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样的写真 |
《模型制作者的聚会》,世界摄影新闻通讯社,1930年。
《模型制作者的聚会》,世界摄影新闻通讯社,1930年。(高雄市立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谜样的写真

法国摄影史学者米榭勒.费佐策画的「看穿 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展出一八五五年至一九七四年间的照片,这些古董照片各异其趣,内容古怪难解,但展出的目的并非作为时代的反映、历史事件的实录、新闻报导的视角,也非传达自然景致、异国情调,更不是为了突显某类摄影艺术的美学理念,而是从这批原本被遗落在历史洪流里的奇特影像,阐释「观看影像的方法」,贴近摄影的本质。

文字|吴垠慧、高雄市立美术馆
第285期 / 2016年09月号

法国摄影史学者米榭勒.费佐策画的「看穿 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展出一八五五年至一九七四年间的照片,这些古董照片各异其趣,内容古怪难解,但展出的目的并非作为时代的反映、历史事件的实录、新闻报导的视角,也非传达自然景致、异国情调,更不是为了突显某类摄影艺术的美学理念,而是从这批原本被遗落在历史洪流里的奇特影像,阐释「观看影像的方法」,贴近摄影的本质。

看穿 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

即日起~10/30 高雄市立美术馆

INFO  07-5550331

有图真的就会有真相?一般认为,照片是客观纪实的工具,也是人人都能看懂的影像,但照片真的能显示所谓的真实?事实上,人类肉眼观看的对象,和被收进观景窗里的内容,并不见得如我们想像的完全相同,光线、快门速度和拍照者操作工具的熟悉度等因素,都可能让照片成像与拍摄当下的真实情境产生差距,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可能形成谜样的照片。

从奇特影像重探摄影本质

高美馆举办法国摄影史学者米榭勒.费佐(Michel Frizot)策画的「看穿 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展出一八五五年至一九七四年间的照片,共一百六十多张,全是费佐近四十年来的私人收藏,大量搜购自跳蚤市场。费佐从自己的收藏当中挑选出令人感到困惑、或难以解读的照片,作为「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的主架构,这些照片多出自无名氏、新闻摄影记者和业余爱好者,特意摒除知名摄影家的作品,去除名家的光环,人们观看照片时,便能回归到最纯粹的视觉感知状态。

费佐最广为熟知的巨作《新摄影史》,被视为摄影研究最完整的专书,尤其是十九世纪的摄影研究,在本书出版之前几乎无人涉猎,《新摄影史》建构出摄影史完整的研究脉络,也树立费佐的学术声望。

「每张照片都是一个谜」展出的古董照片各异其趣,内容古怪难解,但展出这些照片的目的并非作为时代的反映、历史事件的实录、新闻报导的视角,也不是为了传达自然景致、异国情调,更不是为了突显某类摄影艺术的美学理念,而是从这批原本被遗落在历史洪流里的奇特影像,阐释「观看影像的方法」,贴近摄影的本质,并挑战建立在知名摄影家作品上的既有摄影分类与摄影史。

例如,有些照片按下快门的动机、时机、视角与取景让人匪夷所思,像在海滩上拍手臂上的手表。有些被拍摄者不照常理演出的姿势,照片显现出违和感。有的则因奇特的光景反而转移了观者的视觉焦点,有些照片甚至让观者感觉到自己和被拍摄者之间发生「眼对眼」的「电流」。还有经过复杂的曝光显影,或经重组、拼贴、涂抹、上色等加工,反而显得神秘与诡异。

摄影过程中自然形成的「谜」

很多人认为摄影反映真实,但费佐认为摄影只是某个片段真实的反映,因为拍摄者当下认为的真实,与最后成像的真实必定有所差异,从这些谜团丛生的古董照片来看——多数照片出现的年代,摄影都还没被冠上「艺术」之名,观者对影像的解读,更可能被引导至偏离原初「真实」的角度。

虽然这些照片大多无法辨识出摄影的任务与目的为何,费佐认为照片仍能呈现摄影各个时期的各种类型,他认为照片中的「谜」不是源自任何效果、风格或天赋,而是摄影过程中自然形成,「每一个谜来自人的感知过程与相机的感光记录之间的差距,以及远超出原本意识所期待的结果。」

回归摄影的本质,仔细观看照片中那些悬而不决的质性,是费佐希望借由展览传达的意念,这样的展览不仅在台湾难得一见,即使在摄影发源地的法国也是少有。展览从二○一四年起在法国、瑞士、西班牙等地巡回,高美馆是亚洲唯一一站。「透过观看,每个人都是意义和假说的创造者」,对于摄影工具普及又发达、但摄影史研究及论述却极为匮乏的台湾,本展无疑提供一个新的思维角度。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