又臭又长的慢板乐章,如果这时听到糖果纸被撕开的声音,每个人都会四处张望,想找出凶手。但你们永远也抓不到我偷吃糖果!因为,我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总是会等对的时机。如果有重复的响亮和弦,我会跟著拍点打开糖果纸,以此消灭杂音。如果没人听到奇怪声响,我都会为自己感到骄傲。

最近在帮一场比赛当评审时,坐我身旁的老师一直对台上的演出有很大的反应。首先,她敲著手上的笔,好像在上课一般,希望学生可以弹快一点,希望可以控制学生的速度。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地恼人,因为那干扰了我去欣赏一个年轻人的表演。我转头看另一边的评审,但她忙著写评语。过了一会儿,换另一个学生上台,这位敲笔老师居然大声地开始跟著旋律哼唱。她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她绑架了音乐,虽然不像敲笔那么令人抓狂,但她不觉得旁边的人会听到她在唱吗?我再次看了另一边的老师一眼,这次,她终于发现那位顾人怨老师,并用眼神问我:「她有病吗?」我只好尽我的可能用眼睛回答她:「『乎伊去』啦!」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