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表演工作者陈星合 追逐太阳后 更要让台湾马戏发光 |
马戏表演工作者陈星合
马戏表演工作者陈星合(许斌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马戏表演工作者陈星合 追逐太阳后 更要让台湾马戏发光

大家对他的认识,多是与太阳剧团有关,作为曾站上这闪亮舞台的表演者,他的国际经验弥足珍贵,但豫剧科班出身,却自学杂耍成功的他,现在的重点却不是要重回表演舞台。秉持著当年追逐太阳梦的毅力,他现在致力于打造台湾的马戏平台,让更多年轻人有学习马戏的机会,并建构接轨国际的可能……

文字|李玉玲、许斌
第288期 / 2016年12月号

大家对他的认识,多是与太阳剧团有关,作为曾站上这闪亮舞台的表演者,他的国际经验弥足珍贵,但豫剧科班出身,却自学杂耍成功的他,现在的重点却不是要重回表演舞台。秉持著当年追逐太阳梦的毅力,他现在致力于打造台湾的马戏平台,让更多年轻人有学习马戏的机会,并建构接轨国际的可能……

十月卅日,由高雄卫武营主办的「卫武营艺术祭—马戏平台」活动圆满落幕。忙了大半年的共同策展人陈星合,看到广场上黑压压的人潮,在脸书感动写下:「能看见大家的微笑,不辛苦很幸福。」

在此之前,这位曾经站上太阳剧团舞台的表演者,故事总是说到太阳就画下句点。卫武营之后有了续集,陈星合,不再只是前太阳剧团成员,而是台湾马戏艺术的推动者。

但续集开始前,还是得从陈星合与马戏的缘分说起。

自练杂耍  发现世界的丰富

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科豫剧组、台湾艺术大学舞蹈系,这是陈星合的正式学历。不被记录,却花了更多时间自修的学分则是杂耍。坐科八年,表现不突出,陈星合自知要成为「角」机会渺茫,高中迷上溜滑板和杂耍,左营校区的顶楼就是他的练功房。有一天,无意间看到公视播放太阳剧团演出,「原来,国外的马戏不再是我认知『挑战人体极限,展现力与美』而已。」

太阳剧团打开陈星合的眼睛,教表演艺术概论的方静琦老师则为他开启更多扇窗。课堂上播放世界各国艺术影片,小丑、STOMP(破铜烂铁打击乐团)、现代舞……从小关在剧校接受传统训练的陈星合,这才发觉外面的世界那么大!

陈星合有一本珍藏的「武功秘笈」,写著密密麻麻的英文,那是求学时期的追星全记录。活在DVD的偶像接续来台,他努力创造机会近身接触。 STOMP第一次来台,索取签名时,陈星合秀了一段苦练多时的玩球杂耍和Beatbox口技,其中一位团员还和他即兴互动。

STOMP二度来台,准备更充分,陈星合写了封英文信提出三个问题:如何保持热情?如何克服上台恐惧?怎么样才能加入STOMP?拜托工作人员转交,原以为会石沉大海,最后不但如愿和STOMP见面,团员还在他的笔记本亲自回复:「我知道我在做擅长的事,我想和观众分享,让他们看见,不需要隐藏起来。」一位团员的回答,至今让陈星合受用不尽。

二○○四年,法国杰若.汤玛士剧团(La Compagnie Jerome Thomas)来台演出《玩球之外》IxBE,几颗小白球在表演家Simon手中玩出不同的形式与节奏,让专攻球杂技的陈星合叹为观止,演后谈毛遂自荐要当Simon导游,隔天一大清早,陈星合骑著摩托车载Simon去母校看学生练早功。

不完美的太阳梦  开启下一步契机

「遇到马戏前,我活在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只有团体,没有个人的生活里。」陈星合说,马戏让他有成就感,第一次觉得是为自己而活,内在动力强大到,为了接触偶像,勤学英文;为了追求更好,不必老师逼,主动找资料,看表演,不断精进技艺,向远方的太阳不断靠近。

二○○六年,太阳剧团来台甄试,陈星合入选为储备团员,但一纸合约等了四年,二○一○年才成为拉斯维加斯KA剧组表演者。原以为终于攀上高峰,但短短八个月又重重摔下。陈星合参与演出的段落,清一色中国籍团员,只有他来自台湾,埋头苦练换来的不是认同,而是离团体愈来愈远,最后只好黯然离团。

经过五年沉淀,陈星合才能笑谈这段结局并不完美的太阳梦。他不讳言,刚回来那段时间「超挫折」,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他没想到,危机就是转机,下一趟旅程已经等在前方。

母校找他回去分享太阳经验,奇幻文化艺术基金会创办人朱学恒也邀请他搭档进入校园演讲。从话不多的「助讲」角色,陈星合磨了两年,到现在独立接演讲邀约,从校园到企业平均一年卅场,过去靠身体表演的陈星合,已经把演讲当成他的「定目剧」。

每次看到坐在台下的观众,眼神里没有热情,人生只是输入指令,执行,很像剧校时期的自己,宛如「活著的僵尸」。陈星合很著急,希望分享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搭起一座桥,带观众认识马戏之外,也找到愿意为梦想努力的动力。

打造马戏平台  建构台湾杂耍的未来

这两年,陈星合也开办「Training Room」身体训练课程,为想学杂耍,想动身体的人,提供一个合适的课程及环境,他强调,「Training Room」不是「适者生存」的魔鬼训练,而是「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学习,适合自己的时间前进,每天都进步一点点。」

一次座谈会中,杂耍界感叹:在台湾,杂耍技艺已是夕阳产业。陈星合却自我反省:「杂耍接商演太容易,反而让我们忘了『创作』。」他强调,传统不是不好,但当国外马戏已经发展到古典、娱乐、实验性、艺术性各种不同面貌,台湾除了传统的李棠华,又交出什么新的成绩单?

二○一三年开始,陈星合每年夏天都去欧洲杂耍大会观摩,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马戏好手交流,今年终于有机会出手,首度为卫武营策展「马戏平台」。陈星合认为,活动不应该像烟火放完就结束,重要的是,为台湾留下什么?因此,主轴演出以外,也规画工作坊,让有志朝马戏发展的台湾年轻表演者有学习的机会。

尽管活动结束后缴了八十万元「学费」,但他说:「学到很多!」七国马戏表演者在台交流,有了好的开始,不只日本杂耍杂志PONTE下一期将有专文报导,国外马戏星探也相中台湾表演者,「一切的辛苦都值得。」陈星合说。

问陈星合下个目标是否组团?陈星合反问:「为什么一定要组团?」他说,现在最想做的是,「没做过,但最有效的。」他的目标打造与国际接轨的马戏平台,常态性举办马戏艺术节,「这就是我的作品」。

那个追逐太阳的陈星合,已经找到自己发光的方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1983年生。10岁进入国光艺校(现为国立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科豫剧组,坐科八年。国立台湾艺术大学舞蹈系毕业。

◎高三时自学杂耍juggling。2006年太阳剧团来台甄试,入选储备团员,2010年加入拉斯维加斯KA剧组,八个月后离团返台。

◎目前为星合有限公司负责人,透过演出、演讲、工作坊及策画活动推广马戏艺术。2016年10月担任高雄卫武营艺术祭「马戏平台」共同策展人,邀请国内外马戏表演家同台演出,并举办工作坊。未来目标:建立台湾与国际接轨的马戏平台。